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童

童童不愿意去跳舞。上了三年的舞蹈课,已经停了三周了。

每当周五要去跳舞的时候。童童和她的妈妈汪就焦虑。童童会对着妈妈不停地流泪。她说她害怕那个老师,跳舞太累,太苦了。汪感到,她应该停止让女儿再去上课。但家里的人反对,她老公说:”你以后一定会后悔的,童童自己也会后悔的。“

汪说:“我是希望童童走专业路线吗?我是希望她考试的时候得到艺术特长分吗?都不是。我只是希望她体态更好一点,以后更美一点。美一点真的很重要吗?有那么重要吗?我对自己说,是的,很重要!”

我问她:“孩子的情绪重要吗?孩子的感受重要吗?”她说:“我就是觉得我再也受不了看着童童对着我哭了。我的内心告诉我说,我不能再逼迫她继续跳舞了。但另外一个声音一直在说,为什么不让她坚持下去?学了三年就放弃了,太可惜了!我是不是应该推她一把?我快被这两种念头给逼疯了!”

她抱怨今年开始生意不好。每个月支出给工人的工钱都有2万多,她却在去年年底订了一套房子,花了五万八的茶水费。弟弟家也订了一套。“我和我弟弟家都已经支出了大约12万块,但是生意却不好了。我老公的销售业绩也已经连续两个月没有达标了。这对他年底的考评会有很大的影响。我感觉经济压力太大了。” 我摸摸她肩膀。我晓得经济压力牵连诸多,这种情况下苛求她关注孩子的情绪,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汪说:“我很内疚。自有了二宝之后,对待童童,就没有以前那么耐心。花了太多太多的时间在小宝身上。我说:”停止内疚吧,多关心你自己。你不可能长久地忍受自己责备自己。这种情绪会发酵,继而转成对待内疚的对象时尤其挑剔和不满。是因为女儿害得我自责。我女儿怎么不能更乖一点,更体谅我一点?我讨厌你!”

讲话中途她接了好几个业务电话,电话里她干练、周到,一副生意人的口吻。

“我还有一个客户赶去见面,先走了!我知道来你这里是对的,我现在彻底不纠结要不要让童童去上舞蹈课了!咱不去了!”

记录于2018年4月19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