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5日 婚否

前天Cecaa从北京回来办港澳通行证,因为五月五日,是她心爱的五月天将在香港办演唱会的日子。我从没有见过如此狂热的歌迷,或者说,我从没有见过哪一支现代的国语乐队,可以有如此大的号召力,让一个品位不差的音乐爱好者,跟风至此。

去年我去北京读书的时候,Cecaa就开始向我灌输五迷的暗语,她常常说,“还好我有五月天”,她还说,听五月天,就是她的精神支柱,特别是在她不快乐的日子,他的歌可以让她复活。当时就和她同住一屋的美丽小Tou,也点头称是。

前天晚上吃饭,Cecaa告诉我说,小Tou要结婚了。

我还没来得及道喜,就发现Cecaa那一幅并不快乐的表情,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Pin:怎么回事?

Cecaa:说来话长.

Pin:那就简单说.

Cecaa:这个愚人节,我同小Tou在肯德基吃饭,中途她拉我去卫生间,郑重告知:“我要结婚,就在五月五日”.当时还以为她开玩笑.直到次日早晨再次确认,才知道是真的.那样匆忙的宣告,并不是这么多年朋友的我能够接受的事实.

Pin:对方是谁?

Cecaa:小Tou的小学同学,说是自六岁起暗恋她,爱她已有二十年,够不够长情?

Pin:成熟过早.

Cecaa:是,但起码说明迷恋她很久。

Pin:小Tou是美人,那人如何?

Cecaa:骨瘦如柴,样貌并不算好。但对小Tou好,光这一点,也算扯平。

Pin:小Tou也爱他?

Cecaa:显然不够。

Pin:那要慎重。

Cecaa:小Tou一时冲动,一定要五月五日结婚,对方手忙脚乱地张罗……如今双方父母、亲戚均已知晓,如今那男孩被公司调去成都,小Tou骑虎难下,也要一起迁徙。

Pin:为什么会这样?

Cecaa:这只有问她自己。

Pin:她现在状况如何?

Cecaa:每日静坐流泪,偶尔癫了般,抓我手说:“你只要说一句让要我留下,我定不去成都。”

Pin: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Cecaa:我怎能开口留她在北京?

小Tou原来就患有轻微抑郁症,是五月天支撑了她那段痛苦的日子。这次恐怕还是抑郁阴云。她的突发奇想要在五月天演唱会那日结婚,在别人看来大概完全不能理解,而我却深感同情。

两年前的圣诞节前夕,我也是深陷其苦,每日没来由的流泪,最长可哭泣四小时不间断,整个精神世界接近崩溃,起先是盘问自己,之后脑海里是杂草丛生,万般思绪无法平伏。钻入死胡同。

不说话,不看人,只有一个声音在耳朵边响:“就这样吧,谁也不理了,什么也不要管了。”偶尔也冒出古怪念头,而且认为非办不可。

人脆弱的时候,旁人真的毫无办法。所以说这人生多么令人遗憾,因为到了最后,能帮自己的依然只有自己。小Tou自己的心结,还是只能自己去解。

决定一件事,并非只凭盲目向前冲的勇气,有时候放弃才是真的勇气。

知道自己受过伤的苦,就别把痛趁机扔给别人。

即将到来的5月5日,五迷在香港狂欢的派对的声音似乎正在响起。

那个说只想在家里安静听歌就可以满足的小Tou,婚?否?

 

 

2 thoughts on “5月5日 婚否

  1. 结婚当儿戏啊,以这么个借口去结婚,还真是难以理喻。如果过几天真的被逼到做了自己不想去做的事情,那更显得悲哀。
    自己救自己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