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损币兑换风波

家里有一张破损的二十块钱,放了很久都没有去银行兑换,昨天我要去附近的工商银行办事,想着顺便把它换了。

进入工商银行大厅,保安问我办理什么业务——我记得几年前都是穿银行制服的大堂经理向客人询问办理什么业务,我前几天去了两家银行,都是保安问我,有点奇怪。

我说我来换破损的钱,那保安瞥了一眼我手中的钱说:“那可能换不了。” 我说:“我先叫个号吧。”

早上人很少,我拿着号去窗口,将钱交给一个女柜员(以下称A)说明来意。她拿着已经被破成两半的钱,试着拼了拼,说:“你这张不能换。” 我问为什么,她说:“这钱拼不起来。” 我追问:“哪里拼不起来?“ 这时,一旁的男职员(以下称B)也俯身看了一会儿那张钱,来了一句:”你这不是一张钱吧?” 我有些恼,说:“这是一张钱,当时不小心进洗衣机搅坏了。我就是来看看,能不能换。” B又看了看,和A嘀咕了几声,说:“这个不能换。它图案、文字连不起来,还有你说它被洗衣机洗过来,四周都有缺口……”

我以前也没有换过破损的钱,对他说的半信半疑,问:“你的意思是,它不符合兑换的条件,一分钱也换不了?” B点点头,A把钱退给我,两人就不理会我了。

我准备起身走,站起来,不甘心,又坐回去,对着窗口里的A和B说:“你们光说不行,得给我看看相关文件,我要对照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不符合兑换的规定。”

B说:“你可以百度查。”

我一听就火了,说:”你要我百度查?你们银行自己没有?“

B茫然地看着我,眼里在说:“来个无理取闹的女人,我怎么打发她走呢?”

B和A开始轮番说起这张钱无法兑换的原因,理由大致如下:

一、这不是一张完整的货币的两半,将两半拼接时,发现它们的文字和图案不能按原样连接;

二、兑换破损币,要求票面剩余1/2(含)至3/4以下,这两半中的任意一张,票面都不足二分之一,故无法兑换。

我说:“你无法证明这不是一张货币的两半,起码无法说服我,因为我知道它是从洗衣机里洗出来的,它就是一张钱被洗破成了两半,但我也没有证据来证明这一点。就我看来,这张钱是可以拼在一起的,只是连接处丢失了一小块。你们刚才说它中间缺了,四周也缺了,好像在对一张可能会破的钱说,你要破损可以,中间不能破,四周也不能缺哦!不然银行不换!这太荒唐了!既然是破损币,当然是破成什么样子都有啊!“

说到这里,我已经情绪激动了,声音大了起来。后面排队的一个妇人抱怨道:“一点事情紧搞紧搞(花好长时间办理),耽误别人!”

我回头说了一句:“您看看这个叫号屏幕,还是我的号,你是客人,我也是客人,我的业务没有办完,你就得排队。”

我说:“既然你没有办法给我看相关文件,那请你好好地,作为XX银行XX支行的工号为XXX的XXX对我说明一下(我看着他的工牌),为什么这枚货币无法兑换。我需要留一段视频作为依据。”

B说:“我们这里都有监控录像的。”

我说:“我不可能事后再找你们银行调取监控,这太麻烦了。请你现在就说吧,我把手机打开录一下。” 此时我的情绪又飞到更高处荡漾,B和A的脸色变得相当难看。

手机开始录影,我刚问出话,一只大手遮住了摄像头,那个门口的保安呵斥道:“银行内不准拍视频!” 他逼近我,横着脸上的肉,瞪着我。我说:“全是你们在说,你说不准,也给我看看哪一条哪一款说不准?既不给书面文件说明不能兑换的原因,又不让拍视频,我拿什么当做依据?你不要碰我,否则我报警!你们不能这么欺负人!”

