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言两语

在旧版的“读书公园”BBS上找到.

八卦

我最八卦的一次,是到处跟人讲:

“你们知道吗?林青霞结婚之前,打电话找过秦汉!”

至今已然全部忘记到底此八卦出自哪里。

《滚滚红尘》里,

青霞哀怨道:“你怎么可以,把跟我说过的话,又跟别的女人说?”

却仍然爱着,挣脱不了他的手。

三毛是个明目张胆的“张迷“,却理解不了张爱的感情,《滚滚红尘》一剧,

惨遭失败。

烟飘云散,这两个我同样喜欢的女作家,都已不再人世。

也好,不用他人再八卦。

 

乒乒乓乓

西安曾经盛产摇滚,

比如张楚,比如何勇,再比如郑钧。

很古老了,那个年代,被人称为“魔岩”旗下的三杰。

《姐姐》,《钟鼓楼》,《灰姑娘》。

任其中的一首,是否曾打动过年轻时候的你。

我想说的是郑钧,和一个名字叫作乒乒乓乓的女孩子。

对,她是个女孩子,因为喜欢郑钧,而高考考去了西安,混迹于郑钧的个人网站上,不停地写关于郑钧的音乐感受。

我想,依然没有多少人认识她,包括郑钧本人。

关于这个女子,我不知自己想说点什么,我只是有点感动。

如此而已。

 

安娜马蹄莲娜

起先,我不喜欢的香港女艺人中,陈慧琳算一个。

出道时唱简单旋律的情歌,浓眉大眼,在一大批港产女星中扎堆,

无甚稀奇。

没想到会红。

陈在《安娜马蹄莲娜》里担任女主角,有句台词这样说的:

“因为一早知道会分手,所以在他甩掉自己之前,提前甩掉他。”

“那有什么区别?”有人跌笑。

“有区别,至少留有自尊。”

电影一开头,这个神经质的爱弹《安娜马蹄莲娜》钢琴曲的女人爱上同租楼的以写作为生的浪荡子,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飞蛾扑火。

之后决断地搬走钢琴和自己,提出分手。

很一般的城市爱情故事:

分分合合,合合又分分。

而陈演出的居然十分到位,无理取闹时,谨慎而敏感时,那双平日里无神的双目,窜出神彩。

好了好了,摒弃前嫌,从此爱上她演的戏,包括非常滥情的《小亲亲》和《薰衣草》。

红也不是没有理由,

她懂得怎么演戏,至少懂得演自己。

 

 

宠爱

上帝宠爱某些人,
把他们生的既漂亮又聪明。

 

马不停蹄的忧伤

如果忧伤,应该像黄舒骏唱的那样,

“我马不停蹄的忧伤……

向你奔去。”

薰衣草和迷迭香

那一阵子流行薰衣草,薰干的淡紫色叶子,藏在小小的玻璃瓶子里,满街满地的出售。人们似乎不懂,他们在兜售一种令人遗忘的香气。

而迷迭香,一个和薰衣草同样迷人优雅的名字:却代表着记忆和怀念。

在一种时候最最悲哀:

那便是,我已是你的薰衣草,而你却还是我的迷迭香……

所谓工作

此句出自于香港女作家亦舒:

“所谓工作,就是一忍再忍,忍无可忍之际……从头再忍。”

嬉笑中一丝黯然,文字中有纯粹的才女味道。喜欢。

那橄榄色的小雨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班里转来一个女生。

白白地皮肤,喜欢画画,非常斯文。

我和她同桌,上课时她用铅笔在练习本上写一句:

“那橄榄色的小雨。”

异常惊叹。

觉得自己就写不出来,十分沮丧。

十几年后,听说那女孩子在专科学校里修现代美术,

偶而也遇到她,还是白白地皮肤,出落的更加漂亮了。

有一次还问她:

还记不记得,那橄榄色的小雨?

她没有听清楚,问什么?

我答:没什么。

惊鸿一瞥,没有理由去刨根问底。

俗气了。

 

春天把我种下去

 

 阿周在地理课上对我说:

“ 春天把我种下去,到了秋天不就可以有一整棵树的阿周了吗?”

阿周在作文课上对我说:

“ 老师刚刚讲的说明文中的洗涤剂实在是质量差,你现在该知道,斑马是怎么来的了吧!“

”怎么来的?“我疑惑。

”牵一匹黑马出来,用洗涤剂给洗的呗!“

阿周把政治老师刚发下来的复习提纲给撕掉了。

”阿周!下周考试题目可都在里面!“我大叫!

”哦,我会找人家借的。“

他平静的说。

阿周圣诞节的时候扔掉了所有同学送给他的贺年片,白花花一地的纸。

”阿周!你在干嘛?!“我又大叫!

”哦,我会在下课后扫干净的。“

 

12月.云南.

雨天
走在青石板的小路上

穿上秋天的宽软毛衣
在烟蓝色的天空下

一个人流泪

待到晴朗的夜晚
坐在露天酒吧的椅子里
喝一口热过的啤酒

耳朵里
掠过时髦的音乐

闭上眼睛

休息

 

写于2004-6-3
 

2 thoughts on “三言两语

  1. Pingback: 当密码代替钥匙的时候 » 德国逃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