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教日(6)

出发去贵阳前,负责各个年级的志愿者和任课老师从班里挑选了两名同学去参加城里的“读书活动”。活动的发起者之一是贵阳市SSF书店的其中一个股东高,界时,高将邀请媒体朋友在她的书店举行一个小小的座谈。此次她捐书千册,连同初夏(志愿者之一)捐出的1000余册,共同建立了该小学的以高的书店名SSF为名的图书馆。

在为图书分类的时候,我们不禁为现在精美而齐全的少儿图书而感叹——百科全书,恐龙大全,历史小故事,科技时光,美术探险……那一整套带插图彩页的《安徒生童话》,是否就曾经是你梦寐以求的童话?

我兴奋地分着书,不停地念叨:“孩子们看到这些,一定会疯的!”

然而当天的贵阳之行,却与“读书活动”这个字眼,几乎一点儿关系也没有。跟着我的是三年级的刘丹鳞和陈丽,座谈时不停地抱怨,老师,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去动物园啊?

此前,我们刚刚从德克士的炸鸡店里出来,和米老鼠哥哥说再见。

安排中还要去动物园,这让两个孩子坐立不安,吵着要去看猴子。我突然想起,贵阳的黔灵公园,以不关在笼子里而供参观的猴子最为出名。

“你们去过动物园吗?”我问。

“没有!动物园里有猴子吗?”她们齐声问我。

“有的,有的,还有狮子老虎大象孔雀呢!”我拍拍胸脯对她们说。

“太好了太好了,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她们煞有介事地看一看我的手表。

“开完了会就去!”我抬头去看台上的主持人。

座谈气氛刚开头还算活跃,各个志愿者班里的小孩子,纷纷站在台前表演了他们为教师节准备的节目,如学前班的孩子唱了一支〈小星星〉,而四年级的孩子开口就来:“HELLO,EVERBODY,I’M……”。只到一个高年级的男孩子说他在这几天和我们的相处中学到了丰富的知识,还懂得了如何对对子时,我的心突然紧张起来,他用主办方此行的标语作为头联,写了个后联。很多人笑了,也许是出于赞叹,也许是出于别的什么。

只有我们自己心里知道,这些孩子们并没有预先做任何彩排,他们的表演也好,话也好,全是临场的表现,但最后一个男孩子的说法,却给人一种做作的感觉。我一时想不到这感觉来自哪里,又是从何而来。

紧接着,老旷冲上去讲了几句:

“下面鼓掌的各位,你们真的认为他们唱得好吗?说得好吗?其实这些在城里的孩子们那里,根本什么都不算!你们看到他们的个头儿了吗?你们猜得出这个孩子有多大吗?他有九岁,九岁知道吗?你的孩子在九岁时,大概要比他高一个头吧!”

老旷有点哽咽。

志愿者们彼此看着对方,有点诧异,为什么老旷要在这个时候重提这样一个议题。

他说了,说了这些孩子不吃中饭,辣椒粉咽饭,还说了他们中有一些,每天要走三个多小时的路程才能到学校上课。

“还有这个孩子。”他拉着一个男孩子的手,说:“出发前,校长叫他们来城里前洗个澡还要换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这件旧的牛仔服,就是这个孩子最漂亮的衣服。他还去把头发理了,他的头发一向都是他爷爷亲手理的……这一次也是……我说完了……”

座谈会一下子变得很尴尬,然后,有一个城里的小姑娘站在台上,对着麦克风念道:“写给山区里农村伙伴的一封信……”

我意识到,这是由SSF或者某电视台安排的环节。小姑娘声情并茂地朗读着,她的嗓音甜美,仪态得体,读完后,还双手将信转交给坐在下面的一个孩子。我回头看,突然见到几个高年级的女孩在哭。她们后来说,听到她用她城市里优越的环境来对比她们回家干农活的场景时,心里觉得很难受。

最后,主持人又问了个与此次活动相关的问题,由强来回答。强仍然强调了一下主办方“精神扶贫”的要义,干脆简洁地结束了会谈。

SSF书店会后才发现忘了发文具,工作人员急匆匆地发放,有几个孩子抢起来,有老师喊:“别抢,每一个同学都有,接了文具要跟叔叔说谢谢哦!”

这时,刘丹鳞悄悄拉我的手,我低下头问怎么了?

她说:“我要上厕所了!憋了好久了!”

在等孩子们排队上厕所时,我看了看四周这个金碧辉煌的书店,三层:有阅读场地,还有茶和咖啡。白炽灯明晃晃地亮着,照耀着书架上色彩纷呈的书籍。

然后,那种怪异的感觉又来了,我方才了解:这就是城市和乡村的差异,几个钟头前还是梯田,山野,几个钟头之后就是高楼大厦。由于太鲜明地碰撞在一起,令人感到不适。前一秒你还为此行让孩子们领略过“现代城市的教学”而沾沾自喜,后一秒却又被眼前的差距打击到谷地。

之前也常常听刘队说他家的女儿比刘丹鳞和陈丽小,但个头却高出好多,那时候也许对这个年龄的孩子该有多高没有概念,所以并没有太在意,而就在刚刚,那个念信的小姑娘,高挑白皙,就真的足足比我身边的两个高出许多。

还有三个月才满九岁的她,已经会写流畅通顺的信,周末去参加新东方,作文比赛拿过奖……这些对于丹丹和丽丽来讲,是多么遥远而陌生。

“老师,我厕所上完了,我们什么时候去动物园?”陈丽先跑出来抓我的手。

“就去了,不过,我们先要去附近看看贵州师范大学!”

“什么是大学?”她似乎兴趣索然。

“大学啊,就是你长大了后要去学习更多知识更多本领的地方!”我底气不足地回答道。

“啊~那我们还去不去动物园啊?”刘丹鳞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溜过来。

“去啊,去过了大学就去!”我说。

“那我们就快点去大学吧!”她们异口同声道,眼睛里充满着期盼。

 

 

 

 

 

3 thoughts on “支教日(6)

  1. 那天在餐厅,我最强烈的感受是一眼可以看得出哪些是我们的孩子,哪些是城里的孩子。
    然后我就走了:neutral:

  2. 我为什么要说那些话?可以到我的博客里面找到答案。谢谢你的记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