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疫情的个人记录0428

来源:凤凰网专栏“风声” 作者|赵宏

4月28日发文《上交钥匙反锁房门的硬隔离是明显的违法行为》:

近日,网上流传一则河北迁安政府发布的通告,称该市“区域内楼房统一封控,要求每户村民交出一把进户门钥匙。如有不交的,用铁丝统一封控”。同样在流传的某居委会的另一份通告中,也要求居民将自己钥匙插到门上,之后由防疫人员之后统一反锁,如在规定时间内不予配合的将直接进行硬隔离。

目前,迁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总指挥部办公室回应:在此轮疫情防控过程中,个别社区存在工作方法简单偏激,针对这一问题,我们正在进行核查、整改。

早在2022年初,河北曲阳县燕照镇在公开发布的封村封镇通告中就称,该镇为严格执行隔离规定,“对县外回村人员及其家属和密接解除者全部实施居家封闭硬隔离,征得用户同意,全部反锁大门”。

此外,一些地方的防疫人员为封控目的,而对居民片区、楼栋以拉网、封板、将门锁牢焊死等方式进行强硬隔离的也有发生,但这些隔离措施均面临合法性和正当性的诘问。

 

关于疫情的个人记录0427

来源:上海发布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4月19日至20日在上海调研指导疫情防控工作。在19日晚召开的疫情防控专题会上,孙春兰听取工作组汇报,研究下一步重点任务。

孙春兰指出,开展疫情防控攻坚行动,加快实现社会面清零目标,是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重要举措,已取得阶段性成效。要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一系列重要指示精神,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坚定不移执行“动态清零”总方针,把各项工作深入细致开展好,把防控措施认真扎实落到位,坚决做到“四应四尽”,明确重点,攻坚克难,彻底阻断病毒传播链条,齐心协力打赢社会面清零攻坚战。

来源:BBC NEWS

一段名为《四月之声》的视频,周五(4月22日)开始在中国的社交媒体微博和微信平台上广传。但周末开始,互联网公司及有关当局开始试图将其删除,并与那些复制并制作影片新版本的社交媒体用户对抗。

不过,根据港媒“香港电台”(RTHK)报导,该视频作者透过个人微信公众号“永远的草莓园”发文称,因为发现视频的传播速度以及范围已经超出自己的预料,加上观众对其影片的解读与他制作影片的“原意”相去甚远,他决定自行删除影片。

来源:上海发布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4月23日在上海调研指导疫情防控工作,出席工作交流推进会,强调要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不犹豫不动摇,坚定信心、下定决心,以更加坚决果断彻底的行动把部署的任务落到实处,加快拔点攻坚,有力阻断传播,全力跑赢病毒,尽早实现社会面清零目标。

来源:财新网 文|包志明

4月24日,财新网发文《上海多区实施楼栋硬隔离 防疫与安全如何平衡?》:

财新获悉,上海浦东新区4月23日下发通知,要求对辖区内的封控片区、楼栋实施硬隔离措施,并于当日24时前完成。其中,实施硬隔离的楼栋包括了出现阳性病例的单元门栋及其所在的整个楼栋。

据悉,浦东潍坊街道、陆家嘴街道、上钢新村街道、洋泾街道、金杨街道、北蔡镇、康桥镇和周浦镇等街镇均有实施封控片区或楼栋硬隔离。其中,封控片区硬隔离措施,是将有封控小区的街镇之间的道路用彩钢板或拦网等隔断,只留主路通行;楼栋硬隔离措施,是将阳性单元门栋及其所在的整个楼栋的大门用彩钢板或拦网等硬质隔离设施封闭起来,开一个应急小门让防疫人员出入。

……

一名街镇工作人员称,楼栋硬隔离是为了后续“三区划分”由小区细化为楼栋进行准备;一法律专家则认为,楼栋硬隔离极易造成安全隐患,导致在急救、火灾时人员无法及时运出或疏散,建议实施时应有消防部门共同参与。

来源:公众号:关爱行员中心(文章已经删除,转载自知乎)

4月24日发文称其父母居住于田林八村,属上海市徐汇区田林街道。目前所住楼宇虽然7天无新增阳性,但依旧是封控楼。上一例确诊病例4月17日已经转运,且楼道内最新7日无新增阳性病例。最近一次核酸检测为4月22日,全楼阴性。