保安看我没再拍了,离开了。

我平复了一下情绪,拿出手机,查到2003年12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残缺污损人民币兑换办法》(文号2003第七号):(以下简称《办法》)

第四条
残缺、污损人民币兑换分“全额”、“半额”两种情况。
(一)能辨别面额,票面剩余四分之三(含四分之三)以上,其图案、文字能按原样连接的残缺、污损人民币,金融机构应向持有人按原面额全额兑换。
(二)能辨别面额,票面剩余二分之一(含二分之一)至四分之三以下,其图案、文字能按原样连接的残缺、污损人民币,金融机构应向持有人按原面额的一半兑换。
纸币呈正十字形缺少四分之一的,按原面额的一半兑换。

看完之后,我对其中 “其图案、文字能按原样连接”这句话很迷惑,它并没有说清楚,如果图案文字只可以连接一部分该怎么判断是否属于“能按原样连接。”

另外,所谓的“票面剩余二分之一至四分之三”,到底怎样才能判断我这张钱的一半足不足够一半呢?那是不是如果这张钱可以精确计算面积,刚好只有49.9%,就不能兑换了?

紧接着,我看到了《办法》的第八条:

第八条
残缺、污损人民币持有人对金融机构认定的兑换结果有异议的,经持有人要求,金融机构应出具认定证明并退回该残缺、污损人民币。
持有人可凭认定证明到中国人民银行分支机构申请鉴定,中国人民银行应自申请日起5个工作日内做出鉴定并出具鉴定书。持有人可持中国人民银行的鉴定书及可兑换的残缺、污损人民币到金融机构进行兑换。

看到这一条,我心里就有数了,果然,如果有异议是可以要求银行出具“认定证明”的,我高声向A和B念出了第八条,让他们给我出具“认定证明”。B忙打起电话,A装作事不关己。不一会儿,B拿着手机从里面走出来,俯下身,语气明显缓和一些地说:“请您到我们贵宾室,我可以打给我们银行行长,让她跟您说一下。”

我去了贵宾室,B说:“让我再跟您解释一下为什么这张破损币无法兑换……”

我摆了摆手说:“不用了,你刚才的解释我已经听明白了,现在就是我对你们的解释有异议,我需要你们出具一份认定证明,我拿着这张证明,才可以去人民银行申请鉴定,它们五个工作日内就可以做出鉴定。”

这时,行长的电话打过来,B让我接听,我又说了一遍我的要求,行长说她也不在银行没有见到这张钱,说要两天后给我答复,让我留电话号码给她。我说那你们要留下我的这张钱做鉴定吗?她迟疑了一下说不用,我说那太奇怪了,你要鉴定我的钱到底是否可以兑换,又不看我的钱,怎么鉴定?她赶紧说可以让B拍下详细的照片,她保证两天后给我答复,也同意给我她的手机号码。”

我挂了电话,又将钱递进柜台的A,B接过钱,用透明胶粘连了钱的两半,放在一个仪器上,对照着一张完整的二十元人民币拍照。

中间B又通了几次电话,我看到叫号屏幕上已经更换了号码。

B最后说:“这张破损币到底是否可以兑换是有争议的,我们不想你将它拿到人民银行去做鉴定,那如果……(模糊不清的话)就不是二十块钱的事,是要罚款好多倍。我们决定给你全额兑换这张钱,如果它最终不能从人民银行兑出来,我们银行就自己处理……”

A把之前用来对照我的破损币的二十块钱纸币通过窗口递出来给我。

我听他说完这些话,看着他们的眼睛差不多有个十五秒,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认定有争议,却不愿意让我去鉴定,绕了那么大一个圈子说,可以兑换了,而且是全额兑换。

我说:“你们这是舍财免灾?”

