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行之尾:理想生活

2006年9月21日~9月22日

因为取消了去梅里雪山的计划,我只得返回丽江的’太史地’.

不跑了,反正是来休息的.

不过,为什么开始让人觉得有点焦躁不安呢?难道在这里晒太阳发呆的日子还不够惬意吗?我问我自己,却还没有答案.

重新洗澡,然后给发痒的地方抹随身携带的红霉素软膏,感觉好多了.我倒了杯茶,坐在院子当中.又有批游客过来看房,我一边帮忙带他们去屋子,一边招呼太史地的大叔,他正从厨房里拿出早点,乐呵呵地出来迎接.

之后,大叔问我是否愿意和人一块儿租车去附近的拉市海?我说也好.

那个想搭伴同行的是个中年男人,很高也很白.一说话就知道是重庆人.他很善谈,虽然我一直对他所说的话不太感兴趣.他说他自驾游过很多地方,问北海我去过吗?蒙古草原我去过吗?啊?那九寨沟呢?

我笑说没有没有,我统统没有去过.

我想他当时一定希望我问一些诸如那里好玩吗之类的话,可惜我什么也没有说,只想趁着开车的时间打个盹.

太困了.

只到车腾地一刹,我揉了揉眼睛,前方是一片平滩,隐约见到蔚蓝的湖水,还有很多匹马.

来拉市海,主要还是要骑马.

虽然曾经也有很多次机会去骑马,我却从来没有真正跨上去骑过,所以对此我还蛮期待.

我记得有人还告诉我,别以为在马背上长大的孩子有多帅,他们大都有着罗圈腿;至于什么白马王子,专家们说,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有一匹马是纯白色,他们的皮毛大都搀杂着灰色或黑色,冲其量不过一灰马.

你要灰马王子吗?

我那朋友似乎很悲观,总之童话在他眼里,永远离现实很远,连做梦都最好都要保持清醒.

想到这些,突然觉得很好笑,就笑出声来.

那白高个儿愣了一下,以为我神志不清起来,就没敢跟我多搭话.只是和那几个牵马者谈价,我想反正有他谈,我就一个人奔到接近湖水的地方,大口呼吸新鲜空气.恩,离马匹远一点,空气比较新鲜,马粪其实也不少.

我没有选择豪华骑380元的那种,那种会带我们骑几乎一整天,从原始森林到江水源头,一路迤俪.没什么劲这么折腾,还是沿着湖泊漫步好了,骑马和散步一样,要看的是心情.

这样就便宜多了,60元一小时.白高个儿也很满意,因为他和那人讲价格的时候一直强调他在草原骑几个小时也没这里一个小时贵.

我骑的是一匹小黑,很乖,慢慢走,偶尔小跑,牵马人告诉我,要跟着马的节奏,腿要放松不紧张……是的,跟着节奏就一点儿也不怕了,感觉很统一,我喜欢小黑!

早上人还不是很多,我们沿着湖水而行,四周静悄悄地,我们骑到向日葵盛开的地方,由于日光不够强烈,它们都拉耸着脑袋.白高个跨着另一匹马几步冲到我前面,递过他的相机说:”快,PIN,帮我拍张照片,我已经调好了.”

喀嚓!

我将他定格在蓝天白云下,金黄色的向日葵那样耀眼和夺目.

“你要拍吗?”他问.

“谢谢,不用了.”我摇头说.

我大概不可能抓住所有美好的东西,所以静静地看着它们,也很安详.

来丽江,没有做任何准备,没有在网上自己查任何资料,只到去了机场才买了本<云南之旅>,结果迷迷糊糊地看错了登机闸口,坐在另一个门那里看书,直到听到广播里播报自己的名字,才气喘嘘虚地赶到.

心不在焉.

来了后,又陆续听到人们说:丽江有壁画,有纳西古乐,有满街满巷的披肩和银器,还有艳遇率极高的酒吧一条街……而对于这些,我似乎都也兴趣了了,我没有去观看那其实并不昂贵的演出,没有去买老婆婆手里的刺绣,甚至没有去吃一碗地道点的过桥米线或者买一只丽江粑粑.我慢慢发现,在这里,自己内心的核,会被一种软绵绵像云朵一样的东西包围住.

“那叫消磨意志!”中午,太史地的大叔跟我们一同吃饭时说道:”丽江这地方也挑人的,30岁以下的,在我这里住上超过一个月的,我一般叫他们趁早走,再不走,年轻人就不想干活了!”

“但,我看到有很多年轻人在这里开酒吧或者旅店.”我说.

“呵,刚毕业的小毛孩子有钱在这里开酒吧?还是在社会上磨练几年再说吧.至于那些纨绔子弟,不过过来拿把吉他找感觉,以为那感觉不错,就一直这么耗着.还有事业上失意的人,感情上受了伤害的人,来这里疗伤口……是,这里是好,你看城市里有这空气吗?”大叔感叹万千.

“是居家度晚年的好地方.”阿姨添上话:”像我们这样,两人都退休了,儿子帮忙找到这里为我们租下,生意不算好,也不算不好,想发个什么财是肯定不行的,这里生活宁静平淡,我是不想再去其他地方了.’

原来如此.

好多次,和朋友们谈论:”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没有结果.

因为单纯的车子房子难以衡量一个人确实的欲望,他们可能还渴望心灵上的满足,同伴的赞许或者还有属于某个团体的归属感.

下午,我又去探望霍,她惊讶地说:”怎么不去梅里啦?”

我看她,觉得她生活得很平和,听着点音乐,织点毛衣,偶尔上网讨论她的月月和观看美国热剧,刚刚还蒸了一大笼包子,阿其晚上带回来一只打酥油茶的工具和两个长满瓜子的向日葵.她兴奋地欢呼.他们先围着酥油茶的器具转悠,不知道该如何着手使用,一会儿又极富有创意地将向日葵面上抽掉一些瓜子,”雕琢”成各种人脸的样子,互相指着对方,说:”这个好像你笑的样子.”

他们很会生活.

“来之前,我觉得丽江应该是我最终想要的生活,虽然我从来没有来过,但听说得太多.”我跟霍说.”但现在又觉得不是.你觉得不奇怪吗?”

“呵呵,那是因为年龄吧,我在你的年龄,不会想要留下来.”她试图向我解释.

“那我明天就走吧.”我说.

离开丽江是在22日上午,因为头一天的机票买不到.我在太史地写了一整天关于在贵州支教的时候没有写完的文章,还给我所有知道地址的朋友们寄出了明信片,收了一堆丝巾,拿回去当礼物.

机场大巴载着满满一车的旅客摇摇晃晃地开起来了,他们跟我一样大包小包,一样披着如今看着顺眼,回到城市又觉突兀的鲜艳披肩.

大家都是凡夫俗子,离开丽江后,需要重返俗世,刀山火海,一路无悔.

 

 

 

 

2 thoughts on “丽江行之尾:理想生活

  1. 所以先贤说,大隐隐于市。

    小隐隐于丽江好了。哈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