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感

1、我

感到不愉快时,慢一点,使用以“我”开头的句子。

比如,看到对方不悦,我常常满怀埋怨地说:“你怎么了?”

我可以不那么快说话,可以不说话,实在想说,说:“我(看到你这个样子)挺担心,现在很压抑也很烦躁。”

还有,如果我感到累了,想办法休息一下。

2、尤克里里

我已经熟识尤克里里的琴谱,能指弹简单的曲子。

昨天我起得早,轻轻弹了一遍《摇篮曲》,在琴谱上标注音高的时候,我犹豫是否写简谱。我意识到犹豫本身是拘谨,没有人审查我是否懂五线谱。

写完曲谱我才留意到这支曲子以一个循环的规律弹奏:曲子是3/4拍,它从第一个发声的音开始计算,每次都是第三个音为和弦。在这支曲子里,弹奏和弦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扫弦,一种是依次拨出多个音。不论是其中哪一种弹奏方法,和弦里最后拨出的那个音即是曲谱本身的音高。

由此我发现了我之前弹奏时的一个错误,曲子末尾是以低音1结束,我却一直以高音1结束,难怪总是听起来有一点怪。

我之所以这么详细地描述我的发现,是因为以前我学习什么新知识,从来都只以练习量来衡量自己是否“学习”了。从不观察和思考知识本身。

如今我体会到观察和思考的乐趣。它所带来的愉悦感让我情不自禁地想多弹一下——或者干脆不弹了——我拥有了这种自由:再多想一会儿或者拿起琴练习一会儿。

3、钢琴和小号

思思大约有一个多月没有弹钢琴了,新年前我买给D的小号,他偶尔吹一下。他能吹响了。

4、诗歌

D有很多诗集。我以前觉得很惊讶,我没认识几个喜欢诗歌的人。我一直不怎么看诗,我说:“我看不懂。”但很多句子,我都知道,比如:“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再比如:“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我也觉得木心的俳句:“一天到晚游泳的鱼” 似乎有点儿意思。还有他那首《从前慢》,也很好读嘛。所以,当我说我不懂的时候,其实是很微妙的,我说的“懂”是那种语文课本式的懂,你得知道作者简介,知道他的履历,你得知道他属于哪个流派,背诵得出他的经典名句以及生僻的名句……这些太难了。而其实,诗歌就是情绪的表达,就跟画画一样。只要有些句子能敲打到我的心,我就懂了。放下这些负担,我再看那些诗,它们亲切多了。我给思思上语文课的时候,读了一首顾城1979年1月写的诗:《种子的梦想》。

种子的梦想

顾城

种子在冻土里梦想春天

它梦见——

龙钟的冬神下葬了

彩色的地平线上走来少年

它梦见——

自己舒展着颤动的腰身

长睫旁闪烁着露滴的银钻

它梦见——

伴娘蝴蝶轻轻地吻它

蚕姐姐张开了新房的金幔

它梦见——

无数儿女睁开了稚气的眼睛

就像月亮身边的万千星点……

种子呵,在冻土里梦想春天,

它的头顶覆盖着一块巨大的石板

 

读到结尾,我和思思都很意外,思思哭了。

我讨厌

我讨厌

我讨厌他们,

疲惫不思考。

黑暗,

从不张口。

做梦醒来上了个厕所,口里好苦,喝了好多口冰凉的水,脑子里停了这几句在梦里的话,我顺手拿铅笔在纸上记下来了。

捏了一只小麋鹿

preview

今年夏天我买了很多超轻泥,还买了好多本“七号人”的超轻泥教程。我有个想法,就是想看能不能用超轻泥实现雕塑的效果。这个想法一直只停留在想法上,并没有付诸行动。我有很多理由不开始,譬如家里的小猫球球因为要治疗耳螨而被隔离到思思的小房间了,所以客厅里的手工区就被思思占用了,这样我就失去了平时画画和捏泥人的桌子,这让我很烦躁。后来,D建议我把餐桌的一角设计成我的工作区,这样我就又有了自己的角落,这个问题算是解决了,而我只想把笔记本搬过来上网,把捏泥人儿的事又抛到脑后了。看来,我虽然有这么一个想法,但是却没有真的想实现它的动力。我很容易责备自己,每当看着我搁在脚下的那一大盒子超轻泥就充满了罪恶感。而就算是这一盒子罪恶感,也是前几周我才从思思的房间里扒拉出来的。有一种力量明显比我想要去做事的力量更强大,我对她既熟悉又困惑。

D跟我聊过什么事情会让人产生羞耻感。她必须满足三个条件:

一、这件事被禁止;

二、这件事让人欲罢不能;

三、被禁止的原因实际上说不清道不明。

我想禁止自己做的事情就是玩手机和上网以及晚睡。而这三件事就是让我欲罢不能。而为什么我不应该玩手机、上网和晚睡呢?这原因有点说不清道不明。只要我对这三件事一直怀有羞耻感,我就很难动身去做其他事。我没有被充分满足,我潜意识里认为这三项是永远无法满足的窟窿,是黑洞!它吸收我的精力,破坏我的健康,损坏我的自尊,她们是三只妖怪,要在我的大脑里作威作福。

有一天我躺在床上对着孩子们嚎叫:“我受不了了,我们每天这么晚睡觉,这样下去会完蛋的!妈妈的脖子快断掉了,可妈妈还是在玩手机!妈妈太坏了!”

