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班记录——点点

自2017年下半年起,我陆续招收了几个住在我们小区里不足3岁的孩子来我家玩游戏、唱跳英语歌、听故事、画画等。我管它叫托班。“上课”时,孩子们和天天在一起,每次1个小时,每周两到三次。这样,我便可以一边带自己的孩子,一边工作了。

点点,一岁七个月,女孩。有副极度不高兴的脸。眉头皱成一团,很少笑。哭的时候浑身紧张,握紧拳头,埋头大叫。

刚来我家时,她像一只小猴牢牢地趴在她外婆的身上,不肯脱鞋。不肯落地。外婆说:“哎!我们在家,在垫子上玩就会脱鞋呀,怎么在这里不愿意脱鞋呀?”我示意她外婆不要继续责难她,说没关系。

第一次课,我试着给她唱儿歌、讲故事、玩积木。她面无表情的盯着我,听了一会儿歌。一旦拽住一颗积木,就死死的不松手。一副防御的样子。她去抢天天手上的积木。天天哇哇大哭。她看看天天又看看我,再看看坐在沙发上的外婆。也扬起头,佯装哭泣。哭两下停着,睁开眼看一看。见没有大人干预,她便停止了哭泣。我抱着天天安慰一下,天天眼角的泪还未干,便又投入到另外一个积木游戏中。点点不甘心地又一次破坏了天天刚刚搭起的积木泄愤,由此激起天天更大一轮嚎哭。

我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们两人。天天找我要拥抱。我抱住天天,对点点说:“点点刚才手里的积木被天天拽很不高兴,现在把天天刚刚搭的积木给推倒了,天天挺生气,也挺伤心的。”

我拿起一块积木给天天,他又开始安静地搭积木。不一会儿,点点转过身去把书架上的书全部拉倒在地。在沙发上的外婆有点儿坐不住了。我向她伸出手臂轻轻摆了摆,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

这就是当天点点拉下书架的书

天天对点点把所有的书都从书架拉下来,并不太在意,指着地上一本托马斯的书,要我给他念。我坐在一摊书里开始给他讲托马斯。

点点慢慢被吸引过来。听我讲了一会儿。接着被小猪佩奇的那套硬壳手掌书吸引过去。她将小书都拉出来,然后一本本的想塞进去。

小猪佩奇手掌书

时间到了,点点拽紧小书,不肯还给我。我跟她外婆说:”一会儿我会从她手上拿回这套书,她应该会哭一会儿,你抱着她,不用说什么。“ 我从点点手里夺过小书,慢慢说:”书要还给阿姨了,下次还可以过来看。“ 她立刻拼命哭起来。我心里并不清楚她到底会哭多久,结果还没等外婆把她抱到门口,她就骤然停止了哭泣。

第二次课,他们的冲突更多更密集。

第三次课,点点被抱来了之后不愿意进门,感到很害怕。天天也把门关上,不让她们进来,僵持了一会儿之后,天天也想在外面去玩,所以干脆就出去了。我跟她外婆说不必勉强,今天就不上课了,我们出去走走吧,让他们互相熟悉一下。

在外面,天天和点点基本上互相不理睬,各玩各的。点点满处跑。我找机会跟她外婆说了很多话。她感到很惊讶我说孩子摔倒了,要去扶。她说她一向都是不扶的。我就跟她说,刚才在小坡上的时候,你那么担心她摔倒。一定要牵着扶着。而她在平地上走,真的摔倒了,你又不去扶她。这其实是矛盾的。我说你要相信你的感受,当你觉得真的需要帮助她的时候或她向你求助的时候,就去毫不犹豫地帮她。只要这个感情是真的,就不会宠坏孩子。她还提到在家里发现保姆们真的很喜欢说孩子好棒。她说她向保姆们强调,不要再说好棒。我对她说,大人们只要是出自真心感到孩子的进步,说好棒是没有问题的,但如果发现自己只是没话找话,随口说说,这种好棒就没有意义。一旦哪天停止过分夸奖她,孩子会有种受到惩罚的感觉。我说我们不必着急在家里开始上课,明天你还是把她抱来,如果她不愿意进屋子,我们就还是出来玩。她说好好好好,我也没有指望她一下子就变好。

