捏了一只小麋鹿

preview

今年夏天我买了很多超轻泥,还买了好多本“七号人”的超轻泥教程。我有个想法,就是想看能不能用超轻泥实现雕塑的效果。这个想法一直只停留在想法上,并没有付诸行动。我有很多理由不开始,譬如家里的小猫球球因为要治疗耳螨而被隔离到思思的小房间了,所以客厅里的手工区就被思思占用了,这样我就失去了平时画画和捏泥人的桌子,这让我很烦躁。后来,D建议我把餐桌的一角设计成我的工作区,这样我就又有了自己的角落,这个问题算是解决了,而我只想把笔记本搬过来上网,把捏泥人儿的事又抛到脑后了。看来,我虽然有这么一个想法,但是却没有真的想实现它的动力。我很容易责备自己,每当看着我搁在脚下的那一大盒子超轻泥就充满了罪恶感。而就算是这一盒子罪恶感,也是前几周我才从思思的房间里扒拉出来的。有一种力量明显比我想要去做事的力量更强大,我对她既熟悉又困惑。

D跟我聊过什么事情会让人产生羞耻感。她必须满足三个条件:

一、这件事被禁止;

二、这件事让人欲罢不能;

三、被禁止的原因实际上说不清道不明。

我想禁止自己做的事情就是玩手机和上网以及晚睡。而这三件事就是让我欲罢不能。而为什么我不应该玩手机、上网和晚睡呢?这原因有点说不清道不明。只要我对这三件事一直怀有羞耻感,我就很难动身去做其他事。我没有被充分满足,我潜意识里认为这三项是永远无法满足的窟窿,是黑洞!它吸收我的精力,破坏我的健康,损坏我的自尊,她们是三只妖怪,要在我的大脑里作威作福。

有一天我躺在床上对着孩子们嚎叫:“我受不了了,我们每天这么晚睡觉,这样下去会完蛋的!妈妈的脖子快断掉了,可妈妈还是在玩手机!妈妈太坏了!”

思思摸摸我说:“我们不会完蛋的,妈妈!妈妈你不坏!”

天天说:“妈妈你开玩笑的吧,妈妈你的脖子不会断的,妈妈你不坏,我一百喜欢你,我一万喜欢你,哦。”

我抱着两个孩子更羞愧了。

我现在每天要对自己说一万个:“请不要怪罪你自己。”

今天中午,我上网跟三、四个朋友微信聊了天,断断续续,一直聊到晚上。我没有做午饭和晚饭,孩子们饿了我就煮泡面、蒸花卷和桂花糕给他们吃。我自己也吃那些。直到聊天都步入尾声,我倒了杯水,边喝边清理了一下脚边放超轻泥的透明盒子,翻开一本教程,选了麋鹿造型,试着捏了捏。

思思跑来餐厅自己倒水喝,看到我的麋鹿说:“妈妈你捏的好可爱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