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载物之躯

    野生动物就不需要每天按时睡觉、按时吃饭甚至按时饮水。所以,人如果照此行事,他就是野生动物派,简称“野动派”。

                                                                                                                                     ——DR L

    当九月最终来临的时候,我躲避在八月的躯体已经有些僵硬了。我思考的速度有些缓慢,尽量让自己平静。但是,每当我走在马路中间恍惚时,突然就会想到死去的哥哥,眼泪便涌上来。那种痛,是随着渐渐变凉的空气升起的。生死在那一瞬间,仿佛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我成了一个纯粹相信命理的人。

    三毛说她一生已经够了的时候,才三十多岁。我在想,我到了三十岁的时候会以一种怎样的心态来看待这个世界呢?是更理性还是更极端?

    每日清晨起床,清水洗脸,温水刷牙……至于护肤,连读书时候都不如,洗面乳放在案头,已经落灰了。湿润的脸庞,仅用纸巾抹干,太随便。头发已经好久没有去美发店打理,以夏天炎热的名义,梳成马尾每天简单地扎起。

    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因此而皮肤败坏无光,精神萎靡不振,相反,似乎随着年龄的增长,体内的韧性也变强了一般。有时,我也过一阵子“野动派”的生活,饿了才吃,困了才睡,工作和学习的效率反而高。只是野动派也是要代价的,让你在“返回人间”的时候,忍受似乎已经不再自在的呼吸——大隐隐于市,大隐隐于心。我安慰自己,精神世界的空灵,即使没有陪伴,也会倍感温暖。

    在夏天的夜晚,我的习惯是做很多梦,我觉得,如果每天都把梦里的情节记录下来,那将是部长篇的故事——比如我会梦到我和我的旧友去一个叫做“吉祥公园”的地方,一路上有很多红色缎带扎起的竹桩,我们感叹日子过得真快,抬头看,天空的大片蓝色让人舒畅,乌云一朵一朵地被快风吹走,我一下子又独自一人曲腿坐在床边,心想:“宁愿时光在此刻停留……”醒来的时候,窗外还是那片天,只是灰蒙蒙的,告诉我九月的秋天已经近了,窗户记得要关好了,以免落雨沾湿了窗台上堆积的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