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前夕

关于“清明”两字的来历,《岁时百问》说:“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故谓之清明。”

公司内部邮件称,清明节放假一天,老板也订好30号回台湾的票,说是要赶在清明前夕去给祖先扫扫墓。

“台湾很多还是土葬哦,有棺材的。”他告诉我说。

“是吗?大陆大都是墓园了,一方一块,政府规划。”我很是惊讶。

2月7日DR L祭日当天我去扫过墓,18号收拾妥当,19号出发来深圳。这段时间差不多每隔两周回一次武汉看娃,其中一个周末没买上票,母亲问票还这么紧张?我答大约是因为清明。

上周末终于回去,周六早8点抵达家门,迫不及待入屋内看娃,她已醒来,睁开大眼一见着我,立刻给出弯弯的笑,那笑真是可以融化整个宇宙……我抱她起床,穿衣,换尿片,她搂着我咯咯地笑,我看着镜子里她靠在我肩上,腿已经伸到我腰下了,啊,娃娃又长个子了!

喂她吃过面条,同她玩耍一阵,又削了个苹果刮果泥给她吃,11:00左右就又开始揉眼睛,蹭我的额头,我知道,娃累了,又要小憩了,趁这个时间,我将娃交给母亲,匆匆赶向武昌墓园。

上次扫墓我烧了百余元的纸钱,同去的小梁笑问我也信这个?我说,每次我都没有烧,只是因为觉得他不拘小节,但如若真有个阴间,还不急煞他?所以一并烧了吧,不仅要有一元百元千亿元,还要有2层洋房和几个佣人……啊,听说现在还有烧iPhone的,真是与时俱进,不知阎王老爷是否早用上4S了?

此次去,小梁仍然也约好前往,真真感谢他,否则我一人去,又不免是凄凄惨惨戚戚。同他一起,可以聊聊DR L的乐观豁达,好像就可以让自己,也沾染上那些洒脱气。

小梁是我和DR L在外贸课堂的最后一批报关员学员之一,之前一直在北京从事物流行业,后来因废钢进口业务想立项目,刚好他能间接联系上沙钢,逐成为同事。小梁对DR L信任至极,以致多年漂泊后安家武汉,他妻子温柔可人,我怀孕、生孩子期间他们来看过我很多次。

由于墓区也在迎接扫墓高峰,故将一只只鼎放在空旷的园区外,烧纸烧香都在鼎里,不准带入墓园。

还是买了一束白菊和一根红绸,献上花,合上掌,将红绸仔细地系在墓碑上,没有默念让他保佑任何人,脑海里空荡无云,他且安心走吧,我能照顾好自己,也将照顾好娃。

最近念叨一句诗:“故园断肠处,日夜柳条新。”古人尚且有此心境,今人何不为之?

 

5 thoughts on “清明前夕

  1. 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明净,故谓清明,年年此时万物生长,清洁明净复清洁明净,人间有此恒常。

  2. @LINNS: 有时觉得时间真是残酷的东西,虽然它的好处也如此明显,万物生生不息,个体也不断腐朽老去。我第一年的时候老想着什么时候可以自然死去——因为突然死亡明显不太可能,自杀我又不敢,又不能(内疚于孩子)。可是绝望终究过去,希望渐渐回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