昨日开始,街道居委对封控楼实施“硬隔离”。田林八村的所谓「硬隔离」,就是在楼宇唯一出入口外,紧贴着门,安装了坚固的铁丝网。仅剩下个别人能站立的空间。

他搜索了国家关于安全出口的相关法规,列出第五条、第十六条及第二十八条,指出这样的「硬隔离」涉嫌违法。

来源:豆瓣

4月25日某上海豆友发广播称其姨妈的小区,在浦东,装硬隔离,第一个门洞的时候可能大家还没反应过来,第二个第三个门洞一起装的时候人冲下来了,连带第一个门洞的全部踢倒。

来源:VOA

随着新冠疫情持续趋缓,香港政府星期四(4月21日)宣布放宽大部分防疫管控措施,四个月来首次开放包括文教、体育和娱乐机构在内的公共场所,而香港的餐厅晚餐也恢复供应堂食。

就在香港星期四宣布部分解封的同一天,中国官媒人民日报在二版刊出题为“香港疫情防控态势向好,珍惜成果不可大意”的评论,似有向香港提供警示的意味。

“对于香港来说,坚持‘动态清零’是其和大陆通关的必要条件。香港的疫情防控工作,也是全国疫情防控大局的组成部分,这就决定了,香港抗疫不是一城一地之事,”评论说。

来源:中青报 中青记者王烨捷

4月22日至今,一则《如何看待上海市大规模伪造志愿者记录以冒名顶替吃空饷》的文章通过互联网传播,该文章称,通过”支付宝“应用或微信小程序“志愿云”可以查到个人职员服务情况。有不少网友在这篇文章下回应称,自己“被注册”了。

目前,在支付宝搜索“志愿者”,并无个人志愿服务信息;在微信小程序“志愿云”提交查询申请后,需要两个工作日审核。一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支付宝“志愿者”数据与中国志愿服务网官网直接挂钩,由于近日查询量过大,已于日前下线。

来源:“廉洁上海”

4月22日发文:近期,上海市多个乡镇、街道在发放生活保障物资“大礼包”过程中,发生了被居民投诉存在以次充好、质量低劣、“山寨品牌”,甚至有过期产品、变质食品等问题。上海市纪委监委部署对保供物资采购发放开展专项监督检查,要求各区纪委监委、相关派驻纪检监察组“提高思想认识、紧盯重点环节、强化监督执纪问责,对保供物资采购发放开展专项监督检查,严防‘大礼包’腐败”。

来源:中国消费者报

4月24日,上海市市场监管局曝光新一批保供物资和社区团购违法案例,其中上海本来生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涉嫌经营标注虚假生产日期的食品被曝光。记者了解到,近期,上海市场监管部门紧盯保供物资和社区团购中的食品安全违法行为,持续加大监督检查力度,查处多起食品安全违法案件,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

来源:BBC NEWS

4月25日晚,北京市政府宣布在朝阳区已经开展核酸检测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大区域筛查范围,从26日至30日,北京将对东城、西城、海淀、丰台、石景山、房山、通州、顺义、昌平、大兴、经开区等11个区域人员开展三轮核酸检测。

 

关于疫情的个人记录0426

我看到的2022疫情,很有限,但不记录就终会忘记。故决定还是记录一下。

数据来源:上海市卫生健康委

第一财经

4月26日,第一财经官方账号发布消息称,记者从中国商飞公司确认,公司国产大机CR929的副总设计师孟庆功近日在上海逝世。孟庆功自3月底开始就一直在自己居住的小区做志愿者,4月24日晚间突发心梗,曾经电话120但一直排不上救护车,最终在妻子开车送医院途中逝世。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2022-04-26

4月25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有记者提问,中方会采取什么措施避免防疫给北京市民和外国公民带来不便?

