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讨厌

我讨厌

我讨厌他们,

疲惫不思考。

黑暗,

从不张口。

做梦醒来上了个厕所,口里好苦,喝了好多口冰凉的水,脑子里停了这几句在梦里的话,我顺手拿铅笔在纸上记下来了。

捏了一只小麋鹿

preview

今年夏天我买了很多超轻泥,还买了好多本“七号人”的超轻泥教程。我有个想法,就是想看能不能用超轻泥实现雕塑的效果。这个想法一直只停留在想法上,并没有付诸行动。我有很多理由不开始,譬如家里的小猫球球因为要治疗耳螨而被隔离到思思的小房间了,所以客厅里的手工区就被思思占用了,这样我就失去了平时画画和捏泥人的桌子,这让我很烦躁。后来,D建议我把餐桌的一角设计成我的工作区,这样我就又有了自己的角落,这个问题算是解决了,而我只想把笔记本搬过来上网,把捏泥人儿的事又抛到脑后了。看来,我虽然有这么一个想法,但是却没有真的想实现它的动力。我很容易责备自己,每当看着我搁在脚下的那一大盒子超轻泥就充满了罪恶感。而就算是这一盒子罪恶感,也是前几周我才从思思的房间里扒拉出来的。有一种力量明显比我想要去做事的力量更强大,我对她既熟悉又困惑。

D跟我聊过什么事情会让人产生羞耻感。她必须满足三个条件:

一、这件事被禁止;

二、这件事让人欲罢不能;

三、被禁止的原因实际上说不清道不明。

我想禁止自己做的事情就是玩手机和上网以及晚睡。而这三件事就是让我欲罢不能。而为什么我不应该玩手机、上网和晚睡呢?这原因有点说不清道不明。只要我对这三件事一直怀有羞耻感,我就很难动身去做其他事。我没有被充分满足,我潜意识里认为这三项是永远无法满足的窟窿,是黑洞!它吸收我的精力,破坏我的健康,损坏我的自尊,她们是三只妖怪,要在我的大脑里作威作福。

有一天我躺在床上对着孩子们嚎叫:“我受不了了,我们每天这么晚睡觉,这样下去会完蛋的!妈妈的脖子快断掉了,可妈妈还是在玩手机!妈妈太坏了!”

思思摸摸我说:“我们不会完蛋的,妈妈!妈妈你不坏!”

天天说:“妈妈你开玩笑的吧,妈妈你的脖子不会断的,妈妈你不坏,我一百喜欢你,我一万喜欢你,哦。”

我抱着两个孩子更羞愧了。

我现在每天要对自己说一万个:“请不要怪罪你自己。”

今天中午,我上网跟三、四个朋友微信聊了天,断断续续,一直聊到晚上。我没有做午饭和晚饭,孩子们饿了我就煮泡面、蒸花卷和桂花糕给他们吃。我自己也吃那些。直到聊天都步入尾声,我倒了杯水,边喝边清理了一下脚边放超轻泥的透明盒子,翻开一本教程,选了麋鹿造型,试着捏了捏。

思思跑来餐厅自己倒水喝,看到我的麋鹿说:“妈妈你捏的好可爱呀。”

记梦20200107

我blog里有一个集子,记录了我做过的一些梦。我梦的数量远远超过这个集子,不是因为醒来后我不记得那些梦了,而是记录起来太辛苦了——我太爱做梦了。

如果白天感到压力,我往往会做两种类型的梦:一种是考试梦,尤其是考数学;另一种是上课梦,学生们用充满嘲弄的眼神看着在讲台上频频出错的我。

昨晚上我做了考试梦,有一阵未出现在我梦境里的汪老师(小学数学老师)再次登场。我先是在家里磨蹭,发现已经到了十点,惊得一身汗。有人告诉我数学考试是十点半开始,我才安心下来,因为我的小学就在我家那单元的对面。我翻数学书,都是我教思思的内容,我觉得还好,我能应付,就出发了。到了考场,我碰到很多小学同学,他们都还是小学时的模样,那个当年我挺喜欢的小男孩正在教室聒噪,仿佛要引起我的注意。一个女同学嘟着嘴跟我抱怨:“他打我!” 我看看她的脸,额头上果然有两道细微的血丝,可能是被抓的。我搂住她,像搂住思思一样。我突然就明白了,很多年前,这个让人讨厌,举止做作的女同学实际上是缺人疼爱。汪老师来了,他带来试卷,好厚一叠,我一层一层地翻,发现都是练习题而非考卷。有人问,试卷在哪里?他反问:“考试不知道试卷在哪里?” 并指了指我手边的一个透明塑料袋,我一喜,赶紧先小心翼翼地写名字,我歪歪扭扭地,写的却是思思的名字。打开塑料袋,里面是手工材料,大家哈哈大笑,原来没有试卷啊!汪老师说:“叫你们别出声,今天只讲题,不考试!”大家欢呼。

