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不慈善

小朱朱前天短信我,说她终于请到一周的假,可以去四川那一期的“红粉笔”当义工了!我回说:“好啊,你可以做红粉笔的义工皇后,这个位置等我有机会了再跟你争:)”

自贵州行之后,短短2个多月间,“红粉笔”团队又去了内蒙古、安徽、广西……主办方和来自全国各地的支教者,他们马不停蹄地奔走。红粉笔的脚步显得好急促。

由于天气逐渐变得寒冷,各地也阴雨连绵,对于每隔一周间隙就又上路的同一批主办方工作人员来说,多少显得有点狼狈。我的印象中,先是子林的口腔溃疡导致高烧,住院了,然后是领队强也感冒了。再是初夏(我一直从心底认为她是很漂亮的一笔,因她先是作为贵州行的一个志愿者参加了红粉笔,既而加入到主办系成为一名工作人员。)偶说身体不适。紧接着貌似很强壮的BENEN也在MSN上挂着一句“养病中……”

我知道精神的力量是强大的,否则,是什么支撑他们一路走了那么远?但我也看到其中的一些不和谐的符号:

2006年11月15日,我看到初夏在BLOG里写到:

这两个月来,好象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形形色色的人,种种不可思议的行为……层出不穷。

也许我不该期望值过高,每个人都只是平凡的人而已,即使他的职业是高尚的!
什么是道德?什么是责任?
这些词有正解吗?
或者其实人人都是严于律人、宽以待己吧。
心绪不宁的时候,一张张的看今年九月在开阳时的照片。
然后一点点的回忆那些场景那些情节。
真是一段最单纯的时光!
做志愿者,才有保持内心纯洁的机会!珍惜吧。

然后今天又看到BENEN在11月25日的时候针对组建平安希望小学的平安集团发的几句牢骚:

     三次的平安合作,让我感触颇深。我一直认为平安红粉笔合作是比较低调的做公益事业,实实在在,没有大张旗鼓的宣传、没有豪华的车队、没有频繁的接待和应酬,志愿者们的支教行为更加单纯。

     平安的公益事业方面的成绩是巨大的,影响力也是不容质疑。我们现在所在的广西梧洲龙华平安希望小学,据说曾经是梧洲市长为政绩而争取来的,这到没什么,关键是一个希望小学的名声为这所学校带来了不少源 源不断的资助,也使这些学校养成了伸手要东西习惯。

     从井冈山到梧洲,这些平安希望小学无不给红粉笔的志愿者们留下劣迹斑斑的痕迹。

     井冈山,堆子前平安希望小学,校长一再向我们提出要彩电的要求。

     凤凰,培民小学,校长把学校办成了教育公司,利用孩子们的家庭贫穷向社会各界要钱要物。

     梧洲,龙华平安希望小学,向支教老师们提出要二台电脑,一台台式,一台笔记本(原因是看到我们有几台笔记本)和把学校教室前的土路铺上水泥。
     平安集团成就了乡村教育事业,同时也养了一批厚颜无耻的教育败类。

我想,很多时候动机单纯,结果却不一定一尘不染。这些事实提醒我们的是:公益事业也是事业,和其他任何商业事业一样,如果想取得成功,必将需要高明的管理手段。我记得V告诉过我HK李嘉诚手下有一大批商界精英,专门为他打点慈善基金,他付给他们的薪水并不比付给那些帮他做房产的经理少。

自然,名人搞慈善事业的动机我们先且不去争论,只是,社会各界所捐助的资金,他们的来源,流向,运作,效果的衡量,被资助单位的实际受益等等等等,绝不比做个年度财政报表简单多少。而且,公益事业和其他商业事业又有那么一点儿不同,最明显的是:它的产出是无形的,更多的是精神层面上的东西.(对于慈善家,则是关乎他的名誉和声望,或者也有他的理想主义成分。)

这个时候,一味追求一些钱到底做了多少件事情的话,自己绝对会失望透顶。你说说这个社会有多少不平等?

慈善事业并不能充当救世主。从经济学角度来看:分配社会资源的有两个手,一个是无形的手—市场;另一个也没有什么形状—政府。曼昆说:许多公共政策(例如所得税和福利制度)的目标就是要实现更平等的经济福利分配,但公共政策又不是天使制定的,而是由极不完善的政治程序指定的..呵呵,那么好象慈善事业应该是第三只手了。写到这里好象有点走题,对于BENEN所说的事实,我的观点是:”平安集团本没有真正成就乡村教育事业,当然就会养出一批厚颜无耻的教育败类”这是必然结果。而对于慈善事业,最终慈善不慈善,还要靠好的管理。

一直认为实践是最好的开始,在一个单纯的信念下,红粉笔遇到的挫折越多,获得的经验就越多,如何做下去,怎样做下去,思路会更开阔。路都是走出来的,我仍然坚定地相信,它会越走越好。

注:曼昆,全名N.GREGORY MANKIW,是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他当学生时曾在普林斯顿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学习经济学.他的著作<经济学原理>(PRINCIPLES OF ECONOMICS)和<宏观经济学>(诺思出版公司)是美国非常畅销的教科书.张五常先生曾写过一篇<向曼昆致敬>写得蛮有趣。
  

6 thoughts on “慈善不慈善

  1. :razz:会的!亲爱的,我们在坚持,大家也在坚持!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包括这个社会,和所有人!

  2. 物极必反,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走到头,必然会有人开始反省,开始回头寻找一些失落的东西.何况是中华民族这样一个生命力顽强的民族:)

  3. 红粉笔给了我们一个机会   就象一个虔诚的人在寺庙里面烧了一拄香  ,烧香的可能心灵得到了净化.可是那些卖门票的和僧人呢?
    据说,2006年是中国佛教整顿年 ,据统计有多少个僧人已经娶妻生子等等
    还是不管那么多
    毕竟 我们还是很虔诚的烧了香

  4. 最终慈善不慈善,还要看管理。– 十分同意!!!
    那么,红粉笔是否应该考虑和那些慈善基金合作,或探讨,如何提高对慈善基金或形形色色的善款的管理水平?毕竟,红粉笔的参与者都是来自商界的人士。如果能摸索出,或借鉴香港慈善基金的好的管理模式,真正能将力用在刀刃上,那将能从根本上长远地为贫困地区教育作出贡献。

  5. 初来拜访,文章写的真不错,理性的文字和思考,向你学习,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加入到红粉笔中,让自己的人生多一些有意义的东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