  汪文斌表示,关于中国的抗疫政策和举措,中方有关的动态清零政策和防疫规定,是基于科学和专家意见,符合中国实际和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导原则,有力保障了在中国居住生活的中外公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也为全球抗击疫情做出了重要的贡献。有关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的新冠肺炎的死亡率为十万分之零点四,仅为美国的1/606,是全球因疫情死亡人数比例最低的国家之一。中方有关防疫措施以最小代价实现了最大的防控效果,最大限度减少了疫情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这是国际社会公认的客观事实。中方的有关防疫努力和成效不仅得到世界卫生组织的高度评价,更得到中国人民的高度认可和拥护。我还想指出的是任何防控措施都会有一些代价。

  汪文斌称,中国部分城市采取的防控措施对生产生活产生了一些影响,这在任何国家都可能发生,但是我希望你注意到不同之处在于绝大多数中国的民众对中国政府的抗疫政策和措施都是表示理解和支持的,中国人民对战胜疫情是充满了信心的。面对德尔塔毒株,中国没有“躺平”,坚决开展了德尔塔阻击战,为保护中国人民的身体健康,维护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取得了显著的成效,也为全球抗击疫情做出了重要的贡献。面对奥密克戎毒株,中国依然不会“躺平”,而是坚定推进奥密克戎阻击战,我们必将赢得胜利,也将为世界做出更大的贡献。(总台央视记者 朱若梦 孔禄渊)

公众号:新华社

4月26日7:31分发布一篇题为《上海,凌晨,方舱夜归人》的文章,文中提到:“目前,临港方舱医院有1.36万张床位,3800多名医护人员,按照每班4小时,一天六班到来工作……一位方舱护士要负责96名患者。

来源:我所住的武汉某社区

4月26日,我所住的社区将进行第十三轮扩面核酸检测。每次核酸之后,医务人员会发放小贴纸,方便居民进出小区、超市以及乘坐交通工具。各个区的贴纸都不相同,同一社区在不同日期发放的贴纸也不一样。我们社区的贴纸已经用到了好几个生肖动物,今天小区群里有人打趣称:“这是要积齐十二生肖吗?”

小区群内公布的全国中高风险地区表

关于疫情的个人记录0425

我看到的2022疫情,很有限,但不记录就终会忘记。故决定还是记录一下。

社区发布的全国中高风险区表(4月24日晚):

微博@乐行上海

拥有63万粉丝的乐行上海微博ID为上海市交通委员会交通指挥中心官方微博。4月22日,该微博例行发布【路况】信息,称#晚高峰# 18:30快速路目前整体通行情况较为平稳。请大家谨慎驾驶,注意行车安全!该微博下方最高赞评论道:“末世后还忠实执行人类指令日复一日做无用功的机器人大概就是这个感觉。”  

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 孙乐琪 刘苏雅

4月24日,在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313场新闻发布会上,朝阳区副区长杨蓓蓓介绍,目前共判定密接1230人,涉及朝阳区的均已转办协查。目前朝阳区已判定14个封控区。 

豆瓣:某北京豆友

4月25日广播:昨日起就收到两个朋友的消息说要不要开始囤货,我还莫名其妙,紧跟着家中遇到室友也在说这个事儿。今天早上听到核酸点已经遍地开花,家中厨房正常需要补给了,上TM、JD超市想去买点方便面、挂面、平时常用的海盐、老抽、咖喱酱和拌凉菜用的油泼辣子,发现没有一样有货,全部显示“不支持本地区送货”“售完”!再一看朋友圈里已经炸了锅,各种昨晚超市里人潮汹涌大排长队,货架空空的图片,仿若瞬间掉入时间黑洞,魔幻的云里雾里,却早已一切空空。我这种手慢无,后知后觉型的开始怀疑人生,若真是大难降临是否能够生存?上午去菜市场买菜,那人山人海的架势如黑色浪潮又对我来一波致命的侵袭,我在其中奋力游走,被无数大爷大妈撞击着,如一只迷失又脆弱的小舟在狂风席卷、电闪雷鸣、大浪滔天的海中漂浮。第一次感觉平时甚是喜爱的买菜逛菜市场成了想迅速逃离的梦魇。卖鸡蛋的摊档排起了长龙,暗暗庆幸自己的素食生活习惯。回到家后,一时半会儿都缓不过来,“魔幻现实主义”这个词无数次在脑里闪现。决定晚点去趟超市看看能不能买到需要采购的东西吧,并非囤货的正常补给购物竟然在这波巨大囤货浪潮下需自行跑超市去尝试运气的地步了。

 

