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灰的温度

上周日奶奶已经躺在床上打葡萄糖,无法吞咽,小便失禁,神志模糊。

5月12日中午安然去世,享年78岁。

冬去夏来,生老病死。

今年已经有两度上坟山,一为我年轻的表哥,二为我年老的奶奶。

昨日我捧着奶奶的尚未消温度的骨灰盒,坐在上山的车里默默地想:人走这世上一圈,谁都知终须入土,理论上都应珍惜才对。但人生是勤是闲、是欢是悲,却往往还不在自身掌控……真理常在,获洞悉之人还是少得可怜。而我自己呢,每日的忙碌并不在换取财富这么简单,没有精神层面上的满足,我往往会比面对死亡还难受。曾在做梦时听人质问我:“我可是你的精神伴侣?”无言以对,梦中也非常清晰地小声说:“不,抱歉你不是。”

也就是在12日那天中午,清洗大桶衣物,不慎将戒指冲入洗手盆——我一直不知道LIZA所赠那枚戒指的质地,只知道戴了近三年,戒圈泛黄,中间的碎钻一直闪亮耀眼。丢了心里也没有太多起伏,只不过在喝茶休息时又感觉地板在摇动。在菲律宾倒是经常碰到震感,只是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我现在在武汉,这么震动不能算是平常。

稍晚赶到办公室,国光大厦的楼下已经挤满了人,大家抬头望望那楼,楼倒是不摆了,只剩余办公楼里那群人儿的余惊未了。办公室同事看我回来都站起来,我问:“你们没有震感?刚才一定是地震了。”

他们说:“哦,难怪七楼以上的都往下跑,刚JENNY还说是不是今天下面超市在做活动,人人往下冲,凑热闹?”

“迟钝”的人儿少了很多忧虑。

近几日全中国人都在关注地震时,我和家人一直在操办奶奶的丧事,国难家哀都撞在一起,脑海中一片茫然的白色。

只能祈福四川汶县地震受灾人群尽快得到最大程度的救助。

 

4 thoughts on “骨灰的温度

  1. 我想有奶奶的日子是幸福的,我从小就没见过爷爷、奶奶、外婆,外公的印象现在也好模糊了。虽然同年里少了他们的疼爱,我觉得我仍是幸福的。EVA你更是幸福的,看这自己的学生取得的成绩我想那种幸福、、、

  2. 看你这篇博客的时候正在听一首歌,http://www.yy8844.cn/ting/cueo/meeuon.shtml

    读白:天荒地老 最好忘记
    笑也轻微 痛也轻微
    生老病死 相聚分离
    身不由己 心不由己

    独唱:
    曾经我不太相信 定了宿命
    曾经我想去反抗 命中注定
    如果我感觉心跳 没法安静
    谁愿听
    在岁月里飘和沉 是我的命运
    无望中哑忍 痛苦中偷生
    用爱换最伤教训  妄想走近
    因此生出了遗憾
    如果我可以改变 就勇敢地
    留住你

    没有别的语言来安慰,只想和你一起祈祷已逝的亲人在通往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