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损币兑换风波

家里有一张破损的二十块钱,放了很久都没有去银行兑换,昨天我要去附近的工商银行办事,想着顺便把它换了。

进入工商银行大厅,保安问我办理什么业务——我记得几年前都是穿银行制服的大堂经理向客人询问办理什么业务,我前几天去了两家银行,都是保安问我,有点奇怪。

我说我来换破损的钱,那保安瞥了一眼我手中的钱说:“那可能换不了。” 我说:“我先叫个号吧。”

早上人很少,我拿着号去窗口,将钱交给一个女柜员(以下称A)说明来意。她拿着已经被破成两半的钱,试着拼了拼,说:“你这张不能换。” 我问为什么,她说:“这钱拼不起来。” 我追问:“哪里拼不起来?“ 这时,一旁的男职员(以下称B)也俯身看了一会儿那张钱,来了一句:”你这不是一张钱吧?” 我有些恼,说:“这是一张钱,当时不小心进洗衣机搅坏了。我就是来看看,能不能换。” B又看了看,和A嘀咕了几声,说:“这个不能换。它图案、文字连不起来,还有你说它被洗衣机洗过来,四周都有缺口……”

我以前也没有换过破损的钱,对他说的半信半疑,问:“你的意思是,它不符合兑换的条件,一分钱也换不了?” B点点头,A把钱退给我,两人就不理会我了。

我准备起身走,站起来,不甘心,又坐回去,对着窗口里的A和B说:“你们光说不行,得给我看看相关文件,我要对照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不符合兑换的规定。”

B说:“你可以百度查。”

我一听就火了,说:”你要我百度查?你们银行自己没有?“

B茫然地看着我,眼里在说:“来个无理取闹的女人,我怎么打发她走呢?”

B和A开始轮番说起这张钱无法兑换的原因,理由大致如下:

一、这不是一张完整的货币的两半,将两半拼接时,发现它们的文字和图案不能按原样连接;

二、兑换破损币,要求票面剩余1/2(含)至3/4以下,这两半中的任意一张,票面都不足二分之一,故无法兑换。

我说:“你无法证明这不是一张货币的两半,起码无法说服我,因为我知道它是从洗衣机里洗出来的,它就是一张钱被洗破成了两半,但我也没有证据来证明这一点。就我看来,这张钱是可以拼在一起的,只是连接处丢失了一小块。你们刚才说它中间缺了,四周也缺了,好像在对一张可能会破的钱说,你要破损可以,中间不能破,四周也不能缺哦!不然银行不换!这太荒唐了!既然是破损币,当然是破成什么样子都有啊!“

说到这里,我已经情绪激动了,声音大了起来。后面排队的一个妇人抱怨道:“一点事情紧搞紧搞(花好长时间办理),耽误别人!”

我回头说了一句:“您看看这个叫号屏幕,还是我的号,你是客人,我也是客人,我的业务没有办完,你就得排队。”

我说:“既然你没有办法给我看相关文件,那请你好好地,作为XX银行XX支行的工号为XXX的XXX对我说明一下(我看着他的工牌),为什么这枚货币无法兑换。我需要留一段视频作为依据。”

B说:“我们这里都有监控录像的。”

我说:“我不可能事后再找你们银行调取监控,这太麻烦了。请你现在就说吧,我把手机打开录一下。” 此时我的情绪又飞到更高处荡漾,B和A的脸色变得相当难看。

手机开始录影,我刚问出话,一只大手遮住了摄像头,那个门口的保安呵斥道:“银行内不准拍视频!” 他逼近我,横着脸上的肉,瞪着我。我说:“全是你们在说,你说不准,也给我看看哪一条哪一款说不准?既不给书面文件说明不能兑换的原因,又不让拍视频,我拿什么当做依据?你不要碰我,否则我报警!你们不能这么欺负人!”