思思摸摸我说:“我们不会完蛋的,妈妈!妈妈你不坏!”

天天说:“妈妈你开玩笑的吧,妈妈你的脖子不会断的,妈妈你不坏,我一百喜欢你,我一万喜欢你,哦。”

我抱着两个孩子更羞愧了。

我现在每天要对自己说一万个:“请不要怪罪你自己。”

今天中午,我上网跟三、四个朋友微信聊了天,断断续续,一直聊到晚上。我没有做午饭和晚饭,孩子们饿了我就煮泡面、蒸花卷和桂花糕给他们吃。我自己也吃那些。直到聊天都步入尾声,我倒了杯水,边喝边清理了一下脚边放超轻泥的透明盒子,翻开一本教程,选了麋鹿造型,试着捏了捏。

思思跑来餐厅自己倒水喝,看到我的麋鹿说:“妈妈你捏的好可爱呀。”

记梦20200107

我blog里有一个集子,记录了我做过的一些梦。我梦的数量远远超过这个集子,不是因为醒来后我不记得那些梦了,而是记录起来太辛苦了——我太爱做梦了。

如果白天感到压力,我往往会做两种类型的梦:一种是考试梦,尤其是考数学;另一种是上课梦,学生们用充满嘲弄的眼神看着在讲台上频频出错的我。

昨晚上我做了考试梦,有一阵未出现在我梦境里的汪老师(小学数学老师)再次登场。我先是在家里磨蹭,发现已经到了十点,惊得一身汗。有人告诉我数学考试是十点半开始,我才安心下来,因为我的小学就在我家那单元的对面。我翻数学书,都是我教思思的内容,我觉得还好,我能应付,就出发了。到了考场,我碰到很多小学同学,他们都还是小学时的模样,那个当年我挺喜欢的小男孩正在教室聒噪,仿佛要引起我的注意。一个女同学嘟着嘴跟我抱怨:“他打我!” 我看看她的脸,额头上果然有两道细微的血丝,可能是被抓的。我搂住她,像搂住思思一样。我突然就明白了,很多年前,这个让人讨厌,举止做作的女同学实际上是缺人疼爱。汪老师来了,他带来试卷,好厚一叠,我一层一层地翻,发现都是练习题而非考卷。有人问,试卷在哪里?他反问:“考试不知道试卷在哪里?” 并指了指我手边的一个透明塑料袋,我一喜,赶紧先小心翼翼地写名字,我歪歪扭扭地,写的却是思思的名字。打开塑料袋,里面是手工材料,大家哈哈大笑,原来没有试卷啊!汪老师说:“叫你们别出声,今天只讲题,不考试!”大家欢呼。

离开学校,外面淅淅沥沥正下着雨,我带一个同学去买衣服,那条街是我梦里常出现的一条并不存在的街。最靠外的门面很冷清,老板娘很热情地说:“都可以试的,看这条牛仔裤怎么样?”我拉我的同学往里面走,梦里我不知道在里面那家更便宜的店里买过多少衣服了,很热心地指点她不要在外面这家买。她随我进到室内,熟悉的格局变了,里面改造成了一家大型连锁理发店。“都是Tonny老师了啊!以前前面是个优衣库。”我感叹。

闹钟响了,我醒来了,梦结束了。

思思的小学今天期末考试,我今天要去政务中心。

 

我的博客变更史

思思大约五岁半时写的“思唯游戏”。

思思大约五岁半时写的“思唯游戏”。

昨晚上让闲鱼上的“攻城狮”(ID是readtogether)帮栀子书房小靴子搭建了自己的独立博客,姑娘们都很激动。

自从2013年Google Reader宣布停止服务后,国内几无博客平台存活下来。我的博客也是几经折腾,从最早的Bloger(现在是blogspot)到MSN space,再是阮一峰用“读书公园”论坛(bomoo.com)的一个子页做了我的博客(http://bomoo.com/pin/)。这个地址用的时间最长,一直到2018年,他通知我无法继续使用这个地址,建议我将博客放在专业服务商那里,方便长期维护。我就在他推荐的blogcn上注册,却始终无法收到注册验证码,只能作罢,打定主意自建博客。

域名swgames是“思唯游戏”,这原本是我和33想使用的一个名称,想做个网站来记录我女儿思思和她儿子唯唯玩过的有意思的游戏。后来,这一计划搁浅,这个域名和我以前博客的名称又不一致,让我很是烦恼和纠结了一阵子。上周,我干脆将博客名称改为“思维游戏”,彻底和“当密码代替钥匙的时候”拜拜了。

