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平凡的一周

跑步、二胡和麻雀声声

2006年10月23日 周一

我一直苦于找不到跑步的地方,去GYM的跑步机上跑不惯,一下来就觉得腿飘.

后来在桥口水厂附近觅到一个家装广场的地下车库,那车库修得大气,出口通向旧二桥的马路,平坦的路上还漆着白色的跑道,很多人对着跑道一旁的墙壁打网球,其中不乏中年女子.当日尚未降温,空气里带着点懒洋洋的温热,我一口气跑了半个钟头,任汗水自由地流淌.

一路上见到有三两老人拉着二胡应和,还有人架着肩膀唱红灯记.

之后几天里一直看到他们,只是换成了我不认识的曲子.

回家路上,要绕过几个家属区(宿舍楼的武汉说法),只听麻雀声声.

在武汉,最可怕的,还是听满街满巷的人谈论麻将:红中,赖子,杠—–杠上还开花.

全都是我听不懂的话语.我的水平仅限于知道胡七对,而且还不晓得是哪七对.

五芳斋

2006年10月24日 周二

天终于冻了下来,早上煮了六个速冻小汤圆,味道自然没有“五芳斋 ”的好。

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带我到五芳斋,去吃它出名的桂花馅汤圆。不过那会儿,这种黑色馅的汤圆因为其油光泛泛,还被称为“猪油”馅,虽然名字不雅,但味道实在好。我在香格里拉夏宫的中国花厅里,也没有吃到过那么甜而糯滑的感觉。

五芳斋如今也没落了,跟武汉其他小吃名店一样,不再单独出售自己原有的招牌小吃,而是面条、混沌、甚至盖碗饭和豆浆也一并摆上台面。至于汤圆,也卖。且仍然是纯手工的——每一粒上都印着人捏过的手印。

所以现在只是逛到大智路上就去买速冻的回来,心情好时,自己撮上几个,也圆得象话。

防空试鸣日

2006年10月25日 周三

坐在屋子里复习功课时候,忽然听到奇怪的鸣叫,酷似“救火龙”的声音。

响了三四声就停了,没有理睬。

但没过几分钟又响了起来,我只稍微抬了一下眼睛,心想干嘛呢?仍没有理睬?

晚上八点看武汉新闻,突报:今日我市上空进行防空试鸣两次……武汉确定“防空试鸣日”为 每年10月25日

天,若是真的防空警报,我的反应该不会还是这样平静吧。

对于这种奇怪的声响,印象里还有一次,那是我中考前一天全班同学在自习厅里进行最后的复习,突然听到一声巨响从远方传来,正因为那声响,打扰了教室里平静的气氛。于是有个女同学站出来说,明天之后我们大家就要分别了,大家互相拥抱一下送别吧!好像当时还是有人不好意思,最后只是女生和女生抱抱,男生也没和男生抱抱。

那天新闻里播报:“武汉长江大桥一公共汽车发生炸弹爆炸事件。”

巨响象征大事件,而渺小的我们只在细节上稍微一动。

另:
查了半天,武汉长江大桥爆炸事件应该发生在……“1998年2月14日,一辆公共汽车在武汉长江大桥上发生爆炸……”原来还是个情人节。

教科书是不同的人写的

2006年10月26日~10月27日 周四 和 周五

在复习《新闻采访写作》时,关于“如何写消息”这一章死也入不了脑。我尝试几次记忆,最终无果。垂头丧气之时,随手翻到“如何写通讯”这一章。没想到灵光一闪之际,几个小节已经了然于胸,我甚至合上书去背,翻过来看也八九不离十。

怪了。

再翻。

终于找到答案: 

第五章 消息的写作(上) 人民大学XX教授
第六章 消息的写作(下) 人民大学XX教授
第七章 通讯的写作(上) 武汉大学XX教授
……
原来还是老乡合胃口。

考试日

2006年10月28日 周六 

看到很多比我年纪还大的人都在考试……考完了,心情很好:)继续加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