和思思一起读《动物农场》(2)

思思读《动物农场》

思思读《动物农场》, 2020.5.25摄于家中。

《动物农场》第二章的结尾写道:“于是动物们整队前往草料田开始收割。到傍晚他们回来时,发现牛奶已经不见了。”

思思自己读了这段,说:“我要看看第三章,看看牛奶去哪儿了!”

她翻了翻第三章的开头,并没有见到答案。

“妈妈,牛奶去哪儿了?” 她问。

我说:“你觉得牛奶被谁拿了?”

她说:“我不知道……难道是乌鸦?乌鸦是琼斯先生的宠物!”

我说:“可乌鸦喝不了那么多牛奶,猪们总共挤了五桶牛奶!”

她说:“我知道了!是猪!是猪给母牛挤奶的,是猪吗?你告诉我吧!”

我提示她去看看前面几段的细节。

当她重新读到“ ‘同志们,先别管牛奶!’ 拿破仑喊道,同时挺身而出站到奶桶前面。‘ 这事会得到妥善处置的。眼下收割更重要。由雪球同志先领头除法。我过一会儿就跟上来。同志们,前进!草料正等着呢。’ ”

“原来是拿破仑那只猪!肯定是他!他太坏了!” 思思喊道。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牛奶对他又没有什么用!” 思思问。

我提醒她,动物们都想喝牛奶,包括拿破仑。当牛奶被挤出来,“好多动物瞅着它们,对之怀有浓厚的兴趣”(P022第三段末尾)

“他们应该商量怎么分这些牛奶,可以每个动物分一杯呀!” 她不满。

“其实有动物提出过如何处置这些牛奶,母鸡也提到琼斯以前会把牛奶掺进他们的饲料里去。” 我说:“ 你想一下,如果分配这些牛奶,每只动物可能只能得到一小点儿牛奶,如果由一只或少数几只全部拿走,那可是整整五大桶!”

“他们喝得完吗?我还是觉得应该商量后再分配这些牛奶!我讨厌拿破仑这么做!真的是拿破仑吗?” 她沉浸在愤怒和疑惑中。

“看看后面就知道了。” 我结束了讨论。

相关阅读:和思思一起读《动物农场》(1)

 

和思思一起读《动物农场》(1)

比起《小王子》(前阵子一起读完了),《动物农场》的句子复杂多了,思思读起来很费劲,断句容易错。我干脆直接读给她听,除了极少几个简单段落,不再让她跟我轮流读了。

她听我读时提了很多问题,表达了很多她的想法,我觉得很有意思,在此记录下来。

我们看的版本是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年6月第一次印刷的第一版。以下的页数和段落根据该版记录。

P005第二段末尾:“人是我们仅有的真正仇敌。只要把人赶下台,造成食不果腹和过度劳累的根本原因便可永远铲除。”

思思问:“把人赶走后这些农场里的动物还活得下去吗?人也得种植粮食给动物喂食啊!他这样说不完全对!”

P007“第二段末尾:“最最要紧的是,必须把我带来的这个信息传给你们的后代,这样代代相传就能把斗争继续进行下去,直至赢得胜利。”

思思问:“老少校说了这么长一段话,怎么传递给他们的后代啊?难道要每一个后代都听这么长一段,哪个动物记得住啊?”

问后她突然拍桌大叫:“哦!我知道了,要用简单的话概括来说(我在之前的语文课里经常让她概括听到的故事内容),我觉得就是要说两个字:‘造反!’ ”

说完她得意极了。

我说:“你提的这个问题还真是很重要啊!你想到的方法也挺不错。这两个字确实表达了老少校的一个很重要的思想。不过,后面他用了一种更妙的的方法。”

思思好奇极了,直到揭晓这个方法是传唱一首歌,歌曲的名字叫《英格兰的生灵》。她称赞这个方法确实更好,她说:“歌曲很容易记住,比听一个人说半天要好。”

她不能完全同意老少校谴责人类的话,却仍为他所提及的动物们的悲惨处境而动情,尤其听到动物母亲被迫与孩子分离,还有他们终将被杀戮的命运时。

P008第三段:“像大老鼠和野兔之类非家养的生灵——他们算是我们的朋友还是仇敌?我们就来进行表决。我把这个问题提交给大会:大老鼠算不算同志?”

思思说:“我觉得——应该还是算吧,因为他们也是动物。肯定不是仇敌。但是刚刚去追他们的狗,还有前面那只猫肯定不同意!”

第一章读完了,她说:“我现在有点希望他们把农场主赶走了……反正他们并不是想杀光所有的人类。我很想知道他们如果造反成功了,取得自由了,会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