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的一周

我感到毫无生气,什么也不想做,什么也不想听,什么也不想看——除了手机。

手机屏幕吃掉我的时间,吃得我颈椎摇摇欲坠。当我仰起头或者用双手手掌挤压它时,我听得到嘎嘣的骨头响声。我一边自责一边停不下来地刷手机,再看一会儿,我的眼睛突然感到一阵刺痛。我闭上眼,想到我在这么一个昏暗的角落已经呆了一个多小时,而我的眼镜,我的眼镜在哪里?为什么不去一个更明亮的地方戴上眼镜,这是最起码的。

还没有等我埋怨完,我抬眼看到混乱的客厅和两个盯着ipad的孩子。我站起来,脑袋一阵晕眩。我也许该去睡一下,睡之前,我得叫他们停下来!我受不了了!

他们听到我的咆哮,思思先迅速地关掉ipad,天天嚎嚎大哭。我一阵尿急,蹲在马桶上生闷气。

好饿,吃什么?早上的面条已经在肚子里消化光了,胃里面空空的,像刮起了风。

从厕所出来,蹲到天天面前给他擦眼泪,再问思思,又像是问自己:“吃什么?饿不饿?”

天天马上说:“我吃了面条的,我是饱的。”

思思说:“还好。” 她再看了我一眼,说:“是有一点饿了。”

我焦虑起来,吃什么,还得去买菜。家里一点儿零食也没有了。

游魂似的,我也不知怎么解决了吃的问题,赖在家里不想去菜场买菜,也许应该直接手机下单。

这个想法十分可怕,因为一旦我拿起手机,我首先刷的是微信,而不是什么生鲜app。

我刷了二十来分钟,思思和天天,又坐在ipad面前了,我只好定下一个滴滴钟,“二十分钟休息一下眼睛知道吗?”我麻木地说道。

我躺进被子,刚睡着,手机响了。我醒得极不情愿,内心挣扎了一下,起身拿来手机,看到一条垃圾短信。

我打开手机,又刷向微信,看了一篇不痛不痒的文章,我感到头痛欲裂。

我甩掉手机,还想继续睡,可是已经睡不着了。

客厅里,天天嚷了起来。

思天记20191028~1108

思思:

数学

上周五到周日没有上数学课,周一上了一次,周二没上,周三、周四上了一次数学课。周五没有上。

内容是回顾9月底布置给她的习题,做题时她遇到不会的题就来找我,我想了个办法不让她总找我,我说:“你只做你最有把握的。一切有疑虑的,不会做的,就空着好了。”

这样做了大概两周,我让她停下来,我花了两天晚上去看她做的那些题。果然,大多数情况下,只要是她做的,就是对的。没做的,是一些她看不懂的题目,多数是文字较长较复杂的应用题和判断题。做错的,是她理解错误的部分。

跟她一起看这些题时,我让她念出题,问她每一句她明不明白,确认每一句的意思后,她就能做出来了。

到了准备讲解测量那一节,我们刚好在做手工娃娃屋,我发现里面有很多需要测量的步骤,便交给思思去量去剪,她问:“26mm怎么量?“我就直接告诉她:“直尺上的两厘米看到了吗?再加六毫米。” 她剪了好几轮,就自己会量会剪了。我认为测量这一节不用单独讲了,过一阵子她再做这些题,迎刃而解吧。

语文

去商场,思思想做蛋糕,可那家烘培店已经关了。爸爸陪天天在沙池里玩的时候,思思和我坐在对面的喂鱼的大鱼缸旁休息。我说不如上语文课吧,她勉为其难地说好吧。

我:“今天讲讲如何描写一样动物,就来说说这条鱼吧。”

思思:“我不知道怎么写。”

我:“如果画,你怎么画这条鱼?”

思思:“先画身体……”

我:“它是什么形状……”

思思:“嗯,很难说是个什么形状。”

我:“那它头部是什么形状?它大概多长?胖还是瘦?什么颜色?”