离开学校,外面淅淅沥沥正下着雨,我带一个同学去买衣服,那条街是我梦里常出现的一条并不存在的街。最靠外的门面很冷清,老板娘很热情地说:“都可以试的,看这条牛仔裤怎么样?”我拉我的同学往里面走,梦里我不知道在里面那家更便宜的店里买过多少衣服了,很热心地指点她不要在外面这家买。她随我进到室内,熟悉的格局变了,里面改造成了一家大型连锁理发店。“都是Tonny老师了啊!以前前面是个优衣库。”我感叹。

闹钟响了,我醒来了,梦结束了。

思思的小学今天期末考试,我今天要去政务中心。

 

思天记2019过完了

思思
数学
        花了一周的时间,我们学习集合这个概念。
preview
        我记录了第一天时我们上课的情形。
        第2周回顾分数。
        第3周回顾倍数。她知道了“多一倍”和“一倍”的区别。
        第4周回顾两位数和三位数的加减法
        第5周学习小数。
preview
        思思对小数的理解就是钱,一块五毛钱写作:1.5元。这个点五就是五毛钱。我问她一块钱里有几个一毛钱,她说有10个一毛钱,我问她一毛钱等于多少块?怎么用小数表示,她在白板上画了红色的图示,算出是0.1块钱。她自己追问一句:“那2块钱里有几个一毛(角)钱?” 我鼓励她算一算,她又在白板上画陀陀,想很久,算出有20个。
        后面几周回顾了长方形和正方形还有两位数乘以两位数。
        她提起笔,却忘记两位数的乘法怎么列算式,自然也不记得竖式怎么列,我说,你先把计算方式放在一边,看看自己可不可以想办法算出来。
        我给她出了一道题:14×12,她把14拆成10和4,再把12拆成10和2,但是在计算的时候,她只算了10×10以及4×2。得知是错的,她很沮丧,直到发现错误。
        我再给她一个16 x 13,她仔细地列出白板中右上角的式子:
preview
        这一次她一个也没有漏掉,算得很清楚。
        接着我跟她演示了印度算法,她记起来了,演算了很多道题,再用计算器核对一遍,每次算完她都惊讶地说:“哇,是对的!”
preview
语文:
        有一天思思迷上了《一分钟推理》这本书。有些她能想出答案,有些想不出她就直接翻答案看。
        她看了不下十几个故事,终于疲了,把书丢在一边。再没看了。
        《美国语文》第2册第1单元迅速的读完了,第1天我原本只讲一个故事,把这个故事分两课讲。思思读了第1课便要读第2课,说想知道结局。读完了第2课又想看第3课的故事,这故事又分两课,自然也是读完了。接着她要求读完后面所有的故事。她捧着书对我说,我要自己看,看完了再讲给你听。我很高兴。
        《美国语文》2里有一个章节是历史故事,我们读了《沃特.罗利爵士》的故事,刚巧她在看《皓镧传》,对吕不韦很感兴趣,我就跟她一起读《吴姐姐讲故事》里关于吕不韦的那一节。我们对照这两个“大臣”的故事,问她有什么共同点,她说:“这两个人最后都死了。” 我感叹:“不论是罗利爵士还是吕不韦,他们同女王和皇帝的关系都是不平等的。他们都希望通过攀附权贵获得权力,结果都因手握权力而丧命。”
        次日我们继续读历史故事,《罗伯特.布鲁斯》的故事太过传奇而显得不可信,它讲述了布鲁斯国王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看到蜘蛛结网,失败六次后第七次结网成功,继而鼓励了他在六次率兵打了败仗后,终于打赢了一场重要的战役,把敌人赶出了他的国家。
        作为对照篇,我选择了《程婴义救赵氏孤儿》这个故事。思思对这个故事相当震惊。为了挽救赵朔的儿子,程婴和公孙杵臼居然拿另一个无辜的婴儿替他死了!思思哭了,她说:“他们太残忍了!”吴涵碧在这篇文章的开头说这个故事在《史记》中有相当详细的记载,“并非虚构”。她还说:“这个故事表现了中国人重‘义’的精神。”这真让人不寒而栗。
