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视

图片来源:Undraw

我抓着手机嗷嗷乱叫的时候,思思说:“你是不是又有点不好了啊?” 这是我们之间的一种说法,如果发现自己声音变尖,对着猫狗咬牙切齿,就是 “有点不好了”。由于这种状况出现的频次很高,才在此句话前加一个 “又” 字。

我告诉思思,我的iPhone每周日给我发一条 “每周屏幕时间报告”,报告里提示我本周平均每天看多长时间的手机,时间在各类app里的分配,和上一周相比是上升了还是下降了,上升和下降了多少个百分比。

思思说这个报告太讨厌了!你不要理它!我说,有一周我平均每日看了4个多小时的屏幕,太惊人了!我内疚极了!思思说,我每天肯定超过这个时间了,我就不内疚!你应该把它给删掉。

昨天晚上睡前我们又讨论起这个问题,我说,唉,明天又要收报告了,我好紧张,我越紧张就越想看,我还在脑袋里想着好像前几天看得比较少,现在我要多看看,但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思思说:“妈妈,我们现在就把它删掉!对!” 我说:“可以吗?” 她说:“可以的,你告诉我在什么地方?” 我打开手机,找到屏幕时间这个选项,轻轻点一下,就把它关掉了。我居然产生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思思说:“屏幕时间就是在监视你!看手机又不是什么错,谁都喜欢看。你不要受它监视啦!”

关了灯,我们头挨着头睡,她问:“妈妈,你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我说:“嗯,是好多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