思思:“头……比较像三角形吧,有一分米哦哦,不对,两分米长?胖胖的吧,还扁扁的,颜色,底色是白色的,红色的点点。”

回家后她说她不记得我们讨论的具体说法了,我说:“那你就不管我们讨论的,你自己想怎么写怎么写吧。”

次日,我感冒了,吃午饭的时候我蔫蔫地,撑着下巴。她说:“我知道你的感觉,我生病的时候身上软软的,像一朵云,到处飘呀飘,口里又没味,好苦,吃什么都没味。就想躺着。” 我一精神,说:“哎呀,你说得好好呀,写下来吧,就当今天的语文作业了。”

她说:“是吗?那我写下来吧。”

我问:“你不会觉得妈妈好烦吧,以后都不敢讲话了,免得妈妈要我写下来。”

她摇头摸摸我说:“不会啦!”

preview

11月5日夜晚,我们去看了音乐剧《玛蒂尔达》,我给了她传单和票根,让她记录一下,当上语文课了。

preview

英语:

绘本app,从每天要读五、六本A~C级别的,到现在每天只读一本A级别的。A级别的绘本都是同一个句式,读得越来越熟练了。

看《玛蒂尔达》的时候,她听到“Sometimes”时兴奋了一下,这个也是她爱看的Pickle猫(培生儿童英语第一级别里的一个关于猫的系列读本)里那句话里出现过两次的词:“Sometimes she was a good little kitten, sometimes she was not so good.”。提一句,这句话思思能很溜地说出来。

钢琴:

阮老师微信我说:“今天(思思)跟我说虽然越来越难,但是越来越好听了。弹会之后又补了一句‘其实也不是很难,熟了还挺简单的’”。

我:“能这样跟你聊一聊太好了!”

阮:“希望她可以享受钢琴带来的旋律,这样她的钢琴学习过程就会很轻松和开心。成绩不是最终目的,而是过程带来的美好,我也喜欢她可以和我无话不谈,不仅仅是钢琴上的。”

画画:

最近她热衷画一些与吃的和游戏相关的小画。

preview

preview

preview

11月2日,大仁艺术组织了植物园的写生。

preview

写生后,思思和小伙伴茜茜一起在“自然集市”里逛。排队扔苍耳时,前面一个男孩突然回头抱怨:“是谁扔到我头上?” 茜茜反应很快,立马指着思思说:“不是我!是她!!”

思思愣在原处,男孩白了她一眼。思思委屈极了,我抱住她,问:“你扔的?”

思思含泪说:“不是,我扔到地上了,你瞧。”

我跟茜茜说:“哦,不是思思扔的,你说错了。”

茜茜夸张地说:“哦!对不起呀,思思,是我错怪你了!”

思思说了句:“没关系。”就又被她拉跑了。

茜茜大声嚷:“思思,我们要把所有的摊位都看一遍,再选出自己最喜欢的一个,好不好?”

思思没吭声。

她们俩还一起画了个脸。这让我非常吃惊,因为思思以前表示过不愿意画,她选择了个猫脸,茜茜选了个熊猫脸。赵大仁见着茜茜开玩笑道:“我知道你画的是什么!是斑马!”

茜茜很生气。她有点后悔选了个熊猫脸,觉得丑。

烹饪:

思思看了好多烹饪视频,喜欢的菜谱反复看很多遍。她不停地跟我说蛋包饭、寿司、椰汁糯米芒果饭、牛排汉堡……我知道她嘴馋了,悄悄买了食材,凑齐食材了就给她做。

她自己能做的,就让她自己做,自己单独完成不了的,我就跟她一起做。

天天:

跟姐姐去体能中心染上了感冒,鼻涕很多,夜晚睡觉容易惊醒,没有吃药,四天左右就痊愈了。前阵子老打嗝,早上一起床的那段时间,恨不得每一分每一秒都打,弄得我很焦虑。后来跟D说了一下,他说没事吧,就是吃的食物太多淀粉了。我继而焦虑地买苹果和他愿意吃的蔬菜,恨不得一口让他吃得肠胃功能健全。后来发现我的焦虑影响他,就渐渐放下了。这一感冒,似乎他注意力全集中在如何处理多出来的鼻涕了,就不怎么打嗝了。D说:“大概就是那一阵子吧。”

