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名

1.

思思说:“我是一个正正堂堂的人!”

2.

去年年底,思思在游戏里取了一个网名,叫“兔酱诱惑”。有一天她生气地跟我抱怨,她的一个粉丝使用了她的创意,取了“兔酱幼稚”!最近她使用Waffle°糖糖做网名,后又听来一个词,她觉得非常好听,便加在末尾。整个名字叫“Waffle糖糖_挽辞”。
3.
天天说:”我睡了,天就黑了。我醒来,天就亮了。“
4.
天天说:”我做了个梦,火车飞上去,天上有一条轨道,火车飞过蜂蜜,火车飞过岩浆。火车飞上去又掉下来。”
听上去是不是天马行空?其实他只不过在描述游戏“迷你世界”里的场景。
5.
天天三岁四个月时,有一天睡觉前念叨:
“火车呀,他每天都会开。
火车呀,他每天都会开。
他来到山上,
他有车灯
可是他没有嘴巴
不会说话。”
6.
天天大约两岁半时,有一天念叨了几句很有趣的话,我记下来后回过头来念给他听,听到最后一句,他总是乐不可支!
“轰隆隆,
轰隆隆,
暴风雨,
来了!
爸爸,
变大了!
妈妈,
变大了!
姐姐,
变大了!
天天吃奶,
变大了!
恐龙掉进牛奶里,
露出一只小脚丫”

分享

preview
小男孩手捧着一塑料罐子的爆米花,取出一颗伸手指向天天。
他的妈妈对他说:“对了!要分享!但是你要问问他可不可以吃?” 说着眼瞅了瞅我。
我微笑着没有吱声。
小男孩的手依然伸得直直的,天天迟疑了一会儿,凑上前去,嘴一撅,一颗爆米花进了他嘴。
我说:“谢谢你。”
“不用谢,这有什么谢的。”男孩妈妈说:“你快跟阿姨说不用谢呀!”
小男孩转头装作没听见。
天天喜欢吃爆米花,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罐子里,小男孩不再理天天,加快速度往自己嘴里塞。他的妈妈又说:“不要那么小气呀,要多分一点给哥哥呀。说着拉孩子的手往罐子里放,“抓一把嘛。”
小男孩很不情愿地抓了一把给天天,天天却不接,直接把手伸进罐子里。
男孩别过身去护住自己的罐子,他妈妈说:“对!让哥哥自己伸手去拿。”
我又说:”谢谢你们。“
男孩妈妈眼睛没有抬起来,摸了一下男孩的头说:“我们还不是经常在这里混吃混喝,你说是不是?”
男孩注意到天天手边的乐高车。伸手抓住其中一辆,天天没说什么,继续伸手去拿他罐子里的爆米花。
男孩的妈妈继续说:“你看你把爆米花分享给小哥哥,小哥哥就把乐高车分享给你!”
小男孩铿锵有力道:“对!”
妈妈很高兴,接着说:“所以大家要乐于分享,你分享你有的,他分享他有的,这就是共赢!”。
天天见抱着罐子的小男孩身体越来越向里侧,不由得凑近些去捞。
“不要那么小气啊!” 小男孩妈妈责备他。
“哦,他并不小气,他给了天天吃。别说他了。” 我忍不住说了一句。
妈妈转过脸来笑着对我说:“不不不,这在我们家是要说的。在我们家是很注重孩子的教育的,我们也非常注重情商教育。”
我没吭声。
两个男孩子扭捏在一起了,天天着急吃不着了,伸手打了一下小男孩。小男孩立马指着天天,头侧向他妈妈道:“他打人!我现在不愿给他吃了!” 他妈妈一愣。
天天哇地一声哭出来,伸手又要打过去,被我一把拉住。
天天说:“我好生他气!他不给我吃!我要打死他,我要……我要把他丢到水里去!”
我搂住他说:“哦,你好生气……可我不想让你打到他,所以抓住你的手了。你也生我的气吧。我可以抱你吗?”
天天花花地流着眼泪,扑我怀里。
小男孩继续说:“我不愿意给他吃了,他打人!他打人,我就不愿意给他吃了!”
男孩妈妈对天天说:“打人就是你的错了,不可以打人知道吗?” 又转头对自己孩子说:“你看他都哭了,你是不是要再分享一下呀?” 小男孩哼了一声,别过头去,愤愤道:“才不要,他打人,我不愿意给他吃了!他会吃光的!” 男孩妈妈只好说:“被他吃完了怕什么呀,妈妈可以再买一瓶新的呀,好不好?哦,你不愿意给他吃了,那我们就不给他吃了!”
天天还在哭,小男孩得意地嚼着爆米花。
天天边哭边说:“我太生气了!” 我说:“哦,很生气啊,那我再抱抱你吧。”
小男孩抱着罐子跳下他妈妈的腿,要接近天天和他的乐高车。他妈妈赶紧说:“我们到别的地方去玩吧,免得他看着你吃又很难受!” 男孩不肯,他妈妈便催他拉他走了。
我还抱着哭得很大声的天天,说:“你想让我陪你玩这个乐高车吗?”
“好呀!” 他抹了一把眼泪,吸了一下鼻涕,用袖口擦了擦鼻子,拿起一辆车给我。
“你就玩这个车,你来追我的车。”
我说:“好!”
我们玩着车,那母子俩后跟来几个小朋友一起走向滑滑梯。
抱着爆米花的男孩正准备上梯子,他妈妈大声喝道:“你不吃了再上去滑梯!”
“我还想吃!”
“那你就下来吃,不能去滑滑梯!我跟你说,玩就不能吃,吃就不能玩,一心不能二用!”
小男孩转过身来,不愿意下滑梯,也不愿意放下爆米花。
其他孩子起哄:“一心不能二用!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男孩耷拉着脑袋将爆米花递给了妈妈。

