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莲行观后奇思

凤凰卫视杨锦麟先生6月21日有一期《走读大中华》,邀请了台湾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先生一同走访台湾花莲的精细农业,看完后颇感动。

宋楚瑜先生曾担任台湾唯一的民选省长,他曾走遍台湾309个乡,大力推广花莲的有机农作物。

宝岛上的有机无毒农业包括机米、山苦瓜、大西瓜等,农会建设了大冷库以及瓜地里的自动浇灌设施。由于花莲是一个多台风侵袭的地区,政府的农贷救济补偿措施,令实施有机农作物生产的农户得以利益保障。至今为止,花莲的农户已有50%接纳了这种精细农业的耕作方式。

看完后,感慨万千,不禁想:如果大陆的农户也能得到如此的“呵护”,该有多好!

突然,我联想到了如今的人民币汇率问题,产生了一连串的奇思怪想,之所以称“怪”,是因为会伤及某些l利益集团,所以实现不了,只能是想想而已。

目前,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在6.7左右,今年3月14日,我国宣布“人民币价值没有被低估”,表现出人民币坚决不升值的决心;6月19日,为避免在G20会议上成为众矢之的,央行宣布放弃钉死美元的措施,重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虽说我们强调的是汇率有升有跌,但是在一直强调中国经济较快增长、今年财税收入可能高达8万亿元、出口恢复到金融危机以前的水平……人民币除了升值,有贬值的借口吗?

国内反对人民币升值的很多,除了既得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外(如房地产泡沫之所以形成,正是人民币升值预期导致热钱涌入,巨额的外汇占款所致;人民币缓慢升值也符合房地产维持泡沫的需要),此外,还有不少目光短浅的善意傻瓜,他们担忧“人民币升值将导致企业倒闭——大量失业——社会动荡”。

的确,中国的比较优势就是低素质的劳动力资源丰裕,如果放弃劳动密集型产业,结构性失业难以解决,而绝大多数农民工不适应高科技产业的素质要求;另外,从劳动密集型产业转向创新型经济,缺的不是资本,而是创新型人才,但目前中国的教育承担不了培养创新型人才的重负。

但是,我国外贸的一个重要特点是两头在外的加工贸易,占出口总额的55-60%,因此,出口企业们并不担心本币升值,进口料件的同幅度降价使该类型企业能够承担30%的升值幅度(压力测试的结论)。

而且,如果我国大量进口各种资源,本币升值降低原料成本,反倒有利于控制通货膨胀。

农民工大量失业是必然的。出路何在?台湾花莲的精细农业不正是发展的方向吗?农村城镇化是必然的发展趋势,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亦有提及。现代社会城镇人口应占到总人口的75%,靠农民工进城打工是解决不了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