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天记20191028~1108

思思:

数学

上周五到周日没有上数学课,周一上了一次,周二没上,周三、周四上了一次数学课。周五没有上。

内容是回顾9月底布置给她的习题,做题时她遇到不会的题就来找我,我想了个办法不让她总找我,我说:“你只做你最有把握的。一切有疑虑的,不会做的,就空着好了。”

这样做了大概两周,我让她停下来,我花了两天晚上去看她做的那些题。果然,大多数情况下,只要是她做的,就是对的。没做的,是一些她看不懂的题目,多数是文字较长较复杂的应用题和判断题。做错的,是她理解错误的部分。

跟她一起看这些题时,我让她念出题,问她每一句她明不明白,确认每一句的意思后,她就能做出来了。

到了准备讲解测量那一节,我们刚好在做手工娃娃屋,我发现里面有很多需要测量的步骤,便交给思思去量去剪,她问:“26mm怎么量?“我就直接告诉她:“直尺上的两厘米看到了吗?再加六毫米。” 她剪了好几轮,就自己会量会剪了。我认为测量这一节不用单独讲了,过一阵子她再做这些题,迎刃而解吧。

语文

去商场,思思想做蛋糕,可那家烘培店已经关了。爸爸陪天天在沙池里玩的时候,思思和我坐在对面的喂鱼的大鱼缸旁休息。我说不如上语文课吧,她勉为其难地说好吧。

我:“今天讲讲如何描写一样动物,就来说说这条鱼吧。”

思思:“我不知道怎么写。”

我:“如果画,你怎么画这条鱼?”

思思:“先画身体……”

我:“它是什么形状……”

思思:“嗯,很难说是个什么形状。”

我:“那它头部是什么形状?它大概多长?胖还是瘦?什么颜色?”

思思:“头……比较像三角形吧,有一分米哦哦,不对,两分米长?胖胖的吧,还扁扁的,颜色,底色是白色的,红色的点点。”

回家后她说她不记得我们讨论的具体说法了,我说:“那你就不管我们讨论的,你自己想怎么写怎么写吧。”

次日,我感冒了,吃午饭的时候我蔫蔫地,撑着下巴。她说:“我知道你的感觉,我生病的时候身上软软的,像一朵云,到处飘呀飘,口里又没味,好苦,吃什么都没味。就想躺着。” 我一精神,说:“哎呀,你说得好好呀,写下来吧,就当今天的语文作业了。”

她说:“是吗?那我写下来吧。”

我问:“你不会觉得妈妈好烦吧,以后都不敢讲话了,免得妈妈要我写下来。”

她摇头摸摸我说:“不会啦!”

preview

11月5日夜晚,我们去看了音乐剧《玛蒂尔达》,我给了她传单和票根,让她记录一下,当上语文课了。

preview

英语:

绘本app,从每天要读五、六本A~C级别的,到现在每天只读一本A级别的。A级别的绘本都是同一个句式,读得越来越熟练了。

看《玛蒂尔达》的时候,她听到“Sometimes”时兴奋了一下,这个也是她爱看的Pickle猫(培生儿童英语第一级别里的一个关于猫的系列读本)里那句话里出现过两次的词:“Sometimes she was a good little kitten, sometimes she was not so good.”。提一句,这句话思思能很溜地说出来。

钢琴:

阮老师微信我说:“今天(思思)跟我说虽然越来越难,但是越来越好听了。弹会之后又补了一句‘其实也不是很难,熟了还挺简单的’”。

我:“能这样跟你聊一聊太好了!”

阮:“希望她可以享受钢琴带来的旋律,这样她的钢琴学习过程就会很轻松和开心。成绩不是最终目的,而是过程带来的美好,我也喜欢她可以和我无话不谈,不仅仅是钢琴上的。”

画画:

最近她热衷画一些与吃的和游戏相关的小画。

preview

preview

preview

11月2日,大仁艺术组织了植物园的写生。

preview

写生后,思思和小伙伴茜茜一起在“自然集市”里逛。排队扔苍耳时,前面一个男孩突然回头抱怨:“是谁扔到我头上?” 茜茜反应很快,立马指着思思说:“不是我!是她!!”

思思愣在原处,男孩白了她一眼。思思委屈极了,我抱住她,问:“你扔的?”

思思含泪说:“不是,我扔到地上了,你瞧。”

我跟茜茜说:“哦,不是思思扔的,你说错了。”

茜茜夸张地说:“哦!对不起呀,思思,是我错怪你了!”

思思说了句:“没关系。”就又被她拉跑了。

茜茜大声嚷:“思思,我们要把所有的摊位都看一遍,再选出自己最喜欢的一个,好不好?”

思思没吭声。

她们俩还一起画了个脸。这让我非常吃惊,因为思思以前表示过不愿意画,她选择了个猫脸,茜茜选了个熊猫脸。赵大仁见着茜茜开玩笑道:“我知道你画的是什么!是斑马!”

茜茜很生气。她有点后悔选了个熊猫脸,觉得丑。

烹饪:

思思看了好多烹饪视频,喜欢的菜谱反复看很多遍。她不停地跟我说蛋包饭、寿司、椰汁糯米芒果饭、牛排汉堡……我知道她嘴馋了,悄悄买了食材,凑齐食材了就给她做。

她自己能做的,就让她自己做,自己单独完成不了的,我就跟她一起做。

天天:

跟姐姐去体能中心染上了感冒,鼻涕很多,夜晚睡觉容易惊醒,没有吃药,四天左右就痊愈了。前阵子老打嗝,早上一起床的那段时间,恨不得每一分每一秒都打,弄得我很焦虑。后来跟D说了一下,他说没事吧,就是吃的食物太多淀粉了。我继而焦虑地买苹果和他愿意吃的蔬菜,恨不得一口让他吃得肠胃功能健全。后来发现我的焦虑影响他,就渐渐放下了。这一感冒,似乎他注意力全集中在如何处理多出来的鼻涕了,就不怎么打嗝了。D说:“大概就是那一阵子吧。”

打游戏Earn to die2,一辆车要从城市废墟穿过一堆僵尸。他的关注点在车上,每跑一轮就会得积分,积分可以换车的装备,积分的数额随着跑的次数递增,有时会增加到千位,他说:”这个要一千分!” D叹道,思思一年级的时候百位数还不太认识呢。我想,这阵子的数学课就靠Earn to die2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