金羊毛

思思拍摄于2019年11月10日

1.我给思思讲《楚门的世界》,讲到影片结尾的时候,操纵楚门一生的导演,以上帝的声音,劝楚门回到他所创造的那个世界,他说外面的世界,并不比他给楚门创造的世界要好,那里即便有风雨也并不会真的伤害到他。思思着急地说:“楚门在那里过得才不好呢!他过得既不真实也不快乐!都是假的!——听妈妈讲《楚门的世界》

2.“我要是那个巨人就不回来了,把那三只金苹果吃掉,自由了。”——读希腊神话《三只金苹果》

3.“这个故事的作者很讨厌女人吗?他让这个故事里所有的女人都死了,孩子们的妈妈还有姐姐,为什么要让姐姐从羊身上掉进海里呢?太可怜了。我讨厌这个故事,我讨厌希腊神话。”——读希腊神话《金羊毛》

4.最近在睡前,我和思思共读《苏菲的世界》。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当我读到很多哲学家的名字以及他们的诸多想法时,我以为她会感到晦涩难懂,枯燥无味。没想到她却一直督促我继续往下读。有时她也会嚷嚷“这些问题太难了,我想得很累。今天就到这里吧!” 到了第2天夜晚,她还是会说:“妈妈,我们还是来讲这个故事吧。”——读《苏菲的世界》

5. 给两个孩子睡前简单讲了讲《血战钢锯岭》,他们都表示很喜欢多斯。思思尤其震惊多斯不仅救了那么多美国人,还救了与他们打仗的日本人。

托班日记——悠悠和若若

自2017年下半年起,我陆续招收了几个住在我们小区里不足3岁的孩子来我家玩游戏、唱跳英语歌、听故事、画画等。我管它叫托班。“上课”时,孩子们和天天在一起,每次1个小时,每周两到三次。我一共招收到米米、若若、悠悠和点点这四个孩子,到她们都到了要上幼儿园的年龄,这个班就没有继续招人了。

2017年,11月9日 上午。

悠悠对天天有些害怕,她会从客厅里走到餐厅去找奶奶。这是非常好的自我保护意识,说明当她遇到危险的人或危险的事,会知道回避。奶奶可以对她的处境表示同情。让她在奶奶那呆一会儿。她自己会观察,下面客厅里面天天和若若玩的情景。当她觉得安全的时候,她自然会下来和我们一起玩。不用强迫她让她说没关系。让她尽情的释放自己的情绪。耐心一些。让她学会自己处理这样的情绪和处境。