保安看我没再拍了,离开了。

我平复了一下情绪,拿出手机,查到2003年12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残缺污损人民币兑换办法》(文号2003第七号):(以下简称《办法》)

第四条
残缺、污损人民币兑换分“全额”、“半额”两种情况。
(一)能辨别面额,票面剩余四分之三(含四分之三)以上,其图案、文字能按原样连接的残缺、污损人民币,金融机构应向持有人按原面额全额兑换。
(二)能辨别面额,票面剩余二分之一(含二分之一)至四分之三以下,其图案、文字能按原样连接的残缺、污损人民币,金融机构应向持有人按原面额的一半兑换。
纸币呈正十字形缺少四分之一的,按原面额的一半兑换。

看完之后,我对其中 “其图案、文字能按原样连接”这句话很迷惑,它并没有说清楚,如果图案文字只可以连接一部分该怎么判断是否属于“能按原样连接。”

另外,所谓的“票面剩余二分之一至四分之三”,到底怎样才能判断我这张钱的一半足不足够一半呢?那是不是如果这张钱可以精确计算面积,刚好只有49.9%,就不能兑换了?

紧接着,我看到了《办法》的第八条:

第八条
残缺、污损人民币持有人对金融机构认定的兑换结果有异议的,经持有人要求,金融机构应出具认定证明并退回该残缺、污损人民币。
持有人可凭认定证明到中国人民银行分支机构申请鉴定,中国人民银行应自申请日起5个工作日内做出鉴定并出具鉴定书。持有人可持中国人民银行的鉴定书及可兑换的残缺、污损人民币到金融机构进行兑换。

看到这一条,我心里就有数了,果然,如果有异议是可以要求银行出具“认定证明”的,我高声向A和B念出了第八条,让他们给我出具“认定证明”。B忙打起电话,A装作事不关己。不一会儿,B拿着手机从里面走出来,俯下身,语气明显缓和一些地说:“请您到我们贵宾室,我可以打给我们银行行长,让她跟您说一下。”

我去了贵宾室,B说:“让我再跟您解释一下为什么这张破损币无法兑换……”

我摆了摆手说:“不用了,你刚才的解释我已经听明白了,现在就是我对你们的解释有异议,我需要你们出具一份认定证明,我拿着这张证明,才可以去人民银行申请鉴定,它们五个工作日内就可以做出鉴定。”

这时,行长的电话打过来,B让我接听,我又说了一遍我的要求,行长说她也不在银行没有见到这张钱,说要两天后给我答复,让我留电话号码给她。我说那你们要留下我的这张钱做鉴定吗?她迟疑了一下说不用,我说那太奇怪了,你要鉴定我的钱到底是否可以兑换,又不看我的钱,怎么鉴定?她赶紧说可以让B拍下详细的照片,她保证两天后给我答复,也同意给我她的手机号码。”

我挂了电话,又将钱递进柜台的A,B接过钱,用透明胶粘连了钱的两半,放在一个仪器上,对照着一张完整的二十元人民币拍照。

中间B又通了几次电话,我看到叫号屏幕上已经更换了号码。

B最后说:“这张破损币到底是否可以兑换是有争议的,我们不想你将它拿到人民银行去做鉴定,那如果……(模糊不清的话)就不是二十块钱的事,是要罚款好多倍。我们决定给你全额兑换这张钱,如果它最终不能从人民银行兑出来,我们银行就自己处理……”

A把之前用来对照我的破损币的二十块钱纸币通过窗口递出来给我。

我听他说完这些话,看着他们的眼睛差不多有个十五秒,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认定有争议,却不愿意让我去鉴定,绕了那么大一个圈子说,可以兑换了,而且是全额兑换。

我说:“你们这是舍财免灾?”

