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药

杨康受毒而重伤,临死前对黄蓉和郭靖说:

吾之将死,有些话想跟你们说一说清楚。

我对天下之毒,也算颇有研究。

暗地下毒并非大丈夫所为,但总有小人中意此道,且防不胜防。

行走江湖,总有机会遭人暗算、被人下毒……所以我这一死,似乎也在情理之中了。

我想对你们交代的是,

我平日里为了防人下毒,身边总是会带上几副解药,譬如火毒之解药冰蟾子,水毒之解药赤炎果……其实那些所谓名门正派,比如华山、少林、峨嵋等各派别之能人,身上也同我一样不仅藏有解药,同时也是附带上毒药的。

所谓,无毒既无解。

你们也知念慈心善,时刻担心我安危,于是曾也将贴身携带的解药用锦囊包好叮嘱放我身上……现在我知,那乃是她之养父、我之生父杨铁心赠于徒儿的解药。

那锦囊中的四枚解药,被念慈奉为圣物,告我不到万不得已,不可食用,只有生死之际,方可一用,且坚信该解药定能起死回生,救我于垂危。

可是她哪里知道,我在第一天拿到此解药就已经拆开,食用一枚用以辨别。

那解药在我口中融化,我便知不过是些路人皆知的平凡药草……我一直没有揭穿这一事实,是因为我相信念慈认定此解药有那般神奇的功效,我不想辜负了她一番情深意重。

其实,一般的对手哪里知道我身边附有怎样高明的解药,他们最多在投毒时采用砒霜、鹤顶红之类,你不用指望一个平凡的对手会对你做如此详尽地算计,因为他们本身并不够层次来暗算我。

而念慈所信奉的解药,也只不过是我爹这样有心的人,给他徒儿的一枚信心丸而已。

告诉她世上有这万能的解药,放心去做你要做的事吧。

以上是本人昨晚做的原梦,详述如上,完毕。(Pin)

One thought on “解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