2017年,11月9日,下午。

在上课之前,我同悠悠的奶奶说,如果悠悠待会儿因为害怕天天,而上来餐厅找你,请不要强迫她马上下来客厅跟我们一起玩。奶奶点点头,表示理解。

一开始,悠悠和若若都不愿意从餐厅下来。他们还停留在前一天和天天不开心的情绪之中。我事先准备好了一包橡皮泥。扬起手中的橡皮泥,我问他们要不要一起来玩。孩子们都被吸引过来,我坐在地上给他们分橡皮泥。天天又想去抓别人手里的橡皮泥。两个女孩子都开始揉捏起来,我于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天天身上。我顺手拿起自己手里搓起的一个小小的圆球。吸引天天看我手中的小泥球。第一次失败了,第二次我成功的吸引到他,并且以爬行的姿势带他到另外一边坐下。我捏了小蛇给他们看,又给海洋球贴上橡皮泥眼睛,还唱起了小星星的歌。三个孩子跟着歌曲的节奏哼唱。情绪平静下来,开始走向欢愉的气氛。

悠悠渐渐不害怕天天了,她感觉到天天并非恶意。

若若爬到餐厅桌子底下不出来。天天以为要玩,也笑嘻嘻的坐进去。悠悠站在外面犹豫着要不要也钻进去。我让她俩安静地呆了一会儿,然后提议玩小兔子乖乖的游戏。我分饰了兔妈妈和大灰狼。他们一起唱小兔子乖乖的歌。唱完后,三个小朋友就一起又到客厅玩了。

当我拿出三张纸和三支蜡笔,让他们在圆桌上画画时,原本以为会弄得一团糟!因为他们坐的太近了,胳膊碰着胳膊,我害怕他们又争抢起来。他们坐在那儿起码画了将近十分钟。虽然中途若若把一根蜡笔折成了三段,悠悠和天天也学着若若把包蜡笔的小纸套全部给撕下来。

除此之外,也没有发生更糟糕的事了。

2017年11月10日

悠悠的奶奶似乎又忘记了头一天的嘱咐。当悠悠频繁地走上餐厅,跟她说话时。终于还是惹恼了她。奶奶厉声说,你给我下去!

这头若若和天天也不让人省心。天天老想用头去顶她。之后我发现他是想从我两腿之间钻过去。我于是和他玩了两三个来回。告诉他,悠悠和若若并不想跟他玩这个游戏。天天似懂非懂。

若若很快就想要吃饼干了。我犹豫了一下,没有立即同意。昨天是让她先洗手再吃饼干的,所以她爬上餐厅,要去洗手。为了阻止不吃饼干,我还得先阻止她洗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拿出了今早准备的扭扭棒。让他们将扭扭棒穿上带孔的木制积木。除了天天以外,两个女生都不感兴趣。

他们纷纷把坐在屁股底下的小塑料凳子翻过来,凳子腿朝上,形成一个容器,往里面丢积木。我顺势跟着他们一块儿扔,扔完以后,把它举起来,摇一摇,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他们依次轮流同我一起摇这些翻过来的小凳子。积木碰撞的声音震耳欲聋。他们哈哈大笑。等放下小凳子之后。孩子们互相生硬的传递这种笑声。若若扬起头哈哈哈,悠悠如法炮制。天天最后,也扬起头,天真的,哈哈哈哈!

悠悠总对我说,老师你太棒了!这真是太好了!让我们一起玩吧!起初她的表情随着她的话语,展现出一种极大的热情。随后,出现明显的分离。你仍然听到她说太棒了,棒极了,可她的眼睛呆呆的,在走神。她累了,扮演不下去了。

悠悠小声说,老师,我想用蜡笔画画。我计划给他们玩撕纸贴纸的游戏。同她说,我们待会儿就画画。她受了打击。呆呆的坐在那里,不撕纸也不贴纸。若若和天天都疯狂的撕起来。他们对把纸屑贴到纸上并不太感兴趣,对刷胶水倒是兴趣盎然。若若看着我,微微一笑。挑衅地,把刷胶水的刷子,使劲的摁在圆桌上。举在我的眼睛前,笑嘻嘻。我平静的对她说,可以玩胶水刷子,不过要刷在白纸上。

