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想在禅石杀到天亮

2006年11月20日11点,如约,我们在解放公园门口集合。

2006年11月20日23点,真想在禅石杀到天亮。

一、我们长大了

周一的公园很安静,我们在一个塔园里闲逛。杜突然二丈和尚摸不到头脑地说:“我们长大了。”

“恩?”我应了一声。

“你看塔园里的这些塔,小孩子呢,一定贪玩爬上去了,而老人,只顾颤微微地抚摩塔身,怀想历史,一副凝思状……”杜添了一句。

“明白,所以我们可以说是‘长大了’,因为我们已对周遭的一切有些麻木。”我拿到正解。

又是一段语录,我跟她说我会回去记录下来。

 

二、必K之歌

各个城市崛起的连锁KTV中,“钱柜”的名字似乎是最响的。在武汉也不例外。

但王说,我们要去的是位于江汉路附近的“米乐星KTV”(MILO KTV)。因为其设施完备不逊于“钱柜”,音响效果又好——性价比更高。

我们都相信王的选择,她很早就懂得怎样用一块钱去做两块钱的事情。比如,中学时就开始计算10多元钱一杯的麦当劳咖啡,如果续一次杯的话,就相当于打了对折。再比如,知道该用什么技巧将仅限制为一盘的沙律堆得最高……

所以,当我们在MILO结帐的时候,就感到不一般的“物归所值”。

首先,我们仅仅选择“迷你包厢”,18元/小时,共唱了三个小时。

根据MILO的优惠法,K足2个钟头送1个钟头,18X2=36元。

但王有25元的代金券,那么还是得按照3小时算才划算。因为18X3-25=26。

呵呵,再便宜10块。

该点题了,发现不只一个朋友,去了KTV,必K的歌,是信乐团的《死了都要爱》和《离歌》。

炽热的爱,永远都不过时。

吼完很刺激:)

三、土匪的土匪鱼

饿了。

拐回世贸附近的小巷里,那里有好吃的土匪鱼。

王和许各站两间店的门口,同样是土匪鱼的招牌,同样是生意兴隆。

无所谓,钻进还有桌子的右边一家。

所谓的有桌子,也不过是由服务生带领着走进一条窄逼潮湿的胡同里,另一间民房显然是临时开出来不久,无装修,四面徒壁。但也仍然高朋满座。

老板匆忙从侧边清出的一张桌子——那是一个正在写作业的小孩子的“课桌”。

我们看着小孩抹抹鼻子将作业本忽进自己怀里,进了里屋,和一堆杂物站在一起。

我突然想起小时侯,夏天睡在家里杂货店的木头柜台上吹电风扇。

还是我那时比较幸福。

“土匪鱼为什么叫土匪鱼?”我问。

“因为土匪没有时间做鱼,砍了鱼头就扔在那里放了孜然煮,等“土匪”完了就回来吃‘土匪鱼。”王显然是在瞎扯。

不过,这道的特色的确是鱼头加浓重的孜然味。超大一盘,15块。颇合我们口味。

其余每一道菜也都15块以下的居多。

五人拼完清烩莴苣、家常豆腐、珍珠椰果“找茶”、“婆婆卤”海带香肠激辣藕片……统共花了不足100块。

最后我们总结道:在武汉,做吃的生意不必太讲究吃东西的场所优不优雅,武汉人不买“优雅”的帐,他们最讲究的是怎么“实惠”怎么吃,味道既不能太差,价格也“该应”要便宜到离谱。

四、真想在禅石杀到天亮

去禅石杀人是我的主意。

因为只有五个人,所以天一黑,法官去了一个,提刀杀人的也只能有一个。还剩下三个人互相怀疑。

呵呵,发现许是个搅局的,无论是杀手还是不是,均表现的暧昧。后果是,在难度如此之低的情况下,次次都被冤死。

我的战绩是一胜一败。平。

杜创新出“杀气”分析法,实在另类。

而王,做了一晚上的平民分析家,冷静得理所当然。

毛豆则老谋深算,好一个杀手的料——她可是第一次玩——所以一开始拼命地问:“这个游戏为什么没有故事情节。”

果然是高手的要求。

 ……

2006年11月20日23点,毛豆老公开车来接人,我们AA结帐时,这间貌似会所水准的酒吧里的(好饶口)女服务员差点喷血,我更是拿出毛票子一张张地数——逗她玩。

如果可以,真想和她们在禅石杀到天亮!迎接我生日的曙光:)

 

PS:PIN自从在从贵阳学会杀人游戏以来,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个“没有任何仇恨”的游戏。JUST GAME:)

而禅石,则是汉口江滩的一间大大的轻吧。它的特色我目前只发现了三点:

1.第一次来的人看到那石头墙壁上9个灯窟窿时不知道如何开门的疑惑;

2.第一次进卫生间发现主人利用了我们的惯性思维;

3.如果你去二楼进餐,服务员给每个人派的杯子,形状不一,而且大概你下一次来的时候,拿的杯子又换了模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