B没好气地说:“您要这么理解,我也没办法。”

“那你把我的钱递给我一下,我要拍个照片做纪念。”

B和A愣了一下,递给了我。

下面就是这张经历兑换风波的二十元钱的正反照片:

我是一个家庭主妇,我有时间和精力去和银行折腾这件事。如果我是一个上班族,为了节省时间,很可能听到说“不能兑换”就算了。但如果我是一个因为某些灾祸而拿着一些破损钱币怀抱着希望去兑换的人,听到一句“不能兑换”一定会非常沮丧,更让人难受的是,银行不主动出示证明文件解释为什么不能兑换,只叫来人去自行百度。银行也没有告知有异议的客户可以通过人民银行的鉴定来解决争议。从保安开始,银行就一路把一项他们不想处理的业务往外推,不想承担一丁点责任。

思思写的诗

思思自己不写诗,是我听到她说的话,觉得有意思,强迫她坐下来记录的。我问:”哎呀,我这样老是逼你记下我觉得有趣的话,你会不会很烦恼啊!” 思思说:“不会的妈妈,我可以记下来。就是蛮多字不会写。” 我说:“你用手机查吧,我陪你一起写。”

无比敌的冰凉   思思/九岁

我穿了裙子

咬了很多包

涂了无比滴

穿了防蚊裤

我跑到健身器材上

荡啊荡啊荡

我的裤子里像冰箱

腿子像冻肉

还吹着凉风

注:“无比滴”(MOPIDICK-s)是香港一款含有清凉薄荷的止痒剂,思思根据读音,一直以为是“无比敌”,结果写出来的标题,还真是点“无比敌”的意思。

(二)夏天和冬天的优点

思思/九岁

 

天天写的诗

给天天随手翻开《孩子们的诗》,心想,教他认几个字吧。

他听我念诗,就会谈论几句,我觉得好,说:“帮你记下来吧,这样你就写了自己的诗。”

于是,这本《孩子的诗》美丽的插图上,也记下了天天的诗。

思思看了,乐了,反复念,说:“天天写的诗还挺好的。”

星星来了

一个巨大的星星球

撞到了天上

破了个大洞

掉出了无限颗星星

 

快乐

我长大的

每一天

都快乐

 

秋天

在屋里有点热

在屋外

就太冷了

眼睛

眼睛

眼睛

就是眼睛

眼睛

看东西

还能

流眼泪

雪蛋糕

天天/五岁差1个月

我过生日之后

可能会下雪吧

也不知道

会不会

送个雪蛋糕

蛋糕身上

有满满的胡萝卜

里面还有

巧克力

 

工地没有土,等土

天天/五岁差一个月

用铲子

把土

丢到天上

也不够

搞笑

驾驶员

坐在越野翻斗车上

等土

因为有个坑

人掉进去

就不上来了

也不会被挡住

 

两种材料做树 

天天/五岁差一个月

我们用纸

做了一棵树

而且

还是拼装的

我们用泥

也做过树

我们做过各种各样的

离不幸远一点——《午夜巴塞罗那》影评

在一次恋爱中,我遇到一件自以为会很难过的事。当时没有任何伤心的感觉。我酝酿许久,才让自己哭出来。我边哭边想,到底怎样才能够持续这份悲伤?那时,我更像是一个蹩脚的演员,而不是我自己。

多年后这件事一直在脑中萦绕,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当时会有那样的感觉。

当了妈妈之后,我发现孩子们总关心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这给我一个很大的启发。我意识到那种不伤心的感觉是真的,原因仅仅是我和他的关系非常淡薄,远没我想象中深厚。

10年前,我初看电影《午夜巴塞罗那》。电影里好朋友Vicky和Christina前往巴塞罗度假,在一个画廊开业典礼上,声名狼藉的艺术家Antonio引起了她们强烈的兴趣。之后,三人在一家餐厅里偶遇,Antonio邀请她们周末白天去小镇Oviedo观光,夜晚三人一起做爱。

Vicky激烈地反对这个坦诚到荒唐的提议,可最终还是跟着兴致勃勃的Christina随Antonio一同去了Oviedo。

当年看到这里,我极不耐烦地关掉了电脑。愤愤地想:“这种无聊的出轨故事有什么好讲的呢?Vicky必定会背着他的未婚夫和Antonio上床!”

