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锥炎广告

头儿说要将那档午间节目做得有深度,不浮夸,不低龄化……头儿的要求不错,但实施起来有点麻烦,其中最麻烦的是那些要求插播并且不得不播的肩锥炎广告和肾虚广告。头儿还叫几个绝对播音级的播音员念了三天的稿子。我在家审听了节目,感觉怪极了。十年前的播诵方式,一男一女高声呵斥,此起彼伏,最后以回音结束。

让人想起:“生——活——百——花——园”之类的广播节目。

彻底的中波姿态,一不小心,还以为时光倒流。

看来还是观点不同。

周一要和她碰头谈谈春节的特别策划,预计做一个“访问30种不同职业的武汉市民”的节目,有点像特克尔的《工作》。有提案交上去,怕又被打——很明显,前三天的元旦特辑,头儿并没有采用我的稿子。

年底人事动荡,原本安排好的给我的两个节目,目前又进入商榷阶段。

世事难料,前途竟又未卜。

烦恼。

2 thoughts on “肩锥炎广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