B没好气地说:“您要这么理解,我也没办法。”

“那你把我的钱递给我一下,我要拍个照片做纪念。”

B和A愣了一下,递给了我。

下面就是这张经历兑换风波的二十元钱的正反照片:

我是一个家庭主妇,我有时间和精力去和银行折腾这件事。如果我是一个上班族,为了节省时间,很可能听到说“不能兑换”就算了。但如果我是一个因为某些灾祸而拿着一些破损钱币怀抱着希望去兑换的人,听到一句“不能兑换”一定会非常沮丧,更让人难受的是,银行不主动出示证明文件解释为什么不能兑换,只叫来人去自行百度。银行也没有告知有异议的客户可以通过人民银行的鉴定来解决争议。从保安开始,银行就一路把一项他们不想处理的业务往外推,不想承担一丁点责任。

是越权还是伪造

上面两份文件是禹晋永为了证明唐骏就读的“西太平洋大学”是中国政府官方教育机构认证的具有颁发工商管理专业学士、硕士、博士学位资格的“正规民办大学”而提供的中国驻美国洛杉矶总领事馆教育组的证明。从新浪网2010年07月10日转载的《新京报》记者沈玮青文章《多名学员详解西太平洋大学博士来历》来看,禹晋永出示的这两份文件正是为2000-2003年在北京大学举办的在职工商管理专业博士学习班而刻意出具的。

讽刺的是,教育部涉外监管信息网2010年7月20日公布了中国政府认可的33个国家的1万多所高校名单(截至2010年6月1日),“西太平洋大学”(Pacific Western University)及更名后的“加州米拉马尔大学” (California Miramar University)均不在名单之中。

作为一个中方的驻外机构,为一家正在被美国政府调查的“文凭工厂”(俗称“野鸡大学”)出具办学资质的“官方证明”前,竟不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咨询?

只存在两种可能: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美国洛杉矶总领事馆教育组越权;

二、上述两份证明是伪造的。

可疑之处:

一、中国驻外机构签发的具有法律效力的证明,“经了解”用语应换成“经向美国加州教育局以及美国加州私立高中后教育和职业教育局查证”用语,上述证明用语不规范。

二、两份证明居然一字不差,仅仅变动文件序号及签发日期,而且签发日期相差将近五个月,文件序号竟然相连,难道出具文件二时就知道还会签发文件一?

三、文件一的签发日期(2002年4月5日)居然在“办学执照”有效期起始日(2002年6月15日)前71天。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美国洛杉矶总领事馆教育组是从何处“了解”的呢?

如果禹晋永“博士”稍具学位教育的基础知识,应该知道,即使西太平洋大学拥有授予工商管理专业学位的资质,也不能说明这所野鸡大学同时拥有授予计算机专业的学位资质。

这不禁让我想起两件小事:大学入学的军训时,一个新生耀武扬威地说:“以后我要考‘托福大学’的博士!”,工作后,曾在北京一家大公司亲见一位漂亮的总经理助理,递给我的名片上赫然印有“MBA博士”字样……

国人对博士的情有独钟,可见一斑。

唐骏 ,别撑了!

鸣谢网友制作的文凭生成器

唐骏,你这匹害群之马,不是你沽名钓誉,何必害得我等之辈纷纷修改个人履历。唉,不是将西太平洋大学搞得名震四方,我等在众人眼中不还是稳稳当当地洋博士吗?

俗话说,好汉做事好汉当,兵来将挡,水来土屯,你那儿出了事,赶紧了掉——如不为钱所困惑,辞职拉倒;如实在舍不得钱,就用“新华都”的某些“内幕”与陈发树侃侃价,10亿期权泡汤是肯定的,但这几年疯狂吹嘘自己还不是为了在干不成事儿时让陈发树有个念想,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

美国NASDAQ市场不像国内这么好蒙事儿,没有业务、没有业绩、没有稳定的利润是不可能上市的,如果股价长期低于1USD,还得摘牌,您老兄又不是神仙,美国人又不黯人情世故,疏通个关系也蒙不过那些好事儿的证券分析师,您是何苦吹那么大的牛皮呢?陈发树不是个好鸟,让您干那么大的事儿,才给10个亿,办不到还不给钱,老奸巨猾,咱不跟他玩儿了。哥们,咱撤。

唐骏,别硬撑了。您看看,禹晋永可是够哥们,为您的事儿,让人家把底儿都给抖落出来了,什么在香港1万港币注册冒充10亿港元注册资本;讨厌的方舟子硬是查出来咱的母校没有教室,逼得老禹说出来他是在北京大学上的课,还不是承认西太平洋大学在美国没有教室、没有老师吗?更有甚者,硬是将咱老禹好不容易搞来的那些北大、清华、人大、财大的虚名儿都给抖落出来晒太阳,万一那些学校羞于与咱的母校为伍,来个声明,说是咱老禹自个儿“封”的,咱不是把老禹给害了?