不久前,我无意中又翻出了这部片子。我很想搞清楚,十年前,我为何对此片如此愤怒?这个故事到底讲了些什么?

三人抵达小镇后,Antonio做观光向导。他风度翩翩,一路上侃侃而谈。他们在美丽的小镇Oviedo一起看建筑,谈艺术、品尝美食。当夜幕降临,Antonio问她们是否愿意去他的卧室。Vicky表示她仅仅是因为担心Christina才随行而来,她指出Antonio还未走出上一次婚姻的痛苦,想通过毫无意义的性爱(Empty sex)来疗伤。Christina倒是去了Antonio的房间,却因旧疾胃溃疡复发病倒。

次日,Vicky只好和Antonio继续在小镇观光。

一开始Vicky对Antonio仍持有警惕。直到Antonio邀请她一同去看望他住在附近的父亲。

出乎Vicky意料之外,Antonio非常绅士地接待了她。他们轻松愉快地谈论西班牙语诗歌,艺术追求,童年往事。Vicky对Antonio慢慢放下了敌意,他们共进晚餐。

期间,Vicky的未婚夫Doug打来一通电话。Antonio指出她“很紧张”。问她是否害怕被Doug知道此刻正和一个男人吃饭。Vicky飞快地否认,但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在几轮美酒之下,Antonio邀请她听了一曲深情的西班牙吉他,之后,他们做爱了。

如今的我看到这里,心里丝毫没有谴责这两个人的意思,也没有任何愤怒的感觉了。

我明白了,年轻的时候看爱情电影,如果它不摆出立场,严厉地谴责两性关系中的“背叛”,那就是罪过。

那夜的云雨,她谁也没说。那夜的甜蜜却时不时闯入她心,驱之不去。

Antonio与Vicky

Antonio与Vicky

之后,Antonio却再没有联系过她,反与Christina谈起了恋爱。Vicky再度拜访高迪建筑的古埃尔花园时,碰巧遇到前去写生的Antonio,Antonio本想以一句:“我都没有正式与你道别。”轻描淡写地与Vicky划清界限。却遭到Vicky一顿抢白。Antonio不得不提醒Vicky是一个即将结婚的女人,他说考虑再三,认为得在一切弄得不可收拾之前放手。Vicky听到这话就没话可说了,Antonio说的不就是她自己之前再三强调的那个“有原则”的自己吗?如果否认这一切,不就是否认自己?

接着,Vicky的未婚夫Doug也来到巴塞罗那。他与Vicky亲热后感到她与从前不一样,觉得她很“投入”,Vicky既心虚又疑惑地问:“我之前不是这样吗?”

Christina邀请她和Doug与Antonio一起吃饭,Doug本想找个借口推掉,Vicky却执意要赴约。她再度找机会与Antonio单独谈话,Antonio再度提醒Vicky马上要结婚了,而他正与Christina热恋。听到这话,她退缩了,她没法容许自己有非分之想。

Vicky在西班牙语学习班里认识了Ben,当Ben提议一起看电影时她稍有犹豫,还是答应了。当Ben进一步表明心意时,她拒绝了。她郁闷极了,第一次向其他人透露了那个让她意乱情迷的周末夜晚。她疑惑,为什么婚后依然容易受到其他异性的吸引,这让她很受不了。

Vicky拒绝认识自己,真相令她痛苦。当发现自己苦心经营的形象如此脆弱不堪,她感到意外,不知如何和这样的“自己”相处。

Vicky对Doug的意见总是“赞同”,Doug临时决定要在西班牙举办婚礼,她明明心不在焉,却附和道:“这真是个好主意!”Doug要买只鸟送Judy和Mark夫妇,还打算在新家也配一只,Vicky不感兴趣,觉得不妥,也还是没法说“不”字。就连最后与Antonio幽会时被他的前妻Marie的手枪误伤了她的手时,她脱口而出的仍然是:“我要怎么跟我的丈夫解释这些?”