打游戏Earn to die2,一辆车要从城市废墟穿过一堆僵尸。他的关注点在车上,每跑一轮就会得积分,积分可以换车的装备,积分的数额随着跑的次数递增,有时会增加到千位,他说:”这个要一千分!” D叹道,思思一年级的时候百位数还不太认识呢。我想,这阵子的数学课就靠Earn to die2了。

思天记20191023~27

思思:

1、数学

多位数与一位数的乘法,当多位数从两位数增加到三位数时,竖式的优势显示出来,劣势也同样显示出来——思思算着算着不知道该算乘法还是加法了。题目一多,连两位数乘以一位数也犯糊涂。比如:

25日这天,我检查出思思算错的题(下面这张图里第二排),发现思思记不住竖式的计算规则和格式,当三位数乘以一位数又有进位时,她尤其糊涂。

得知自己做错了,思思红了眼睛,觉得自己很笨。我抱抱她,告诉她妈妈小时候也出错,又让她还用以前的方法计算,先不去想竖式的规则,口算几道题后,我发现她完全没有问题。说:“今天就不写数学题了。去玩吧。”

她玩的时候我看了下三年级可汗的乘法课,个位数乘以个位数分成了:个位数乘以2、乘以4、乘以5及5以上的数字的算法等等,显然比思思三年级数学教材有耐性多了。其中一节课讲了4X7,把7破开,七组4逐变成五组4加上两组4,这个方法让我颇感意外,如果小的时候知道不背诵乘法口诀表也算得出结果,会觉得自己很厉害吧,起码不会焦虑和紧张,怕背不下来。

26~27日都没有上数学课,我想起《妈妈教的数学》里有一节是专门讲乘法竖式的,就重新翻来看。作者小的时候算两位数乘以一位数的时候经常忘记进位,他妈妈给了他另一种算法。比如12 x 9, 我们的课本里竖式是这样的:

孙的妈妈提供的算法是这样的:

他说,挺浪废纸,但准确率很高。很多年后查英文资料,才知道这是印度的一种算法。

我用这种方法自己算了几道题,一开始觉得很不习惯,后来发现这样算的好处是不用同时处理乘法和加法,而是算完了乘法后再算加法。

孙说:“儿童心理学显示,孩子对于形式上明显的标志或者能够依赖的线条更容易接受;而对于按照某种格式来排列事物的接受程度较低,除非将格子写在白纸上。”

我很好奇思思会怎么想。28日,我跟她回顾了三种已知的算法,再介绍了孙的算法。全部都算完后她画了只猫,天天跑过来,让我又画了一只,再让思思给他画了一只。

她挺迷惑,因为第四种算法看上去比前三种复杂多了,她不知道这有什么好处。到了下午,我让她拿了个有格子的算数本,出了几道题,特意要她使用今天学的方法来算,为了验证是否正确,鼓励她使用竖式验算。前面三道题她都在熟悉数字排列的方法,等算到第四题时,我感到她有点兴奋起来了。好像跟我算的感受差不多。

2、语文

我翻看《美国语文》第一课到第五课,才发现它的课程安排是有其用意的。看看下面这两课的内容,全部是陈述性的短句子,不停重复。

Lesson 1

The boy is Ned.

Ned is a boy.

The boy has a dog.

The boy is Ned.

The dog is Bob.

Lesson 5

A cat is on the box.

The cat is not Tab.

A jug is on the box

Milk is in the jug.

The cat cannot get the milk.

The girl has not fed the cat.

A man has a dog.

The dog is not Bob.

A boy fed the dog.

The dog can run.

The man has a gun.

The man and the dog can run.

