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梦20200107

我blog里有一个集子,记录了我做过的一些梦。我梦的数量远远超过这个集子,不是因为醒来后我不记得那些梦了,而是记录起来太辛苦了——我太爱做梦了。

如果白天感到压力,我往往会做两种类型的梦:一种是考试梦,尤其是考数学;另一种是上课梦,学生们用充满嘲弄的眼神看着在讲台上频频出错的我。

昨晚上我做了考试梦,有一阵未出现在我梦境里的汪老师(小学数学老师)再次登场。我先是在家里磨蹭,发现已经到了十点,惊得一身汗。有人告诉我数学考试是十点半开始,我才安心下来,因为我的小学就在我家那单元的对面。我翻数学书,都是我教思思的内容,我觉得还好,我能应付,就出发了。到了考场,我碰到很多小学同学,他们都还是小学时的模样,那个当年我挺喜欢的小男孩正在教室聒噪,仿佛要引起我的注意。一个女同学嘟着嘴跟我抱怨:“他打我!” 我看看她的脸,额头上果然有两道细微的血丝,可能是被抓的。我搂住她,像搂住思思一样。我突然就明白了,很多年前,这个让人讨厌,举止做作的女同学实际上是缺人疼爱。汪老师来了,他带来试卷,好厚一叠,我一层一层地翻,发现都是练习题而非考卷。有人问,试卷在哪里?他反问:“考试不知道试卷在哪里?” 并指了指我手边的一个透明塑料袋,我一喜,赶紧先小心翼翼地写名字,我歪歪扭扭地,写的却是思思的名字。打开塑料袋,里面是手工材料,大家哈哈大笑,原来没有试卷啊!汪老师说:“叫你们别出声,今天只讲题,不考试!”大家欢呼。

离开学校,外面淅淅沥沥正下着雨,我带一个同学去买衣服,那条街是我梦里常出现的一条并不存在的街。最靠外的门面很冷清,老板娘很热情地说:“都可以试的,看这条牛仔裤怎么样?”我拉我的同学往里面走,梦里我不知道在里面那家更便宜的店里买过多少衣服了,很热心地指点她不要在外面这家买。她随我进到室内,熟悉的格局变了,里面改造成了一家大型连锁理发店。“都是Tonny老师了啊!以前前面是个优衣库。”我感叹。

闹钟响了,我醒来了,梦结束了。

思思的小学今天期末考试,我今天要去政务中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