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教日(4)

上课前,我居然收到孩子们的礼物—— 一只带泥巴的小地瓜,一只沙梨,还有一个孩子举着皱巴巴的一块钱,硬要塞在我怀里。我连忙把头摇得似波浪鼓,说:“老师是不可以收你钱的,快放进自己口袋里去!”她吐吐舌头,缩回手去,躲到其他孩子的背后。

孩子们就是这样,你对他们微笑,他们也对你微笑,你对他们好,他们就对你更好,他们比成人,更善于表达自己的喜爱。

那节课为配合教师节的联欢,我决定教他们唱歌和跳舞,排一个节目。孩子们中知道有“教师节”的过半,但知道是哪一天的却一个也没有。我转身在黑板上写上9月10日,说,这个日子是为感谢教师的一个节日,今年已经是第22个教师节了。

至于排的节目具体要唱什么,倒是先去听了听他们会唱些什么。

平常,他们的音乐课都由其他老师代上,由于缺乏专业老师,大多数时候,音乐课不过是改成了自习。三年级的孩子了,能唱的歌曲寥寥无几。能齐声唱出口的,则是一首歌颂妈妈的山歌。

我灵机一动,建议保留歌曲的曲调,然后改编歌词。

那歌儿开头的原词是:

倚在你的怀里

听着你的歌儿

孩子们改的是:

坐在你的教室

听着你的课啊

恩,真不错,除了字数一致外,还能保持意思相当。

我一下子有了信心,趁热打铁,大半节课下来,歌曲就被改好了,而我只对此稍稍做了一点改动。孩子们还为歌曲取了个名字,叫做《老师,我爱你》:

坐在明亮的教室

听着你的课啊

还没有听够课啊

课就下了啊

牵着你的手

风雨不害怕

听着你讲的故事啊

诚实勇敢啊

(重复)

老师我爱你

老师我爱你

祝福亲爱的老师,教师节快乐。

我不太清楚他们是如何知道“我爱你”这三个字的,朗读时全无我想象中的羞涩。

是我低估了他们的智慧,以为山里的孩子们接触外界少,接受能力上会稍微迟缓一些,但几节课下来,自己准备的东西,很快就被吸收走,也总是让我将下节课的内容补充进来。他们的聪明机智,远远超出我想象。

原来,孩子们都是一样的,无论他们生活在哪里,好奇,求知欲强是天性,如此活泼,也如此可爱。

我竖起大拇指不停地夸奖他们,他们也雀跃不已。歌曲在下课前唱得七七八八,下课了还有人哼.

午饭我们在学校的食堂吃,学校安排的是农家菜,玉米,南瓜还有豆腐干蔬菜,好不丰盛.

我匆匆吃完饭,走出去,想上楼再看看教案.一群学生挤在门口,捧着饭盒边吃边跟我说老师好.也见一些孩子们嘴里津津有味地咬着红色辣椒油滴满手的小塑料袋,啃着里面的辣豆腐干.

正欲细问,碰到刘队冲我走来.

"你早上收了孩子们的礼物?"他问.

"是啊."我答.

"地瓜和梨?"他问.

"是啊,小地瓜和小沙梨."我答.

"你知道那地瓜是什么?"他又问.

"是什么?"我有点蒙了。

"我刚才见一个孩子,中午只吃地瓜当午饭!"

有那么几秒钟,我木在那里,不知说什么才好。回头我悄悄地问了几个孩子,你们吃过午饭了吗?他们一笑一闪,回答说没有吃。

细了解下来得知,不仅是我们班,其余班里也有相同的情况,有的孩子虽然有米饭吃,作饭的却是一层红色的辣椒粉末或是几条辣萝卜,伙食最好的孩子,就是闷土豆了。

这里的孩子普遍发育不良,个头较为矮小,不吃足三餐,应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为什么不吃?”我问。

“不想吃——”孩子们答。

“不饿吗?”我问。

“不——饿。”孩子们答。

怎么会不饿?我心酸。

夜晚的会谈上,志愿者们纷纷提到这个问题,大家突然感到沉重,如果一个孩子饭且不饱,你拿什么去鼓励他们的精神世界?

然而,我想到第一日在学校参观时,教学楼一层招贴的1~6年级的学杂费一览表,刨去由政府负担的学费,学生们要交纳的只有本张的费用,大约在5~15元左右。

你看,连你我都可负担得起一个孩子读完整个义务教育。但那又能怎样?你恐怕供不起他们一辈子,甚至供不了他们读大学。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提出的是精神扶贫而非物质捐助。”林曾这么对我说:“虽然我们每次都有诸如捐赠书籍和文具或是各类财物的行为,但这些远远比支教本身来得低调。”

“我们最好能向学校老师多了解些情况再做结论”,强总结道。

也是,这世界一向艰难与矛盾。我们不能因为这件事情而打乱整个支教的进程,虽然我们遗憾地看到米饭和梦想在斗争,但我们还是得继续播种理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