和Antonio在一起时,Vicky轻松多了。Vicky可以当面批评Antonio而不必担心对方不高兴。那一整天,她从Antonio那里获得了足够的耐心和温柔的对待。她喜欢跟Antonio在一起时的自己,她很想再一次体验那种感受,为此她受尽煎熬。

Antonio对与Vicky相处的那一天有着截然不同的感受。与平时的放浪不羁相比,那一天他太过严肃拘谨,他小心翼翼地避免触怒Vicky,他对她仅怀有好奇。这在他后来与前妻吵架时透露出来:当前妻指出他不过是在众多女性身上寻找她的影子时,他愤怒地反驳道:“几个星期前,就在Oviedo,我和一个与你性格截然相反的美国女人也处得挺美妙的……“

他想尝试是否真的可以与像Vicky这样的女孩子交往,但一旦接触就发现自己很难持续,Vicky那股子刨根问底的劲头让他害怕,他只想享受片刻的欢愉,但Vicky有着追求长久关系的执着。他利用了Vicky认真,让她因内疚羞愧而与自己断绝关系。

Marie,Antonio和Christina

Christina与Antonio的恋爱先后遭遇了两个非常事件,第一个是接受了Antonio的前妻与他们共同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第二个是他们三人同时拥有了性爱关系。

Christina稀里糊涂地走完了这两步,陷入一种奇特而难以令人满意的关系之中。为了使之合理化,她给自己找了很多理由,包括听从Antonio和Marie的说法,试图认同自己是他们两个关系里不可或缺的”介质“。她无法介怀Marie和Antonio再度拥有性关系,虽然Mariea表示她并不介意Christina与Antonio云雨。起初,Christina为自己独特的宽宏大量而感到自豪,但那些焦灼的思绪表示,实际上这是她妒火中烧。

Marie在艺术学院读书时,就被誉为天才。她作画,风格清奇,震撼人心;她弹琴,本可以成为演奏家,演奏斯卡拉蒂的作品“无人能及”,她还懂摄影……但同时,她被天才的名号所缚,只能做天才才可以做的事,不理会人间烟火。因为她的美貌和才华而追求她的男人很多,她对Antonio的青睐近乎施舍。她缺乏生活的技能,行走社会,完全依赖Antonio,却无视他为她所做。她自恃才华横溢,毫不掩饰她对Antonio平庸作品的不屑。他们的婚姻里缺乏互相平等的对待,Antonio可以一时间拜倒石榴裙下,但无法只与华丽的石榴裙打交道。他要一个真真切切关心他的妻子,他要摆脱妻子的艺术光环,寻找自己创作的出路。

Christina和Antonio一样,笃定艺术需要天分,而他们没有Marie的天分。这种痛苦掩盖了他们的创作潜力,使得他们无力将注意力集中在作品本身上。他们表面上都需要Marie天才的启发,实际上是缺乏自信。外在的鼓励可以激起自我认同,但这种外力始终无法满足内心的需要。最后,Christina不想做Marie和Antonio之间的那个所谓缺失的介质,她想做自己,她冥思苦想却毫无头绪,只能像以往那样确定:这不是她想要的。

影片结尾,镜头前的Vicky和Christina刚好和影片开头时所站的位置相反。表面上,Vicky回到她原有的生活轨迹,在Doug选中的房子里又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准备去过她原本计划好了的生活。Christina继续在各种艺术间探索,寻找“什么是她不想要的”。但巴塞罗纳之旅已经动摇了她们心里的关于自己的形象,那些发生过的事情,投入过的感情,在心里产生的涟漪将时不时地从她俩脑海里闪过,在未来的日子里,她们会和自己或他人重新谈论这些事和感受,直到有一天,她们不再骗自己。她俩有了自知的自觉,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

得知自己的真相是那样残酷,可一旦接纳了自己,离不幸就更远一点了。

取名

1.

