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思的梦

思思:“我梦到爸爸给每个人都买了一个不一样的小蛋糕,有爸爸的,妈妈的,爷爷的,家家的,我的和天天的。我要吃家家的那一个,家家给我了,后来我跟你说:‘我不想吃这个了……我想吃爷爷的那一个。’你就说:‘你这个还没有吃完,吃完这个再吃爷爷的。’我不作声,也不继续吃。你恶狠狠地说:“你——不——吃?!是——吧?!”

妈妈:“对不起,这真像我有时会说的话,真的对不起。我抱抱你吧。”

——记于2018年3月13日

33的手

33伸出她的手给我看,手掌纹路细密,纵横交错。我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她便说:“这双手总给人做过很多家务的感觉。老得很。其实呢,我并不做什么家务。唯唯(她儿子)被人笑话有一双老手,回来跟我说的时候我心里特别难受。这是遗传,我妈妈也这样,有什么办法?我比其他人更关心我这双手,我试过很多种手膜,护手霜。可是,也许一开始擦上去有水润润的感觉,过一会儿就又干了。每年某一个时期,手皮会剥落,干得不行。我的朋友,尤其是新认识的朋友,每当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就会说:“你怎么这么操劳啊?啊?不是做家务做的呀,那你用护手霜啊!”渐渐地,我不再愿意亮出我的手,我会这样。”她将双手交叉,插入腋窝。“我真得懒得解释。”说完眼圈已经红了。我说:“她们太过分了!你可以学天天那句话,他总是对这些人说:‘不要这样说了!我生气了!’ ”33勉强笑了笑。我接着说:“女孩子太不容易了,她们总在容貌上受人非难且毫无回击之力。你是手太老,她是皮肤太黑,她又是眼睛太小,她是腿太粗!这些恶意的攻击实在可恶!她们伤害你,她们应该为此道歉。不要拿这些伤害你的话去自省,费力解释你所为此做出的努力。你要做的真的就是告诉他们:“不要这样说!”33哭了。

思天记20190609-12

我原本打算每天都做记录,还想把天天和思思的事情分开记,但发现做不到。还是每隔一段时间,记得多少记多少吧。

6月9日,带思思去体能中心试课。

很早就听汪说,沌口有一个由年轻的小伙子们办的体能中心。童童一直在那里练习,现在正在学搏击。近来两个孩子在家玩得多,我想增加一些思思的户外活动,于是想到了它。汪不止一次地告诉我,那里的教练都对孩子特别有耐心,特别好。

我刚告诉思思的时候,她挺不愿意的。她担心那儿有很多人,老师会指责她做的不好等等。

我说服她试一试。告诉她,一旦她感觉很糟糕,我会立刻带她走。

我还想到童童在那个时候也有课,便约了一起。思思听到这个消息,放心了很多。

我们先去了童童家,她正在上作文课,思思有些低落。汪问我要不要先送我们过去体能中心,思思不乐意,我便决定等童童上完课一起去。

等到童童,她俩在车上聊天。童童说,体能中心的老师都特别温柔,特别好。思思不大相信,问真的吗?童童贴思思耳朵轻声说:“是真的,我告诉你,实际上就是他们带着我们玩儿!”

车停下来后,童童就拉着思思进了体能中心大门。两个女孩子自己去探索了。中心的小伙子们都挺好,没有夸张的热情,也没有失礼的冷淡。

我看着思思,一点一点地打开僵硬的肩膀。她的表情依然有些慌张,眼神扑朔迷离,不太自然。当她发现,即便动作失误,老师并没有谴责她的意思,旁边也没有人在看着她,她就好多了,流着汗,喝着水。我有点儿担心她体力不足,不过下课以后她说不累。

6月10日带天天去星星幼儿园。

去的时候是8:30,早餐已经供应完了。遇到他们上操,我带着天天拉着小朋友身后的衣角,开着小火车下楼梯。天天对做操没有兴趣,一直摸着我的头发搂着我不松手。回到教室之后。我给他找了一个小伙伴,让他跟那个叫辰辰的男孩子一块玩带去的玩具小车。天天跟他玩起来,我便趁机同他说:“你愿意在这里玩吗?妈妈回家,等到中午的时候再来接你好吗?”天天同意了,跟我挥手拜拜。

中午11点半我去接他时,他两眼挂着眼泪,坐在教室门口的小板凳上等我。见我就扑过来。我问他还好吗,他说他不喜欢这里,没有人跟他玩。他还说有个老师给了他一块面包。“面包还是蛮好吃的。”他评价道。我的电动车开出幼儿园几百米后,他就开始跟我讨论路上的车辆了。一路上,幼儿园的事情就没再跟我说了。

6月12日去江滩。

12:30~14:52我们去了江滩,踢球,打篮球,玩追逐。

下雨之后,我们躲进一家花店。老板热情的招呼我们,说这儿可以做干花手工,思思来了兴致,便坐下去玩,我带了天天去一旁的沙池里挖沙。

干花.jpg
思思在江滩公园的花店里做的干花、蝴蝶标本画。

这10来天他们坐在iPad面前的时间非常多。我总在想办法拉他们出去,接受一下自然的光线的照射。

思思今天告诉我说,如果你不嫌弃你自己看手机,你就不会嫌弃我们看iPad。我笑着跟她说,你懂的比妈妈多多了。

孩子们说的话

1.

今天一个太婆在散步时突然走过来对天天说:“哎,给我玩一下你的球好不好?” 我摆摆手,说:“请不要这样。你不是真的想玩他的球,对吗?那就不要这样说。” 太婆一愣。天天对她说:“不要这样撩我!” 太婆懂了,赶紧说:“好好好,我不撩你了!”太婆走后,我惊讶地对天天说:“哇,你说得好清楚!” 天天说:“嗯,我说的好清楚。”

2.

今天早晨给思思布置任务时,间歇式焦虑症发作。说了很多浑话,诸如:“你不会做(数学题)让我很沮丧,很失望,让我觉得我这么安排你学数学是不行的,让我觉得我都白教了……如果没有文凭,我不知道以后你找不找不到工作!不知道你能否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我很害怕,我怕我这样做是不对的!”

思思眼睛红了,但仍平静地说:“你没有白教,我问问题是在跟自己说话,不是要你回答。要是我花时间想一想,我会做出来的。你也不用担心我以后找不到工作什么的,因为那是我的事情,不是你的错。”

在饭桌上我们互相拥抱,原谅了彼此。思思说的最后一句话让我感到,她真的开始,愿意为自己负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