有了一个干净利落的域名,我的心情仿佛也更好了。

新手妈妈如何哺乳(个人经验)

preview

母鸡与小鸡,思思于2016年作

每次打开豆瓣,总被提示,那篇四年前的《待产包》被收藏,喜欢和推荐。我特别想写一写哺乳那些事,应该会给准妈妈们一些帮助。

迹象

孕中后期,时常会在贴身衣物上看到渍痕。这说明准妈妈们已经做好了哺乳的准备。此时,乳头分泌的淡黄透明液体常常会结晶。一般这些结晶体都会在洗澡后自动脱落。即便不脱落完全,也不必忧心,只要不难受,就不用管它,使劲去抠,可能会引起发炎、不适。

准备

当时看了很多育儿方面的指导文章,当提及母乳喂养的时候,文章通常会指出绝大多数妈妈都有天生为婴儿提供充足母乳的能力,这个和胸大胸小没有关系。紧接着,会告诉准妈妈们母乳喂养的好处。

我一方面让自己放松,一方面也很疑惑,所谓“天生”的到底是怎样的?文章也会提供一些如何哺乳的姿势,比如侧睡着喂,比如怀抱着喂养。但这些姿势写得还是太过模糊,操作起来很费劲。而且,由于有了这些指导,在当我喂养的时候,往往会照着去做比较,一旦觉得不对,就会很焦虑。

所以,我特别提醒一下准妈妈们,把那些“教条”都抛诸脑后吧!

实战

你是孩子的母亲,你会感受到孩子的嘴巴追寻的方向,你自己调整怀抱ta的姿势,你挺起胸膛,慢慢地,一次又一次地尝试,终于有那么一下,孩子的嘴巴一下子吮吸住了你的乳头,当孩子开始有节奏地吮吸,奶就是喂上了!就我的体验,喂奶并没有明显的身体反应,也就是说,很可能孩子喂上了,你却无法通过自己的乳头感觉辨识。不过,好在孩子会给你反馈,ta平静而有节奏地吮吸,嘴角溢出一些奶水。

在第一次喂养的时候,让身边的亲人不要对你做出任何指导,不要对你喂养的姿势做出任何评论,那个时候的你是非常脆弱的。哪怕是一个皱眉,一声粗声的哼哼都会让你瞬间崩溃。再加上孩子还没吃上奶时的哭闹,往往会令你烦躁不安到极点!你很有可能想放弃那次喂养,不必气馁,只要知道这是很常见的事,没有哪项技能不需要练习,哺乳也是一样。而且这要求刚刚经历完生产的你立刻进入状态,这真的很不容易。

想哭就哭出来吧,让家人照看一下孩子,使用牛奶安抚也没有任何问题。等你愿意再尝试的时候,找一个倍感安全的地方,一个人喂ta看看。婴儿每天有非常非常多次向你索取奶水的时刻,不要认为失去一次机会就失去了所有的机会。

工具

(1)乳头保护罩

我的两个孩子都把我的乳头吮吸破裂,疼痛难忍!!

准备一副乳头保护罩!真的很有用!早一点用,免受痛苦!

当得知我乳头破裂,一位同是妈妈的朋友送了我一副乳头保护罩。它看上去像个奶瓶的奶嘴,刚开始真的很怀疑,套上这个,还能喂上奶吗?本来就难得塞进ta嘴里,这下让ta吸个硅胶奶头,ta会满意吗?狐疑归狐疑,疼痛是真的,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只见娃仿佛是隔着奶嘴吸入空气一般,吸了老半天,不停?我不禁中途拿下来琢磨,不想一股奶水流在衣襟上,娃哇哇大哭,还要吃奶,我才晓得,这吸奶器不知不觉就帮着把奶泵出来,娃正吃得香,我却还没感觉!

那一刻我真可用欣喜若狂来形容。终于可以少遭罪了!

(2)吸奶器

有了吸奶器,涨奶的问题可以解决了。妈妈们临时需要出门,也可以提前吸出一些奶冰冻起来给娃准备着。还可以随身携带,路上又遇涨奶,去卫生间吸出来就好了。

以上两样东西真是在哺乳的路上给了我很多帮助!我当时使用的都是“贝亲”这个牌子的产品,吸奶器我买的手动的,很方便,价格只是欧美昂贵的自动吸奶器的一个零头,但是功能足够好了,结构简单,易于清洗。关键是这个牌子的产品在国内很好买,性价比很高。

如果以上这些方法都无法让你顺利地喂奶,孩子就是喜欢抱着奶瓶吃配方奶。那么,就让ta愉快地喝奶吧!使用配方奶喂养孩子并不是什么罪过,这不是你的过错。当孩子们慢慢长大,你哪里分得出,在草地上互相追逐的他们,哪一个是吃母乳的,哪一个又是吃配方奶长大的呢?孩子爱你,不会因为你没喂过ta母乳而忌恨你。这是你与孩子之间的事,是你的决定。你勇敢地承担责任,让那些叨叨你的人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