我原本以为,点点会这样持续几次都不愿意进屋。没想到,那次户外活动之后。她就愿意进我家来玩了。天天也没有把他们关在门外了。

慢慢地,点点的笑容多起来,和天天有来有往,虽然也打斗了一两回,但基本上还挺和睦的。

最近上课就是我提供一些玩具,孩子们自己玩,我和她外婆讲一下话。

溜冰鞋

客厅经常就是这样混乱着 
 

一大早天天要穿溜冰鞋。客厅里还一片狼藉。垫子上还有思思昨天吃蛋卷时留下的一大片渣。我定一定神,同意了。我不仅给他穿上了溜冰鞋,还给他戴上了护具。本想让他就在走廊上滑一下,结果他指着客厅说要下去。我很犯难,想跟他说,不要在垫子上滑,可是垫子就在地上占了一大片,显然做不到嘛!于是跟思思说,我们赶紧收拾一下,空出一些地面给他滑吧。思思同意了,我们三下五下略微收拾了一下。我刚把垫子卷起来,天天就大叫不行。我蹲下身,对他轻轻说,溜冰鞋在垫子上滑不动,而且垫子受不了你的溜冰鞋在上面蹭,会弄破的。天天的脸上表情还没来得及变化,嘴里回答我说:“好!”(他每每说“好”的时候真让人心旷神怡)我收好垫子牵着他的手在地上滑。他最近站得越来越稳了。也能走几步。我只用轻轻的拎着他几根手指。不到两分钟后,天天说:“妈妈,我不滑了,给我脱溜冰鞋,我要玩车车。”我大舒一口气,我真不知道他会让我弓着腰牵着他的手滑多久?没想到这么快他就改变主意了。我高兴地给他脱鞋,他也高兴地去玩他的玩具车了。

天天的要求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对抗。这让我非常乐意帮他去做他想做的事。他让我感到,可能压根就不存在什么Terrible two。

笔顺

(图/Pin 滑滑梯)

早上陪思思写语文作业,有一道题是考笔顺。她出错了,我握着她的手把“我”字重新写了一遍,告诉她最后一笔是点。她不高兴,在写下一道题的时候故意将轻声的拼音加上一声,抬眼看我一下,假装慌张地擦掉。我没好气地说:“思思,你这道题是故意这么写的对吧?因为我刚才纠正你“我”的写法让你不开心了! ”思思点点头,喃喃道:“我已经写习惯了!”天天拿着思思盖着盖子的剪刀凑我面前,说:”打开,打开。“、我声音变高,说:“拿去给姐姐!”起身拉开洗衣机的门,准备晒衣服。

清衣服到盆里,觉得不能这样憋着,转头对思思说:“思思,妈妈现在很生气。因为你让我陪你写作业,我指出你的错误你不高兴,不高兴也不直接说,非要用故意写错这样的方法来反抗我。我现在一点也不想陪你写作业了,你自己写完让爸爸帮你看一下。“ 说完便打开阳台门去晒衣服了。

晒衣服时我在想,我究竟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生气。不久,美玉来找思思玩,我告诉了思思,让她准备出门。天天也很兴奋,要穿鞋出去。我带着三个孩子一起去了小区小广场骑车。D不久就过来找我们了,我跟他说我很生气,D说他听到我和思思说的话了。

“笔顺不重要。”D说。

“我也觉得不重要,但我看她那么写字很难受。”我说。

“小时候我们都被要求按正确的顺序写字。但这其实并不重要,字只要看得清就可以了。”D进一步阐释。

我沉默了一会儿,想了想,小时候写字听到最多的就是:“你又发倒笔了!”,不胜其烦!思思写字,岂止是倒笔,她是任意一点起笔,一个厂字,可以从下往上再右拐,看得我煎熬。