唐骏,别撑了,胡一虎不是个东西,拿咱这点事儿搞什么《一虎一席谈》,搞得纷纷扬扬,可怜咱那些好不容易熬到一官半职的哥们姐们,本来只是花几个别人的钱买个洋博士头衔以备将来升官时有个噱头,这下好,全砸!您再撑下去,可能把他(她)们都牵出来。

唐骏,别撑了,有咱这些校友在,还怕没您一碗饭?方舟子的帐,咱记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来自西太平洋校友的一封信

大连10万M³油罐爆炸气体居然无毒

(火光冲天 图/网易)

前晚,我看到网易首页的醒目处有关于大连10万m³油罐爆炸事件的大幅图片新闻

(消防人员在现场 图/ 网易)

相关报道称:“7月16日,大连30万吨级外籍油轮泄油引发输油管线爆炸。”

恰巧次日,和一位曾做过石油项目的朋友谈及此事,他说:“泄油是不可能引发港区输油管以及油罐爆炸的,除非是外籍油轮先爆炸。

我好奇地问为什么,难道这种大面积的易燃原油不会不小心被烟头、火柴点着?

(海面上大面积的油污清晰可见 图/网易)

他回答道:“因为原油含有各种杂质,闪点、燃点比煤油、汽油、柴油高得多,所以大连的油罐爆炸不可能是被烟头、火柴点着的,即使是不小心。”

“等一下,燃点我能理解,但什么是闪点?”我仍然很疑惑。

“闪点是遇火源时能够闪烁起火的最低温度。在这个温度下,无法持续燃烧。你可以去查一下,闪点:汽油<28℃、煤油28–45℃、轻柴油45–120℃、重柴油>120 ℃;燃点:柴油220℃、汽油427℃——故而柴油机是压燃式发动机,而汽油机必须点燃,只有在充满着可燃气体的空间才有可能由烟头、火花点燃,泄油是不可能在短时间里让港区充满可燃气体。”他为我详细地解释着。

(火势基本扑灭 图/网易)

“也就是说,报道中所说的‘连续六次爆炸’必然是持续明火,比如焊弧、割刀火焰等,或者其他爆炸物引发?”我回忆起以往所在的工厂(纺织品工厂也是最怕火灾),曾给我们做的消防培训。

他点头表示同意。

“报纸上都在强调事发现场离居民区很远,所幸“无剧毒”……其实,毒是有的,且毒性比汽车尾气大得多。如果按照剧毒的芥子气来衡量,原油燃烧产生的毒气不至于闻着就死,也算是不幸中之大幸吧!”

他最后讽刺道。

五·四:总理与北大青年(图演)

来源:豆瓣某相册

文字:多数来自原相册,少数篡改自Pin。

1-1.jpg picture by pin1121

2010年5月4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来到北京大学,与师生亲切交谈。

学一门前的骚动。

挥毫泼墨。

提笔四字——脚踏实地。

我希望你们把我看成一个普通的长者,我希望我的到来不会打扰大家的学习和生活,我不希望把同学们关在楼里,不希望学校安排了一群学生会主席坐在我身边,我是带着一颗心来的,是想来和大家真心交谈的。

大学的教育应该由懂教育的人来办,不是办一阵子,而是办一辈子。

北大学生要培养远大的理想,高尚的情操,渊博的知识,强健的体魄,完整的人格。我每年五四的时候都会走到青年中去,每当这个时候我总会觉得特别的快乐和喜悦。

为什么我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中国的腾飞也许需要十年二十年,那个时候我已经不在了,那个时候担子就落在你们肩上了。你们是祖国未来的栋梁之才,祖国的希望将寄托在你们身上,再由你们交给更年轻的一代。

在食堂与同学们一同进餐。

保镖大哥露脸。

保持队形,不准太近!

演出结束,收奥迪车队回家。 起驾回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