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力活

上周末搬家。

司机将总计约为400斤的物品从快运的小卡车上卸下来后,我徒手将大大小小的纸箱和布袋“扛”上五楼,幸好在XF有CANDY,在武汉有MARTIN的帮忙,但委实也让一向自称为“怪力少女”的我(咳……少女一词可忽略)瘫了条。(武汉话,类似“四肢散架”之意。)

不禁想,若是现在去做志愿者,怕是帮不上太多的忙,一批批救灾物资,还不是一件件地托、搬、拉、扯,还要忍耐恶劣的环境和无比的心里压抑。据菜蔬说,深蓝的女友狐狸,前不久组织了一支女大学生救援队,去了不久就返回过半,狐狸不得不重新组队。有女生可能“毕生”没有受过如此大骇,只能用“崩溃”二字来形容自己返回的感受。

而六月热浪已经来袭,那地狱般的四川盆地,如何在不通风的帐篷里渡过可怕的夏天?人说天热脾气暴,谁敢说不是考验?!有报道称:“尸臭和消毒水的味道,组成了灾区的空气……”。

图片来自好友刘斌的BLOG

上周出差前去电台参加了一期讨论,题目是“灾区志愿者的理智与情感”,节目整个基调是在强调理性。主持人说:“灾区现在需要安静,媒体的镜头一直对着他们,不停地表示同情,不停地煽动志愿者的情绪,是在对他们的再次伤害……”,而我还是不尽赞同,直到出发参加节目前,我还在凤凰卫视的报道中,看到灾民抢在镜头前呼吁:“我们这里也很需要援助!谢谢你们来报道我们!”

救灾是个体力活也是个细致活,物资是第一位,需要大量人力去分配,还需要有力的管理;其次才是考虑是否“人满为患”。

我一直记得06年参加红粉笔支教的那次,临到活动截止的最后一天提交教案的我,还是被选上做志愿者。一方面或许是幸运,而另一方面,大概还是因为参加人数并不太多,没有选择的余地。

所以,能做体力活的志愿者,还是越多越好,因为后续的工作,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PS:今天与外教ALAN谈话,他提出让外贸课堂与其他大专院校合作,也组织一个类似在成都接纳灾民子女读书的救助,他说他一定过来当志愿者,而且他肯定武汉也一定有很多老师愿意支援这样的活动,尤其是盛夏之下,灾区如此恶劣的情况下,让孩子们集中起来读书,让他们的母亲过来打些零工,让他们的父亲在灾区继续清理家园……或许是最佳的方案。

图片来自好友刘斌的BLOG

One thought on “体力活

  1. “让孩子们集中起来读书,让他们的母亲过来打些零工,让他们的父亲在灾区继续清理家园”, 那怎么解决性问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