英语:
        几乎都不读绘本app了。彻底不感兴趣了。还没有想好怎么上英语课。我觉得应该继续给她听英语故事,但是每天怎么就找不到合适的时间念给或者放给她听。
钢琴:
        思思每日练琴的时间非常非常短,有时不练。让我意外的是,最近一次课,也就是19年的最后一次课,我很担心她的复课情况,在她下课后我拉住老师在小房间里聊了一下。
        阮老师对我说:“没有呀,我没有觉得思思复课情况很差啊。她今天上课之前就对我说她有个地方总也弹不好,我就对她说不必担心,如果觉得实在很困难,今天这节课可以不上新课,继续练习上一次课的曲子……我认为思思对自己的要求提高了,她弹奏了那首曲子,只有其中一个小节她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完整地弹下来了。我跟她讲解了一下,最后她顺利了完成了那支曲子……我不知她在家里的情况怎么样,我现在觉得她什么都愿意跟我讲。”
        我听完很高兴。
        思思问:“你跟阮老师讲什么话呀?”
        我突然被她问,没有准备,生硬地说:“哦,我想请阮老师到我们家做客。“
        到了夜晚睡觉前,我跟思思说:“对不起啊思思,我对你撒谎了。我找阮老师讲话,并不是请她来我们家做客——虽然,说起来我还真有点想请她过来玩一下。我今天也是临时想问问阮老师你上课的情况,因为我观察到你这一周基本上没有练习那支断腕练习曲,而那支曲子听上去有点难,所以我很想知道老师今天上课是个什么情况。对不起啊,对你撒谎了。”
        思思说:“哦,我不生你气!”
        我说:“你没怎么练习对吗?”
        思思说:“是啊,我在想……有个地方弹不好。”
        我这才意识到,很多时候,思思坐在琴旁边发呆,并不是脑袋空空,她没有弹,但是她在思考。所以真正弹起来,她并没有慌乱得一塌糊涂,而是仅仅在她困惑的地方略有停顿。
        “老师说只要慢慢弹就可以弹好。” 我补充道。
        “是呀,我现在会弹了。”思思说。
其他:
        在2019年圣诞前几天,我通过朋友的朋友认识了一些基督教的在家上学家庭,她们热情地邀请我们去参加了一个教会学校举办的圣诞活动。接着,在第二个周四,我们相约到图书馆的儿童区让孩子们接触玩耍。接着,武汉的流感来了,大家人心惶惶,不敢去人多的地方聚会,就约好等这阵子过去了再约。
preview
天天:
preview
        思思上体能课的时候,天天就在旁边的空地上同我玩“警车追小偷车”,他正打算围一个“监狱”。
preview
        我想起思思的棉服脏了,拿到院子里,又拿来刷子和干洗喷雾,招呼孩子们跟我一起刷。他们刷两下就觉得无趣,去旁边追逐。我刷好了两件衣服,又陪他们在外面玩了一个多小时。天真冷,我们都想快点钻回温暖的屋子。
        天天已经会流利地从1数到19了。他还会做下面这样的计算题:
        妈妈:天天开车,车上有爸爸、妈妈和姐姐。请问车上一共有几个人?
        天天:嗯……1、2、3、4,一共四个人!
        妈妈:车开到爸爸上班的地方,爸爸下车了。现在车上还有几个人?
        天天:(毫不犹豫地)三个人!
        妈妈:车继续开呀开,开到妈妈带姐姐去上课的地方,妈妈和姐姐跟天天说拜拜,就下车了,现在车上还有几个人?
天天:1个人!是天天!
        妈妈:哦,天天把车停在地下停车场,他下了车,用钥匙关了车门。这下,天天的车上还有几个人?
        天天:零个人!就是没得人啦!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