“我有双重的不高兴!我不高兴自己因为孩子不按笔顺写字就难受而对自己感到不高兴,我还确实感到看她这么写字很不高兴!我该怎么办?“我问D。

“你应该明确自己的态度,不能在这件事上蛇鼠两端,犹犹豫豫。她能感到你在压抑自己。“D跟我说,“跟自己拉开点距离吧,告诉她妈妈为她写字不按笔顺来而感到难受,只是表达你难受,不用把这个难受归罪于她,她感到你只是因为此事不满,而不是憎恶她。”

“是啊,我感到我讨厌她这样,讨厌因为她这样而反感自己,进而因为反感自己而讨厌(怪罪)她!这太难了!”我嗷嗷叫。

“我很明白,这个问题我也想过很久。下回你看她写错了,就直接在批改时打个×,如果写的时候故意乱画,就严肃说:‘思思你在搞什么!字写好点儿!‘,你不用多解释为什么要写好一点,也不用解释你的权威从何而来,你只需要明确告诉她你的要求就可以了。她都明白。她其实自己心里清楚在捣蛋。而且她并不是真的不愿意了解笔顺,我跟她一起学课文时,都是按笔顺教她,她都记得住,也不反感。“D张开手臂抱抱我,我用脑袋使劲蹭他。

我觉得D说得有道理,不过我不晓得下一次是不是可以做到心平气和。不论我发脾气还是不发脾气,我都要搞清楚我自己到底怎么了,事情总有机会跟孩子讲清楚,一次讲不清,后面还可以再讲。只要总是在讲话,我和思思的关系就会变得更好。

写到这里,我意识到,思思并不是真的非要胡乱颠倒写字的顺序,她是从一开始听出我语气里的不满而做出的反应。我也不是真的因为笔顺而生她的气,我是因为自己没想明白笔顺这事儿到底重不重要而犹豫不决。

我得想办法对自己和孩子更坦率一点。

补记思思一年级下学期开学流水账

2018年2月24日

妈妈,我觉得今天美玉的妈妈有话说得不好。

怎么呢?

我和美玉,子环一起玩的时候,她妈妈问美玉要不要去她姑姑家?美玉说,我想和思思玩,不想去姑姑家。

美玉的妈妈就说,你不去姑姑家的话,那就没有压岁钱了。子环姐姐马上说,那可好了,你不去拿撒!我拿两个人的压岁钱!

美玉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觉得美玉的妈妈就是想让孔美玉去她姑姑家。所以才说压岁钱的。我觉得她这样说很不好。

2018年2月25日 晴
1. 音频作业
妈妈,老师点名批评我,说我音频没有交。

只批评了你一个人吗?

不是,还有其他同学。

那你感觉怎么样?害怕吗?

还好。

我跟你说过这个事,不过你不大愿意读,所以我就没有让你读了。这就是我们没有在寒假提交音频作业的原因。

嗯,我不想读。

2. 红领巾
妈妈,老师说这学期要评红领巾了。老师说,只有听话,爱帮助别人,遵守纪律的小朋友才可以得红领巾。可是,我看到很多不听话,也不帮助别人,也不遵守纪律的同学,他们全部都有红领巾。

你在哪里看到这样的同学?

我在食堂吃饭的时候看到的二年级的同学。他们是站一排的,大声疯啊疯,老师批评他们。他们都有红领巾,我看了的,一个也没有剩下。所以我知道,上了二年级,所有的同学都会戴红领巾的,chx也会戴红领巾的。就是有些同学先戴有些同学后戴。

你说的是对的,就是这样的。那你想戴红领巾吗?

嗯,想。可是我觉得红领巾有点像口水兜。

2018年2月26日,晴
昨天是学校正式开课的第一天。

我们请了病假没去。

思思并没有真的病了,这是我们在开学前就商定好了的,第一周请病假不去。

思思对新发的书很感兴趣。催着我给她上语文课和数学课。

我发现只要不败坏孩子对学习的兴趣。学习本身是很吸引人的。

思思和辰子在外面玩的时候,牙开始疼。她告诉辰子,辰子说,你要换一颗小金牙吗?思思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也很不高兴。

