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逃兵

杜从德国逃回来,被我在MSN上逮了个正着.那天RING也在场,死也不相信她回来了,我只好告诉她,那我们聚会后将照片拿给她看!但我估计她还是会以为我们给她一张电脑合成过的……顽固的性格依旧.

早前做了一期“我们的故事”,追忆中学好时光,没有想到它有如魔咒,七个人一下子唤来五个。兴奋不已。

今天晚上聚会回来后第一时间上MSN给RING传照片。当然免不了她一堆“十万个为什么”式的盘问。

原话如下:

RING:许在做什么?

PIN:妇产科医生。

RING:毛豆呢?

PIN:绝望主妇。

RING:王呢?

PIN:假期补习班金牌数学教练。杜在申请博士中途溜回国,下个月再走。至于我,目前为无业游民。

颇令其满意。

杜这次回来一部分是因为找不到感兴趣的研究项目,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追星——老天,她爱厉娜!!!!听到这个消息我们几乎要晕过去。

昨天还参加了个什么粉丝团聚会,队长是个小女生,对大家招呼说,大学生站这边一排……她也混过去,也不嫌“老”。

月底还有个演唱会,她买VIP的票,说要占据前头的前头。

不愧是我们中学时代就培养成的“八卦王”。再怎么样,你也无法把她和一个攻读“分子生物”的家伙联系在一起。(两年前,她以武汉大学化学生身份成功申请到连许多生物专业的学生也没有申请到的留德名额,实在令人诧异。她说那是因为她在申请书的优势一栏里填着:与众不同的她能从化学的角度来看待生物学!而这次读博士的选题,她考虑了近一个月也没有头绪,说统统没有兴趣,她也递交了一份注明:“随便”什么科目的申请书。“老板[导师]说我那份申请书虽然令人“惊艳”,但胜算几率为零。”她于是就“逃”回来找灵感了!)

对,也是她,从前还告诉过我林青霞结婚前打电话给秦汉的八卦

不——是林青霞结婚前打电话给秦汉——然后在一条船上过了一夜……她摇头摆尾地纠正道。

杜一度是林的忠实影迷,曾有周末我们去她家,看到她抱着嵌在相框里林女的彩色照片呼呼大睡。当然,她还爱过一片骂声中许仙版的叶童、永远只用一个皱眉表情演戏的赵雅芝、以及她口中冰清玉洁的恭如妹妹——现在被之沦为没脑花瓶。

她惊讶地问:“我从前有那么八卦吗?”

只缘生在此山中,你现在还不是一样!

“如果不是在MSN上遇到你,你可是不准备联系我?”我问杜。

“不啊,我以为你不在武汉。RING说你大概月初要去福建。”她答道。

杜这次偷偷溜回来,事先都没有跟父母招呼,那天她搭的士回家,家门紧锁,愣了半天才想到奶奶住在楼上。去索钥匙。

“现在有点后怕,要是奶奶当时心脏病发作了怎么办?”她说。

可见当时见面的情形之惊险。

“我把行李放在家里,知道妈妈看到后会上楼来找我……之后果然。”

“果然把你妈手里的菜薹都给震掉了吧。”我揶揄。

“他们叫我打电话给我爸,我先不肯,再念叨,我才打,结果我爸超人先生般呼啸而至……还有个住在宜昌的姑姑,听说我回来,立即三刻买了当天回来的车票……真是不好意思。”她嘟念道。

可怜天下亲情。

那一刻,我想到当初辞职时,也是递交了辞职信后才打越洋电话给父母。

他们什么也不多问,只说,武汉冷了,回来注意加点衣服。大概,我们永远无法体会到父母的心,总是牵挂在儿女身上的赤诚,直到我们自己长大到永远不可能再娇纵的时候,又或许,大到自己也为人父母的时候。

造孽。

“除了厉娜,你的其余计划?”她们也开始问杜。

热腾腾的饭菜已经上来了,我把自己的一份牛腩饭分成几份给分发下去。

神秘结婚的毛豆说:“你什么时候嫁个老外,我们想抱抱混血儿!”

“哪里有那么容易?老外有什么好?”杜不以为然。

“这句话的重点在后边——是我们想抱抱混血儿!”我们异口同声道。

“……”

杜无语,交友不慎。

“在德国都不见有好男儿,交交男朋友什么的?”毛豆追问。

“没……”杜已经招架不住。

“什么没有——我看大概是刚刚甩掉一个研究机器人的男朋友,和一个叫ROSE的古生物学家交往吧?”我笑着瞎搀和。

 “什么什么?机器人男朋友?!”许兴奋道。

哈哈哈哈哈哈……

谈话一直就这么进行着,没有主题,上窜下跳,刚一确立主题就又离题万里。

但是,确实开心。

约定好下个礼拜二请假的请假调班的调班,一起去解放公园去汉口江滩去“禅石”酒吧去米乐星K歌去“轮渡”……当然,如果气温过低最后一项咱就免了,据说有人去附庸风雅地乘坐过,回来就两个字:吹……风……

想想我们几个那么久都没有见了,今天看到了,不过是搭上肩膀就坐下来,热切地一如既往。仿佛昨天我们才刚从学校附近的租书铺子里借完一整书包的漫画,今天过来还书,然后明天还要一起去上课……

赵咏华在《我们的故事》里是怎么唱的?

“谁说我们的故事留在年少;

你爱哭,她爱笑,都保存的那么好;

曾经我们都活得那么骄傲;

你固执,她怕老,谁和谁永远在争吵;

谁说女人的友情永远比男人单薄?

感谢天感谢地,让我在生命中看到最真实的微笑!”

 

 

 

 

 

 

 

 

One thought on “德国逃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