公众号:Y博的科普园

4月25日,微信公众号Y博的科普园发布题为《能不能把时空伴随的努力分一点给疫情信息更新?》一文中提到“上海市卫健委的网站2月发布的文章《数说2021年成绩单》,里面提到截至2月15日,上海完成全程接种2242万人,占常住人口95.1%。作者据此计算出上海没有完成接种的常住人员是116万。但在4月1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卫健委说截至4月15日老年人接种数据60岁以上老年人完全接种近360万,比例是62%。按这个数字去推算,上海60岁以上没完成全程接种的应该有220万。

作者又分别打开了香港和台湾的相关网站,发现香港政府网站上,疫苗接种情况、不良事件报告是动态更新的。台湾地区疾控的网站上对于采购的疫苗、口服药到货情况做了统计,并对Omicron的突破性感染进行了统计。

公众号:辣味酱

该公众号于4月25日凌晨1:01分撰文《一位上海外卖小哥之死》,讲述了4月22日凌晨,上海静安区延长中路700号左右,临近久乐苑北门的地方,一个外卖小哥意外撞到路边,头部流血不止。120在事发后1个小时才迟迟赶来,外卖小哥随即死亡。

作者称,从小哥出事的地方沿着延长中路向南北高架方向走700米,就是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而此医院就在几天前刚刚发布了《十院医疗救治不断线》的公告,里面清晰写道:“为了保障市民群众在疫情期间的就医需求,首先急救绿色通道24小时放开,安排专业一户团队值守。”

让孩子们写诗

我给三个男孩子上过语文课,课上我让他们读一些同龄孩子的诗,再跟他们交谈,问他们问题,他们说一些话,我就记下来,或是让他们记下来,最后,就变成了他们自己的诗。

第一个是一鸣,那时他六年级了,很多字还不会写,非常不愿意动笔。我就说,你不用动笔,我来记,你只说说你的想法。他说:“我没有想法。”

我不管他,递给他一本《大山里的小诗人》,他摇头晃脑地翻着,翻到我喜欢的几首,我就念给他听,他没什么感觉。直到我们一起读到一首《大山》。

大山

曾思皓 11岁 广西

大山你一直站在那里

你不觉得累吗

如果是我

我就不会一直站在一个地方

一鸣抬起眼睛说:“山?站着?山不是站着的,山是坐着的。”

我问:“你见过什么山是坐着的?”

他说:“我老家的山,很矮,像盘腿坐着。”

我继续问:“你爬过那座山吗?”

他说:“爬过,就是过清明节……扫墓的时候……”

我问:“山上有坟墓?”

他说:“有一些……有些也不算,就是一堆堆的土堆,都没有名字,我妈妈和我舅舅让我们小的拜,说是爷爷的爸爸,可能还有别的什么人,我不记得了。”

我问:“清明节很多人上山拜吗?”

他说:“也不算多,有人炸鞭炮……”

我说:“你说的这些就挺好,写下来吧。不会写的字我告诉你。”

他还不愿意动笔,我便在笔记本上画了一座山,山间一些土堆,还画了几个上山的小人。他笑,说不是这样的。我就递给他本子,说:“那还是你写。”

他便写下了:

我拿在手里很欢喜,读给他听,他不置可否。

第二个孩子叫小丁,五年级,他在学校是优等生,字词不在话下,但是明显对我要他做的事情充满狐疑。我猜他更适应在语文课上做阅读题。

我家有一只土狗,上课前,狗子热情地扑他,他直往后躲。我很意外,之前狗子小的时候,也就一年前,他还在户外和小狗一起在水泥地上躺着翻滚……

我把狗子关进狗屋,对他说:“我记得你也养过狗,叫“巧克力”,说说那只狗吧。”

他支支吾吾,说没啥可说的。我就问他,狗子为啥叫巧克力呀?它刚到家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最后我鼓励他写出来,每写一句,我让他换行。写完后,我读给他听。他挑起一根眉毛,不晓得我要做什么。我说:“你看,你写了一首诗。”

第三个孩子是智帅,上四年级,之前在县城里读书,去年下半年转到市里,已经十一岁了。他妈妈在外地上班,每年只回来一次。

他是很安静的孩子,脸上因日晒显得脏脏的,没有什么表情。问他什么,他回答什么,嗓音有些沙哑。

我给他看《孩子们的诗》,翻到姜二嫚的那首《灯》,我读:“灯把黑夜烫了个洞。”

“你喜欢这首吗?”我问他。

他没作声。

“我挺喜欢的。她说烫了个洞,我就觉得,还真像那么回事。” 我说。

他看了我一眼,仍然没说话。

“你印象里有诗吗?什么都可以,你想到哪一句?” 我问。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 他说。