D把思思带回来告诉我,她牙开始疼,我很紧张。有点懊悔允许她最近吃了不少伤牙的零食,尤其早上还啃了好多辣条。懊恼渐渐升级,我的脸垮下来,根本没法平静下来去安慰牙疼中的思思 。思思看到我的表情,越发痛苦,捂着脸嗷嗷大哭。我去翻阅《育儿百科》无果,又打电话向R咨询。就是不想抱着思思安慰一下。思思愈发哭得哇哇地。D问思思,你是不是还有别的事不高兴?今天跟辰子玩是不是不开心?她没吭声。

夜晚刷牙的时候发现那颗蛀牙的牙龈起了个脓疱。

2018年2月27日,小雨
早上起床思思告诉我,她的那个脓疱破了。我让她张嘴看,果然是的,仿佛它从来不存在一样。思思说她做了一晚上关于牙齿被磕掉的梦,怕得要死。不久天天也醒来了,我心不在焉的听着思思唠叨着她的牙梦。

中午先哄天天睡午觉,我困了,也一下子睡下去,一个小时后才出来,再准备好病历,就医卡,零钱,公交卡,急匆匆带着思思出来门,补了牙。

下午准备做作业的时候发现昨天的写字本第一页写过作业的那页被撕了!我一时气不打一处来——语文作业要求一个生字要抄写四排,我让她只抄一排,其余的我帮她写。结果她把她抄的那一排给撕掉了,她在撒什么气?!

她不出声,我让她写出来。她便写下如下这些话。

2018年2月28日

中午的时候,思思突然说:“妈妈,我觉得chx越来越好了。”

为什么?

那天下去做操,老师催我们下去,还要把凳子放在桌子上,我着急搬不上去,YSQ也下去了,CHX说:“我帮你搬吧!”他就帮我搬上去了。所以我觉得他变好了。

他之前怎么不好了?

他说YSQ是绵羊,我是粉丝。

在家上学

思思和小伙伴们

本学期到目前为止,思思仅上学一周。其余时间在家上学。说是上学,其实大部分时间都在玩耍。唯一涉及学习的部分是做作业,和每隔几天(经常是周末)我或D拿着课本和她一起看一看语文和数学课本。

上一次的作业事件后,D和我商量过好几个办法,最后跟思思说好当天的作业次日中午完成——刚好在吃过午饭一点半左右,那时我也要哄天天睡觉。这期间本是她最无聊难耐的时间,作业就显得不那么面目可憎了。我大约睡一个小时就会出来跟她一起写作业、画画。到四点半,天天也差不多醒来,我带着他俩一起去找小区里的孔家小姐妹(姐姐小环十一岁,妹妹小玉五岁半)一起到户外空地上玩。这些时天气晴朗,每天从五点玩到七点,有时吃过晚饭再出来玩一个小时,到八点才回家。

一开始D和我还兴致勃勃地同他们一起溜冰,踢球。几日下来,就疲了,玩也愿意玩,就是不像孩子们那么专心,她们精力旺盛,怎么玩也不够。我们一日里总有那些个分心的时刻,晚上吃什么?还有个邮件没有发?天天踩思思的溜冰鞋会不会崴了?我可不可能在带孩子的同时添些收入?做什么?

孩子们一阵风地从眼前跑过去,偶尔呼叫妈妈。我坐在木凳上,周身酸痛。

 

不愿意写作业

思思不愿意写作业,她歪着身子趴在桌上对我说:“妈妈我只写一半,下午再写另一半。” 我不同意,还说我不相信她下午会做另外一半,因为有过这种情况。我口气很差,她吓得不出声。她一惊恐我就更生气了,对她劈头说一顿胡话。她动也不敢动,停了好几十秒,我没好气地说:“快做!” 她五分钟就把那页作业做完了,挺高兴,抬头想对我笑,说:“做完了。”我气还没消,虎着脸看她。她笑容又缩回去。我干巴巴地评论道:“这里和这里错了,重新算。你看,一下子就写完了!”

唉,我一方面总对她说:“要告诉我你真实的想法,不要害怕。”另一方面听到真话又大发脾气。这么错乱,让孩子无所适从。

叮嘱孩子写作业本质上就是一种逼迫,除非她自发自愿写作业,否则不可能不产生矛盾。