思思说:“我是一个正正堂堂的人!”

2.

去年年底,思思在游戏里取了一个网名,叫“兔酱诱惑”。有一天她生气地跟我抱怨,她的一个粉丝使用了她的创意,取了“兔酱幼稚”!最近她使用Waffle°糖糖做网名,后又听来一个词,她觉得非常好听,便加在末尾。整个名字叫“Waffle糖糖_挽辞”。

3.

天天说:”我睡了,天就黑了。我醒来,天就亮了。“

4.
天天说:”我做了个梦,火车飞上去,天上有一条轨道,火车飞过蜂蜜,火车飞过岩浆。火车飞上去又掉下来。”

听上去是不是天马行空?其实他只不过在描述游戏“迷你世界”里的场景。

5.
天天三岁四个月时,有一天睡觉前念叨:

“火车呀,他每天都会开。

火车呀,他每天都会开。

他来到山上,

他有车灯

可是他没有嘴巴

不会说话。”

6.

天天大约两岁半时,有一天念叨了几句很有趣的话,我记下来后回过头来念给他听,听到最后一句,他总是乐不可支!

“轰隆隆,
轰隆隆,
暴风雨,
来了!
爸爸,
变大了!
妈妈,
变大了!
姐姐,
变大了!
天天吃奶,
变大了!
恐龙掉进牛奶里,
露出一只小脚丫”

和思思一起读《动物农场》(2)

思思读《动物农场》

思思读《动物农场》, 2020.5.25摄于家中。

《动物农场》第二章的结尾写道:“于是动物们整队前往草料田开始收割。到傍晚他们回来时,发现牛奶已经不见了。”

思思自己读了这段,说:“我要看看第三章,看看牛奶去哪儿了!”

她翻了翻第三章的开头,并没有见到答案。

“妈妈,牛奶去哪儿了?” 她问。

我说:“你觉得牛奶被谁拿了?”

她说:“我不知道……难道是乌鸦?乌鸦是琼斯先生的宠物!”

我说:“可乌鸦喝不了那么多牛奶,猪们总共挤了五桶牛奶!”

她说:“我知道了!是猪!是猪给母牛挤奶的,是猪吗?你告诉我吧!”

我提示她去看看前面几段的细节。

当她重新读到“ ‘同志们,先别管牛奶!’ 拿破仑喊道,同时挺身而出站到奶桶前面。‘ 这事会得到妥善处置的。眼下收割更重要。由雪球同志先领头除法。我过一会儿就跟上来。同志们,前进!草料正等着呢。’ ”

“原来是拿破仑那只猪!肯定是他!他太坏了!” 思思喊道。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牛奶对他又没有什么用!” 思思问。

我提醒她,动物们都想喝牛奶,包括拿破仑。当牛奶被挤出来,“好多动物瞅着它们,对之怀有浓厚的兴趣”(P022第三段末尾)

“他们应该商量怎么分这些牛奶,可以每个动物分一杯呀!” 她不满。

“其实有动物提出过如何处置这些牛奶,母鸡也提到琼斯以前会把牛奶掺进他们的饲料里去。” 我说:“ 你想一下,如果分配这些牛奶,每只动物可能只能得到一小点儿牛奶,如果由一只或少数几只全部拿走,那可是整整五大桶!”

“他们喝得完吗?我还是觉得应该商量后再分配这些牛奶!我讨厌拿破仑这么做!真的是拿破仑吗?” 她沉浸在愤怒和疑惑中。

“看看后面就知道了。” 我结束了讨论。

相关阅读:和思思一起读《动物农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