我由此产生了个想法,布置了写作的任务,第一次要求描述家里的人和这个人的东西。第二次要求她描写猫的五个行为。思思完成得很轻松。下面是她写的。

我想起两年前我就让思思写过日记,写大段的文字对她而言非常困难。首先体力就不足,写一下就手酸。一般是她先说,我给她理一遍,她写下来。也偶尔有她单独写的时候。她在手机的备忘录里自主记载过几件事,她口述,语音软件逐转成文字,还有些字她手写录入。

我听过她与小伙伴们交谈,很惊讶她们的容错能力:只言片语,各种指代,彼此就能懂。约定出去玩,不规定时间和地点,她也很满意,直到跟我抱怨:“她说下午来找我啊,现在都晚上了。”我为此很着急过一阵,但想到如果我纠正她,她肯定会扫兴,就懒得说了。

25日我们读了《论语》的另外两篇。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者也,其人之本也?”

我跟思思解释孝和悌的意思分别是“善待父母”和“遵从兄长”,告诉她“犯上和作乱”这种说法,均是从“有权的管理者”的角度来观察的被管理者的行为。我说孔子四处游说,希望君主推行仁政,这可能说明当时的君主们主要推行暴政。思思说:“……前几天学的诗里提到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好造业(可怜)。”我说这首诗描述的不是同朝代的事,但确实就是横征暴敛下可怜的民众的生存状态。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思思问:“为什么巧言令色,就不仁了?好生说话,行为举止又好,怎么就不好了呢?”我想了下说:“字面上‘巧’和‘令’都是美好的意思,关键是这不是真的,是假的。”思思说:“我明白了,都是装出来的。”

3、英语

绘本阅读和跟读。

4、钢琴

每天花在琴上的时间好像超过五分钟了。

5、体能课

思思这个班,原本两个孩子上课,我总会提前与另外一个孩子家长确认下他是否请假。一个人上课太无聊了。目前上课的孩子增加到四个。分别是五岁、六岁、七岁和八岁。思思最大。是唯一的一个女孩。课上不仅增加了孩子,还莫名增加了个女教练。她脾气不是很好,说话声音很高,让我想到我的小学体育老师。后来知道,她是来实习的,我在想怎么跟馆里的负责人商量,不要再要她掺和进来了。好好的课,给搞得像劳改。

6、美术

思思最近在家里画了好些小画,改天整理一下发出来。

天天:

前几天晚饭时我对着思思发了一顿臭脾气,说了很多混账话,比如我感到自己在伺候你,但却讨不到好,你不想吃又不直接说,吃完了又要凑我脸跟前讨赏一样,你这样委屈的样子搞得我像很恶毒的一个妈,我有那么让你害怕吗?!中途思思说要上厕所,等她回来的时候,我用手撑住脸,眼泪冒出来,我明白刚才说的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幻想,我害怕被责备到无以复加的境地,就找她来出气。天天坐在旁边,自己用勺子闷闷地吃饭,居然把饭也吃得差不多了,在那一刻之前,他从来没有自己吃完过一顿饭,都是我喂他。我对他说:“明天也自己吃吧。”他说好。我再跟思思说:“思思,妈妈从来不逼迫你吃饭,三岁之前,逼迫你吃饭,吃很多饭,不吃就打嘴巴的人是家家,不是妈妈,你恨这些事,但不要再拿这些事来对付我了。我做饭是很辛苦,但是即便你不吃,我也不会讨厌你。”她说:“我蛮怕你讨厌我。”我说:“心情不好的时候肯定会觉得做了一桌子又没人吃,好沮丧,但是不会讨厌你。妈妈自己也有没胃口不想吃的时候。”最后揽住两个娃抱了半天。

冬天一点一点地来了,我尽量让天天自己穿衣裤。他总是说:“啊,这太难了。”我就说:“那就多练习几次吧。”他还是会边说难边试着穿,总体来说,他慢慢来,不慌不忙。

读英文绘本的时候,app会给他打分,渐渐地,他能正确地说出那些得分。至于自己得了79分还是97分,他没有察觉出分别,app评论说:“Good!”和“perfect”,他知道那都是在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