“啊,这一句,我小时候也总记得这一句,它是李白的诗。李白在另一首诗里也写’疑似‘,他好像很容易对他所看到的事物做出联想,那一句你也一定听过,是 ‘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你也听过这句吧?“

他点点头,说:“听过。”

“你是因为什么记得那句?” 我问。

他没回我。

“是因为老师要求背诵吧?” 我问。

他马上说是的。

我又读了几首,他微微皱眉。

我翻到《眼睛》,读给他听:

眼睛

陈科全 八岁

我的眼睛很大很大

装得下高山

装得下大海

装得下蓝天

装得下整个世界

 

我的眼睛很小很小

有时遇到心事

连两行泪

也装不下。

停了几秒钟,我问:“你觉得这首诗的第二段,是在表达开心,还是不开心?“

他说:“开心。”

我很诧异,顿了下,说:“啊,我和你的感觉相反,我觉得他很伤心。他想哭,却哭不出来。你怎么看?“

他说:”他的眼睛很小很小,连两行泪都装不下,说明他很坚强,他不哭。所以他没有不开心。”

我把书放在他桌的正前面,提议道:“不如你自己翻,看看哪一首你感觉不错?”

他认真地翻看,指了指这一首:

小朋友

童彦文 九岁

他是如此欢乐,

他笑嘻嘻来到世界上。

他会开心,会伤心。

不像大人那样,

他就是小朋友。

“你喜欢这首吗?”我问。

他点点头。

“能说说为什么吗?”我问,本不指望他作答。

没想到他说:“他写的就是小孩子,大人不一样。”

我把手边的电子黑板挪到他面前,说:“你可以继续说一下你对大人和小孩的看法吗?我想记录下来。”

他说,我写,不一会儿小黑板写满了。

我说:“我们按照一个顺序,把黑板上这些话整理出来吧。你愿意写字吗?”

他点点头。

我给了他纸笔,他写出来:

我很喜欢孩子们的这些小诗,我把这些诗也读给思思和天天听。通过读同龄人的诗,孩子们有了自己的诗,虽然他们自己并不大觉得自己在写诗,他们的这些话,大都淹没在日常的喧嚣中,或是只在头脑里停留过一会儿。

我希望有一天他们能记得,有一次,他们只是把一些心里的话捕捉下来,就编织出了一首诗。

-完-

关于茨维塔耶娃的《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B站上听到不同的人朗读茨维塔耶娃的一首诗《我想和你一起生活》,朗读者风格迥异。有人读得欢欣鼓舞,有人读得忧伤零落。我开始好奇这首诗本来的样子。

我不懂俄语,只能先查英文和中文译文(查到两个)。

这首诗是一段想象,诗人憧憬和她爱的人一起生活。她罗列出许多美好的景象:小镇,黄昏和钟声,阁楼传来的笛声,吹笛人倚靠着窗户,窗户外面长满了郁金香,此时,诗人说:and maybe, you would not even love me. 刺破了这看似平静的景象。

接着,诗人专注地描述一个被瓷砖围成的火炉,瓷砖上的花纹:玫瑰,心和船舶,而与之强烈对比的是窗外的雪。诗人用了三个雪字,营造出一种动态的下雪的景观。一边是温暖的火炉,一边是纷飞的雪,仿佛在彰显两人的关系……爱人出现了,以“我”最爱的姿势躺着,他慵懒、淡然、冷漠——两人的关系十分淡漠:没有交谈,没有依偎,只有单方面炙热地注视。爱人漫不经心地抽烟,两人静得出奇,所以连擦火柴的声音也异常刺耳。我们随着诗人的视线看“短小灰白的烟灰战栗”,看爱人懒得弹落烟灰,看烟蒂最后被抛入火中。

诗的结尾给我一种焦灼和毁灭的感觉。

在陈黎的译文里,有一句被翻译成:此刻你若不爱我,我也不在意。似有意表达一种洒脱。

但是英文里只有:And maybe, you would not even love me. 直译过来,是:“也许,你甚至都不会爱我。”并没有“我也不在意”的意思。我又去找到俄文的原句,放在google翻译里,也是显示:

И может быть, Вы бы даже меня не любили…

也许你甚至不会爱我…

很明显,这一句中文的意思是译者陈黎自己添加的,这大大改变了诗歌的志趣。在汪剑钊的译文里,它被翻译成:“而或许,您甚至并不曾爱过我……”,则更加贴近原意。

在我看来,这是一首苦涩的诗,一首忧愁、寒冷、令人心碎的诗,她绝望地发现:我想和你一起生活,而你却并不想。

以下附上诗歌的中文、英文以及俄语原版。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诗|玛琳娜·伊万诺夫娜·茨维塔耶娃

(1892-1941; 俄语名:Цветаева Марина Ивановна)

译|陈黎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在某个小镇,

共享无尽的黄昏

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在这个小镇的旅店里——

古老时钟敲出的

微弱响声

像时间轻轻滴落。

有时候,在黄昏,自顶楼某个房间传来

笛声,

吹笛者倚著窗牖,

而窗口大朵郁金香。

此刻你若不爱我,我也不会在意。

在房间中央,一个磁砖砌成的炉子,

每一块磁砖上画著一幅画:

一颗心,一艘帆船,一朵玫瑰。

而自我们唯一的窗户张望,

雪,雪,雪。

你会躺成我喜欢的姿势:慵懒,

淡然,冷漠。

一两回点燃火柴的

刺耳声。

你香烟的火苗由旺转弱,

烟的末梢颤抖著,颤抖著

短小灰白的烟蒂——连灰烬

你都懒得弹落——

香烟遂飞舞进火中。

我多么希望与您一起
汪剑钊译
……我多么希望与您一起
生活于一座小城,
那里有永远的黄昏,
永远的钟声。
住进一家乡村的小旅馆——
古老的挂钟敲响
尖细的声音——仿佛时间的水滴。
临近黄昏,有时从复式的阁楼里传来——
一阵笛声,
吹笛者倚靠着窗栏。
窗台上盛开着大朵的郁金香。
而或许,您甚至并不曾爱过我……
————
房间的中央——有一个瓷砖砌成的大烤炉,
每一块瓷砖上——都有一幅小画:
玫瑰——心——轮船——
而在唯一的窗户上,布满——
雪,雪,雪。
假设你躺着——我喜欢那样的您:懒散,
冷漠,无所谓。
偶尔,火柴发出“嗞”的
一声。
香烟被点燃,逐渐黯淡,
而烟灰——像一小截灰木杆
在烟蒂上久久地、.久久地——颤栗。
您甚至懒得将它抖落——
于是,整枝香烟飞向火焰。
1916.12.10

I’d Like to Live with You

Marina Tsvetaeva

I’d like to live with You
In a small town,
Where there are eternal twilights
And eternal bells.
And in a small village inn—
The faint chime
Of ancient clocks—like droplets of time.
And sometimes, in the evenings, from some garret—
A flute,
And the flautist himself in the window.
And big tulips in the window-sills.
And maybe, You would not even love me…
In the middle of the room—a huge tiled oven,
On each tile—a small picture:
A rose—a heart—a ship.—
And in the one window—
Snow, snow, snow.
You would lie—thus I love You: idle,
Indifferent, carefree.
Now and then the sharp strike
Of a match.
The cigarette glows and burns down,
And trembles for a long, long time on its edge
In a gray brief pillar—of ash.
You’re too lazy even to flick it—
And the whole cigarette flies into the fire

Я бы хотела жить с Вами

Марина Ивановна Цветаева

…Я бы хотела жить с Вами
В маленьком городе,
Где вечные сумерки
И вечные колокола.
И в маленькой деревенской гостинице –
Тонкий звон
Старинных часов – как капельки времени.
И иногда, по вечерам, из какой – нибудь мансарды
Флейта,
И сам флейтист в окне.
И большие тюльпаны на окнах.
И может быть, Вы бы даже меня не любили…
Посреди комнаты – огромная изразцовая печка,
На каждом изразце – картинка:

Роза – сердце – корабль. –
А в единственном окне –
Снег, снег, снег.
Вы бы лежали – каким я Вас люблю: ленивый,
Равнодушный, беспечный.
Изредка резкий треск Спички.
Папироса горит и гаснет,
И долго – долго дрожит на ее краю
Серым коротким столбиком – пепел.
Вам даже лень его стряхивать –
И вся папироса летит в огон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