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工”到自然成——也谈工行上市

上周五(10月27日),中国工商银行打破了首次公开上市(IPO)的世界纪录,在香港和上海共募集到资金191亿美元,其市值达到1315亿美元。工行在各大经济报刊上发布广告,上书:

“工”到自然成。

新浪财经网上,有一个关于工行上市的历程,我将此摘录如下:

      2005年4月18日,国务院正式批准工行改制方案;

  2005年4月21日晚,汇金公司向工行注资150亿美元;

  2005年5月,工行完成了2460亿元损失类资产的剥离工作;

  2005年6月27日,工行与华融、信达、东方、长城四家AMC分别签订了总额4590亿元可疑类贷款的转让协议;

  2005年7月13日,工行宣布完成财务重组计划;

  2006年1月27日,工行宣布引进战略投资者;

  2006年7月工行A+H同时上市方案获批;

  2006年7月18日,工行正式向香港联交所递交H股上市申请;

  工行于2006年10月27日挂牌上市。

让我好奇的是,2005年5月,工行是如何完成2460亿元损失类资产的剥离工作的?其前的坏帐金额又为多少?

工行上市第二天(10月28日),英国《泰晤士报》的一篇评论里提到“从1999年开始,中国政府就决定把坏帐从四大国有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和中国建设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剥离,将其转给国有资产管理公司处置……工行的资产负债在七年内完全改观:1.1万亿元人民币的坏帐被剥离,这相当于其放贷总额的1/3。在政府的帮助下,工行变得适于上市了。(原文见《参考消息》2006年10月30日第8版)

如按照上文中所提供的数据来看,工行的坏帐从1999年的1.1万亿降低到2005年的2460亿,仅六年间,政府帮其剥离的坏帐金额就高达8540亿万元。

其实,中国的几家国有商业银行,到底造成了多少不良资产?数据上一向有争议,至今是个迷。

英国《金融时报》称:官方统计显示,四大国有银行不良贷款占总资产比例为23%,约2万亿元人民币。但独立经济学家预测为约3.5万亿元。这样的数字表明,技术上讲,工农中建四大行都已破产。

而早在今年5月3日,国际上著名的四大会计师务所之一的安永的一份报告也捅了个大娄子——它的报告是在国际上公开发布的——报告称中国几家国有商业银行的不良资产总额高达9110亿美元。在这份研究报告中,安永称,中国在2002年的不良贷款仅为4800亿美元,但目前可能已经超过9000亿美元,高于中国目前外汇储备;并称,单是中国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恐达到3580亿美元。

这一数据是中国官方公布的数据两倍多。

如是来看,虽然我国的外汇储备目前已是世界第一,高达约9100多亿美元,但按安永报告所言,中国的超规模外汇储备仅仅够还债!外汇高储备也居然成了一件无可奈何的被动举措。(也有一说是外汇储备过高乃主要是央行大量买进“热钱”所致——投机人民币升值的国际热钱。)

若没有安永“多事”,我们还可以称自己“国力强大”,“国家的信用等级高”,然而在此数据面前,我们国力何在?信用又何在?

但是不久后,安永在巨大的压力下,“突然”承认是自己错误引用了“未经证实的资料” ,最终,该报告被迫撤回。

我们不妨还是来看看下面这些数据:

 1)1997年国家从四大行“剥离”出坏帐19700亿元;

 2)1999年国成立四家资产管理公司,再次“剥离”14000亿元;

 3)为了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工商银行改制上市,分别从各家银行剥离处理上万亿元;

 4)2005年底四大行总不良产14000亿元,其中农行仅报告不良资产6900亿元,(业内人士说,农行隐瞒了起码7000亿元!)

 5)城市信用社、农村信用社、投资公司、证券公司、保险公司乃至像新疆德龙一下损失几百亿元、湖北蓝田损失几十亿元的案子太多了……

其实,在数据不可能透明的情况下争论数据上的多少已经没有意义,关键是,坏帐既然已被承认是国有商业银行的巨大的“毒瘤”,如何进行金融体系改革,才是重中之重。

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中称:“选择有条件的国有商业银行实行股份制改造,加快处置不良资产,充实资本金,创造条件上市。”

很显然,政府想通过鼓励国有商业银行上市,来“处理”大量的不良资产。

此道可不可行,行不行的通?

我认为有必要听一听以下呼声
上市没用!民营化没用!当我们推上市、推民营化的时候,没有一点反对的声音是非常可怕的。通过上市、民营化等产权改革把银行做好的想法是对银行业的无知,不能病急乱投医。

—郎咸平

不良资产剥离一次可以,不能再剥,再剥离由谁来埋单?这始终是一个问题。二次剥离会让商业银行形成一个没有约束的机制———如果产生不良资产,反正最后都会剥离。

—吴晓求

大银行应履行一定的公共职能,不能把好的拿来,坏的就抛掉,必须保持大银行的存在,国有银行应整体上市;银行有大有小,但中国不能没有覆盖全国的“国家队”。

—李扬

银行改革是当前经济改革重中之重。改组成股份有限公司是国有银行改革必经之路。当前银行改革轻改组、重上市,采用剥离上市的手段,是舍本逐末的行为,是“圈钱”的行为。

—吴敬琏

不良资产和内部控制解决了,上市的问题就会很容易解决,而如果现在就一步跳到去上市,对四大国有商业银行未必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中国央行副行长李若谷

“内伤”未愈的工行终于成功上市,这将给其余国有商业银行将带来怎样的影响,工行也是否能如它所愿,“工”到渠成?

我不由在心里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3 thoughts on “是否“工”到自然成——也谈工行上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