还有两分钟就要下课了。我看着闷闷不乐的悠悠,想到,我应该答应她用蜡笔画画的请求。我抽出三张白纸,分发了蜡笔,让他们画起来,悠悠松了一口气。她小心的拿着蓝色的蜡笔,轻轻在自己的白纸上涂抹。

preview

她看我正帮天天按住白纸,让他用力的涂抹他的紫色。也举起她的蓝色笔,使劲的往中间抹了好几下。天天并不介意。

preview

我问悠悠要不要帮忙按住白纸方便她涂抹。她摇摇头。自己试着狠狠的抹了两下。

preview

若若对蜡笔不感兴趣,她想用颜料,我没有给她,所以她生气的用蜡笔在纸上使劲的打点。将蜡笔的纸套给剥下来,把蜡笔折成了三段。

-完-

剪刀被没收了

2017年11月1日

放学接思思。好多同学和她热情地打招呼,道别。思思脸上还带着兴奋的笑容,坐在自行车的后椅上后,对我说:“妈妈,剪刀被没收了。”。“没收”这个词,对我来说太熟悉,而对于思思来说,则完全是一个新词。她应该是原封不动地把老师对她说的话给记下来了。“老师说是铁的,危险,让我们把剪刀都交上去。我从书包里翻出来,蛮多同学都交上去了。”思思在陈述这件事情的时候相当平静,让我感到有些诧异。我忍不住问她:“老师把剪刀收上去了,你是什么感觉呢?” 她说:“很伤心!” 过了一会儿,她问:“老师为什么要收上去呀?我的剪刀去哪儿了?它不危险呀,我每天都在家里用。” 思思被收上去的那把剪刀,是muji的一款便携式旅行用剪刀。它小巧、白色的塑料手柄,有着圆弧形带厚度的刀头。带上它是因为美术老师要求同学们带上剪刀和彩纸做剪贴画。早上语文课,就没收了同学们的剪刀。美术课是下午的,思思说幸好她的同桌中午不在学校吃饭,让妈妈又重新买了一把塑料剪刀,上课的时候借给她用。说完后,她吁了一口气。

次日我被告知放学后去班里找班主任取回剪刀。思思当天值日,正在打扫卫生。班主任面无表情地从讲台的抽屉里取出剪刀,甩在我面前道:“下次再拿来就直接没收不还了!” 我拾起那把剪刀,思思跑过来说清洁做完了,可以回家了。我牵着她手走了几步,觉得不对头,为什么我要接受老师的坏情绪?我停下来,对思思说:“我想回去跟你语文老师聊两句。” 思思疑惑而不安。我掉转头,叫住老师:“ 老师,不好意思,刚才您对我的态度太差,我不能接受。剪刀的事情并不是孩子的错,她只是遵照美术老师的要求带过来的,而且您看一下这把剪刀,我们在家都在用,并不那么危险。” 老师脸涨得通红,一顿解释,无外乎是学校对于安全问题很敏感,班主任又承担最大的责任,家长应该理解云云。我听她激动地说完,说:“我理解您的难处,我只是不接受您刚才说话的态度。” 感到她实在无法道歉,我也没再继续为难她。

这次的冲突,至少我说出了自己的感受。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天天的话

preview
天天写的数字 2019-7-26

夜晚睡觉前,天天会和我聊天,偶尔冒出惊人之语。诸如:“我喜欢妈妈,我喜欢爸爸,我喜欢姐姐,我还喜欢家家……我还喜欢我自己!我蛮喜欢我自己!”

“玩车车是很重要的事,玩iPad是很重要的事,我的事都是很重要的事。”

“我想到车车,我就去玩车车,我想到iPad,我就去玩iPad。我想到什么我就去玩什么。”

这周一去亲戚家,当姨家家伸手摸他脸蛋的时候,他说:“你不要这样摸我!你要问我,我同意了你才可以摸我,每个人都是一样(这样)的。”姨家家看了看我,问:“你……是跟他强调过,进行过性教育吧?”我摇摇头,没说话。

我想:没有什么性教育,甚至没有什么教育不教育。如果大人总是尊重孩子的感受,从来不强迫他遵守礼节,不强迫他忍受冒犯,他就会这样:认为自己很重要,总是要维护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