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了逛大芬油画村

今天一早睡了个懒觉,中午伏案太久脖子痛,下午想出去逛逛,于是就去了附近的大芬油画村。

介绍上说:“1989年,一个名叫黄江的香港画商来到大芬,租用民房招募学生和画工进行油画的创作、临摹,然后收集和批量转销(大都是销往国外),由此将油画这种特殊的产业带进了大芬村。”

我步行大约20分钟就到了那里,Celia说过,村子里有一广场,广场有一座大芬美术馆,说是深圳最大的美术馆。 村子不大,我居然没费多时就找到目的地,村里面还挺热闹——虽说是村子,事实上看上去有些像杂货市场。每个店铺都堆满各式各样的油画,是堆,不是摆,几乎重重叠叠地堆着,也有貌似画家模样的胡须老人在狭窄的店门口依着阳光斜斜地拿着油画棒斑斑点点地勾画,还有隐藏在暗处的,穿着旗袍(真是奇怪啊,这家老板娘真是穿着翠绿色的旗袍)的胖胖的老板娘,笑盈盈地托着腮望着门外。偶有听见叫卖声,大多店铺门口都用大红字书写着”画框、装裱、油画批发“。再晃进一家稍微宽敞点的店铺,里面坐着个白袍马尾男,在翻本画册,他的画挺安静的,以展现遥远的道路和海岸线为主,一只站立式电风扇在转,旁边还竖着个跟电扇一样高的牌子,上书:”大芬同行,抄袭可耻!“

武汉有一个类似的地段,叫黎黄陂路,那段路很窄,两边均匀地开着小画廊,狭长的店铺里挂着各式各样的装饰油画、临摹油画。我当时就以为潇潇想开这样的画廊,结果被她”鄙视“了,她要开的,当然是潇洒得多的画廊,存放一种叫做艺术且更值钱的东西。

不论是眼前的这个油画村,还是黎黄陂路上的画廊一条街,都与”廉价批发“这四个字牢牢地挂上了勾,Celia还说过,艺术类学生如果想做兼职,也是会批量拿回去一些临摹的工作,对着一些”指示“,绿色上多少,黄色添加多少,红少点,灰多点,斑斑驳驳出流水线上的油画。”熟手也是能赚钱的哦!“Celia对我说道。我说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看嘛?我不做这种事哦,手画断了也没几个钱吧?

走到大芬美术馆的面前,已经五点半了,玻璃门上了锁,大概闭馆时间是五点吧,我心想。广场上都是奔跑的孩童,站立的家长,还有逛累油画村过来长凳上休息的疲惫人群。

我大踏步走到美术馆的二层,吹风,看下面的风景,下面的一个穿深绿色制服的保安探头探脑地瞧了瞧我,觉得这女的大概没什么作案动机也就走开了。我留意到漂亮大方的美术馆反光玻璃墙上连贴着三张A4复印纸,上写“禁止攀爬!”

我啊,这一路上的各类”标语“都看饱了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